www.6095.com 设为www.6095.com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www.6095.com>> 百又十年>> 校友风采>>正文内容

工作着是美丽的

 

  匡培根 1944届校友,女,著名神经病学家,文职上将,技术一级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 1924 12 月生于江苏无锡, 1949 年毕业于上海医学院(现为复旦大学医学部)。先后任职于母校及北京协和医学院脑系科, 20 世纪 50 年代奉调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 301 医院)组建神经内科,被誉为该院创业者之一。历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及军医进修学院神经内科副主任、主任、专家组成员、神经病学研究所名誉所长,兼任国际疼痛学会中国分支副理事长及头面痛学会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疼痛学会副主任委员、国际中西医药学会副理事长及神经科学会主任委员、中国电阻抗学会副理事长、中华神经科学会顾问、国家基本药物遴选委员会委员、中国发明协会理事、《神经系统疾病进展》主编、《中国疼痛医学杂志》副主编等职。  从事神经病学的医疗、教学和科研工作 55 年,在国内外杂志发表论著 300 余篇(其中英文 50 余篇);参与了《中国医学百科全书》神经病学分册、《国家基本药物》等重要书籍的编写,翻译了《神经系统疾病治疗学》和《肌病》,主编了《实用神经剖解学与综合症》、《 ACUPUNCTURE TREATMENT OF NEUROLOGICAL DISORDERS ( 英文及德文版 ) 、《药物引起的神经精神不良反应》及《神经系统疾病药物治疗学》等。

 

工作着是美丽的

 

记著名神经内科专家匡培根教授

 

 

仲春4月,杨花飞絮。解放军总医院接到总后勤部的正式通知,该院匡培根教授主持的科研项目“急性脑缺血及再灌注损伤的机制和干预机制的研究”获得了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这是匡教授从1981年以来第33次获得军队科技进步奖。

匡培根教授是我国著名的神经内科专家,50年代参与创建解放军总医院,是该院神经内科的创始人,也是我国临床神经介质及疼痛学的开拓者之一。她创办的全国算一个神经内科领域中临床神经介质实验室,开展了几十项高难度基础性研究并取得了诸多科技成果。现在她担任着国际中西医药学会副理事长、国际疼痛研究会中国分支副理事长,中华医学会疼痛学会副主任委员、全国发明协会委员等,并在30多个学术团体中任职。

一位女医务工编辑何以担当这么多国内外学术团体兼职又怎么能这样多次地获得科研成果?带着好奇我敲开了301医院专家组匡教授的办公室。她身穿白衣,那样娇小瘦弱,白净的面孔,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显得谦和文雅。干练的语言敏捷的思维,让人看不出她今年已年过古稀。74岁的她仍然在工作,甚至在周末。

                                       (—)

1954年五棵松一带非常荒凉,新建的301医院(解放军总医院)条件还很差。从协和医院抽调来的8个医生和4个护士创办起301医院。”匡教授带着浓重的乡音开始了她的谈话。不到30岁的匡培根建起了神经内科。创业艰难,全科只有两个人,除急诊、门诊,院内外会诊外还收治了10多名住院病人。

建国初期,为了提高军队干部尤其是高级干部的科学学问素质,相继成立了许多军事院校,这些英勇善战的指挥员们学习压力大,工作紧张,80%的学员得了神经衰弱。匡培根几乎跑遍了所有驻京部队的医疗单位,亲自引导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开展针灸科普讲座和心理治疗,临床疗效很好。“24天快速神经衰弱综合治疗法”就是这样诞生的。这之后的几十年里,在数以千百计的临床实践中,匡培根结合经络学说与神经科学理论总结出五适宜刺激法,即刺激点的选择;刺激的方向与深度;刺激的强度;刺激的时间;刺激时的体位要适宜。匡氏五适宜刺激法由于治疗效果好受到中医界推崇。也在《当代中国针灸临证精要》这本中医针灸专著中作了详尽的先容,同时被编人了《新编针灸大辞典》。

1974年,匡培根作为中国首批医学代表团成员到北美进行了为期6周的考察和学术交流,其间她和代表团向外国医学界先容了中国针刺治疗概述。在意大利米兰召开的国际传统医学学术会议上,来自世界30多个国家的400余名医学专家对她精彩的学术报告和流畅的英语报以长时间热烈的掌声。为了弘扬、推动祖国传统医学精华进人国际领域,匡教授用英文撰写了专著《神经系统疾病针刺治疗学》1991年向国外发行。1992年又被著名学者Erich Wuhr博士译成德文版。这本具有常识产权的著作在国外的发行不仅填补了针灸学没有神经病学方面专著的空白,还把祖国医学的瑰宝推向了世界。

“中国人就要研究中医药。我这么多年主要研究了中医的一根针和一把草。给针刺、中医药赋予科学的理论依据,这是我一生的宗旨。”

也许是从小受到父辈的影响,出身子中医世家的匡培根,耳濡目染了父母亲悬壶济世救死扶伤,也亲眼见过日本鬼子放警犬咬中国同胞的情景,乱世中成长的少女,少了一些娇柔多了一份坚韧和刚强。她只有一个志愿:尽自己所能减轻劳苦大众的病痛。1943年,19岁的匡培根报考了国立上海医学院医疗系。1949年毕业后又选择了已经三年没人报考的神经精神专业,她知道神经精神科的病难治,知难而进,是她的性格使然。她给自己选了一条难走的人生之路。

