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6095.com 设为www.6095.com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www.6095.com>> 百又十年>> 校友风采>>正文内容

永不熄灭的火种---记天津大学机械工程学院已故教授、博士生导师徐燕申

徐燕申 1955届校友,教授,祖籍江苏无锡,1936年6月生于上海;1965年于天津大学机械制造专业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他生前为天津大学机械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的授衔专家;曾任中国振动工程学会机械动力学学会荣誉理事长、中国自动化学会制造技术学会常务理事、天津市生产工程学会理事长、天津大学机械动态特性研究室主任、天津大学产品设计与制造技术研究所所长等重要职务。徐燕申教授早年师从于天津大学机械学院著名教授彭泽民先生,进行机床振动和切削颤振研究。二十世纪70至80年代,他主要从事机床动力学研究,研制出了我国第一套非接触式电磁激振器及其仪器系统。他先后在上海机床厂、天津第一机床厂等单位开展机床结构动态试验,对我国研制成高精度外圆磨床、平面磨床等作出了积极贡献,该领域研究成果获得国家教委颁发的科技进步一等奖。上世纪90年代之后,徐教授从事工程陶瓷精密加工技术研究,引导博士生开展高精度陶瓷球及陶瓷轴承等项目的研究,并承担国家“九五”重点攻关项目“轿车发动机陶瓷摇臂量产化技术”研究,带领课题组开发出了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陶瓷摇臂产品。

永不熄灭的火种

——记我校机械工程学院已故教授、博士生导师徐燕申

 

200610241115,大家敬爱的导师徐燕申教授在千里之外的异地他乡——长春出差期间,因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倒在了自己的岗位上。大家会按恩师的遗愿,努力工作,为国家作更大贡献。老师您永远活在大家心中!”这是机械工程学院机械工程系师生写给他们的导师徐燕申教授的追悼词。徐燕申教授在从教的40余年中,为祖国的教育事业辛勤耕耘、呕心沥血。他先后为国家培养了博士、硕士研究生100余名,其中有很多人已成为国内外科技界的骨干、精英。“能为国家、为社会做些事,我这一辈子就过得心安理得了。”教授经常这样说,而这也是他一生所坚持的信念。

以工作为最大乐趣

徐燕申教授,祖籍江苏无锡,19366月生于上海;1965年于天津大学机械制造专业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他生前为天津大学机械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的授衔专家;曾任中国振动工程学会机械动力学学会荣誉理事长、中国自动化学会制造技术学会常务理事、天津市生产工程学会理事长、天津大学机械动态特性研究室主任、天津大学产品设计与制造技术研究所所长等重要职务。

徐燕申教授早年师从于天津大学机械学院著名教授彭泽民先生,进行机床振动和切削颤振研究。二十世纪7080 年代,他主要从事机床动力学研究,研制出了我国第一套非接触式电磁激振器及其仪器系统。他先后在上海机床厂、天津第一机床厂等单位开展机床结构动态试验,对我国研制成高精度外圆磨床、平面磨床等作出了积极贡献,该领域研究成果获得国家教委颁发的科技进步一等奖。19861988年间,教授作为访问学者在美国国家标准局(NBS)进行超分子测量机机体动态设计等方面的合作研究。上世纪90年代之后,教授从事工程陶瓷精密加工技术研究,引导博士生开展高精度陶瓷球及陶瓷轴承等项目研究,并承担国家“九五”重点攻关项目“轿车发动机陶瓷摇臂量产化技术”研究,带领课题组开发出了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陶瓷摇臂产品。教授长期坚持科学研究紧密结合生产实际和工程应用的方向,先后主持国内重大课题研究20多项,获省部级以上科技进步奖6项,突出贡献奖1项,发表学术研究论文200余篇,其中近60篇被SCIEI检索。他为我国机械动力学、工程陶瓷加工技术、产品现代设计和制造技术等领域的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

这些科研成果的取得倾注着教授全部的心血。在他的概念中从没有周末或是节假日。早出晚归,几十年来如一日,似乎已经成为了他的一种习惯。“老师不顾年迈,经常挑灯夜战,他办公室的灯总是亮的。”他的学生向大家回忆道。由于对工作全身心地投入,他照顾家人的时间很少,这是令他遗憾的事情。“我要感谢我的夫人潘明华,儿子徐臻,儿媳张莞以及弟妹们对我的理解和支撑,没有他们作出的牺牲,是不会有我今天的一切的!还要感谢无数支撑和帮助我的朋友们和亲友们!”这是教授回忆自己人生的一段话。

长期超负荷的工作,使教授患上了非常严重的心脏病,但他还是始终保持着乐观的人生态度。“他从不让自己闲着,总有干不完的事,想不完的问题,工作是他生活中最大乐趣。”这就是学生眼中的教授,面对工作“忘我、忘家”,“勇往直前”。