活血化瘀药在中医药学中常用于防治心脑血管病变,但在研究时往往偏重于活血化瘀方面而忽视了对神经介质这一重要环节的作用。人们吃中药,一付中药,少的十几味,多则几十味的一大包。到底哪种活血化瘀药效最好呢?匡培根从中筛选出丹参、地龙、红花和益母草四种能降低中风发生率和死亡率的药物,然后又精选出丹参重点进行了从临床到动物实验,从整体到离体,从组织水平到细胞、亚细胞以至基因水平的研究。在长期的研究中匡教授最先发现丹参有调整神经介质紊乱和抑制细胞凋亡的功能,除活血化瘀外还能改善记忆及认知能力。在离体实验中,对神经元具有抗缺氧性损伤作用。就是说丹参确具神经保护作用。这一国内外首次发现,整整用了匡教授20多年的时间。这发现大大拓宽了活血化瘀药物作用范围和应用领域。中国生产的复方丹参滴丸成为唯一通过美国FDA药品管理条例检验的中药,走向世界、走向五大洲,这其中倾注了匡教授研究的心血。

难治性癫痫是神经科的常见难题,也是世界性难题,发作起来病人非常痛苦也很危险。通常使用抗癫痫类药物的剂量很难控制,加大剂量会出现中毒症状,加重病情。如何把握既治病又不产生毒副作用的最佳结合点?

在我国云南地区有一种植物叫青阳参,那里的老百姓用它来治疗小孩高热惊厥和神经衰弱。匡培根与昆明植物所植化室、中国科学院心理所合作,对青阳参进行了开创性抗癫痫效应的系列研究。先是在动物大白鼠身上做试验,有了阶段性成果再应用到临床。又是一个20年的夜以继日,匡培根用她的智慧和心血,用她锲而不舍的精神登上了科学的高峰,解决了这道难题。为难治性癫痫病寻找到了一种安全有效的天然药。如今青阳参作为抗惊厥药大量投放市场,其独特的服用方法(服两天停1天)就是当年研究出来的,并被编进了《新编药物学》。这项成果直到今天已研究到了基因水平,又是一个填补国内外空白的首创。    (二)

凡是经历过学问大革命的人在那个颠倒黑白的非常时期都难以幸免。像匡教授这样搞科学研究的人又怎么能平安无事呢?

“我是打不垮的,如果我的神经不健康不坚强,是不会坚持到今天的。” 匡培根如是说。她打扫过厕所,下过陕北医疗队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从医疗队回来,被安排在301医院西面简陋的木棚房里,参加新医科门诊和针灸。干什么就要干好它,这是匡培根的性格,不管是顺境是逆境。在此期间她不仅琢磨出五适宜刺激法,还建立神经介质实验室,进行针刺机理研究;科研没有经费,她就掏自己的钱;有一个时期要剥夺她搞试验、撤销神经介质实验室及带研究生的资格等等,她就用英文写书,还编写日语词典。 “是非曲直自有公论” “乌云总是暂时的”, “只要方法对,坚持下去就会成功”。匡培根总是那样充满信心,克服着无论是事业上还是人生中遇到的任何困难。

匡培根教授的家就在301医院里,离办公室不过几百米远。但在她办公室的柜子里卷着一床棉被。她白天总泡在病房、实验室里,为的是掌握病人病情,观察治疗结果,弄准每一个数据。晚上她要整理这些数据查看资料。七十年代没有这样的科研条件。当时。要测定神经介质乙酰胆碱,只有生物测定法。通过观察蚂蝗肌条的收缩变化来测定其含量,是神经内科及针刺机理的基础性研究。夏天天气太热蚂蝗肌条十分易死,她常常半夜23点钟起来,趁着一天中气温最低的几小时,在实验室里观察试验。用生物测定法观察穴位灌流液中神经介质乙酰胆碱含量的变化来证实针刺穴位对神经介质的影响,还需要特殊的实验装置将穴位中的神经介质取出来。国内外都找不到这种装置,匡培根和她的弟弟,曾任上海技术物理研究所所长的匡定波院士一起设计发明了穴位推挽灌流针与推挽灌流装置,解决了难题。

(三)

   在匡培根教授的办公真上摆着一只景泰蓝花瓶,其中插满了美丽的孔雀羽毛。她说,一根孔雀羽毛代表了她培养的一个研究生。截止目前,她已培养了硕士12名、博士15名,还有3名在读。她先后把6人送出国深造,其中5人已回国效力。她培养的300多名军内外进修生已成为各个所在医院神经内科的创始人和学科带头人。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的召开迎来了科学的春天,她又重新回到神经内科,是她抓住时机积极倡导建立全军唯一的神经内科专业组,她的努力奔波也取得了各级领导的支撑,她主持召开了第一、二届全军神经内科学术会议。为军队内神经内科学术交流制度化创造了条件。五十年来,她为全国全军的神经内科事业做出不懈的努力和毕生的贡献。她先后在国内外学术会议及刊物上发表论文439篇,除两部专著外还参与撰写著作5部。获得全国及军队科技进步奖33项,6次立功,4次获总后科技先进个人称号.受到国家教委“从事高校科技工作40年成绩显著”表彰,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以及总后勤部授予的优秀科技人才建设伯乐奖。

和教授一起走出办公室,看着满院子高大的杨树,满眼的新绿。 “这绿色真是太美了!春天过去夏天就要到了,时间过得真快,今年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呢。”看着这位女科学家,我脑海里涌现出不知是谁的名言:工作着是美丽的,思想着是幸福的。匡培根把一生的苦与乐都融人了她所热爱的医学事业之中。

 

——本文原载《科技日报》19996411   编辑:吕晓军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