“教师的天职就是教书”,作为一名教师,教授对教学工作倾注了一生的心血。近年来,由于机械学科教学任务量大,教师们面临着很大的授课压力,为了推进学院的教改工作,教授在69岁高龄时“身先士卒”,为本科生讲授创新设计课程。他在查阅大量资料的基础上,亲自编写了《技术创新》讲义,制定了教学大纲,制作了电子教案,以其丰富的底蕴、深入浅出的讲解,深受学生们的喜爱。教授几十年如一日,对每一堂课、每一次学术报告都精心准备,给学生们和同事们留下深刻的印象。他在90年代初主编的《机械动态设计》一书,至今仍是许多学校必备的研究生教材。

老师对待工作执著、敬业的精神和严谨治学的作风深深感染着他周围的每个人,他是学院、是全校教师学习的楷模。”曾是他的学生的机械学院机械工程系教授李佳老师深情地说,“现在我校机械学院有10余名老师都曾经是他的学生,大家都把徐教授作为自己事业的导师,学习的榜样。”教授用自己的言行实践着一位人民教师的神圣职责,他的言传身教一直深深影响着他的学生和同事。

学生眼中的慈父

教授不仅践行着一位科学家的神圣职责和使命,在事业上追求卓越。作为教师,他更像慈父一样珍爱着课题组这个大家庭,关心着家庭中的每一位成员,倾注全部心血培育人才,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着人民教师的内涵。

他十分注重梯队建设和团队精神,关注青年人的发展,不失时机地为他们提供广阔的科研发展空间。“去年学院有个去加拿大学术交流的机会,这个会尤其对青年人帮助很大,可以使大家更加了解学术前沿,开拓视野,但是需要一定的经费,老师就鼓励大家去,并用自己的科研经费给予资助。”他的研究室同事章青为记者讲述了这样一件事。他总是让课题组的年轻人亲身接触科研项目,鼓励他们去现场考察,参与企业洽谈,自己则在背后予以支撑。他召集弟子们定期聚会,并建立起校友通讯录;他自筹资金组织学院老校友聚会,号召校友们为学院学科发展献计献策。教授对青年人的成长、对学科的建设无私地倾注了自己的全部。

作为导师徐教授为人师表,对学生严格要求,引导学生认真做知识。“做人要诚实,不能弄虚作假,做知识要求真务实,要有自己的学术思想,不能有含糊的地方。”这是他常对学生们说的一句话。他每年招收的硕士、博士研究生众多,但他还坚持对学生的每篇论文都要逐字逐句批改,对每个技术环节都严格把关,从逻辑结构到标点符号的问题,他都会悉心给予引导。“他修改论文的批注比论文本身的字数还要多。”他所带的一位博士生回忆道。即使在2002年,他突发心肌梗塞住院,仍坚持在住院接受治疗期间批改学生论文,并且出院后不久就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教授不仅注重传道、授业、解惑,也在日常生活中对学生倾注无限的关爱。“他对自己的学生投入了无限的爱,他给予大家的爱甚至超过了对他的亲生儿子。”这是他的学生在回忆教授一生时总结的一句话。他的学生牛占文向记者讲述了这样一件事:“他曾有个学生十分痴迷***,老师知道此事后,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多次耐心劝导他,鼓励他摒弃邪教,树立科学的人生观,对生活充满希翼,珍惜眼前的学习机会,尽快回到正确的生活轨道上来。同时他还动员他的学生们一起轮流开导他,关心他。在老师的帮助下,这位同学终于重新回到了学校,博士毕业后找到了很好的工作,现在拥有了一个非常美满的家庭。”他经常在过年时,把春节不回家的学生请到自己家里,亲手为他们包饺子,让他们体会家的温暖和团圆的幸福。他还把自己的收入拿出来资助生活上有困难的学生,帮他们解决后顾之忧,使他们安心在学校读书、学习。学生们说,虽然大家远离家乡,在天大读书,但是老师给了他们无微不至的关爱。每当看到老师为他们操劳的身影,大家就会想起朱自清的散文《背影》中那位慈爱的父亲,于是学校就成了他们温暖的家。即使毕业了也会想着母校,想着老师。正是像徐燕申教授这样爱“讲台”,爱学生的老师们,让学校成为了学生们的家。

 

忘我的共产党员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徐燕申教授身上也许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但是大家从机械学院师生们讲述的一件件、一桩桩让人感动的“小事”中,真切地感受到他把自己的生命价值融入点滴工作和生活细节,融入所挚爱的事业中的共产党员本色。

在常识经济的时代,“常识”就是“财富”。教授却毫不吝惜地和年轻人分享他的“财富”。学生们说,老师有一个珍贵的小本子,平时总是把自己新的学术思想,从事科研的经验和心得体会以及如何写论文等都记在这个本子上,总结好印成小册子,印发给学院,印发给其他高校与他交流的师生们,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科研成果与大家共享。因为他觉得“我一生中取得的一点学术和研究成绩,归功于我的老师和我聪明、勤奋、踏实、好学、在研究中勇于创新的历届研究生们,是他们辛勤的劳动和汗水浇灌了这一片科研的田地!”(老师在回忆他的一生《我的人生之路》中的一段话)在这平凡而质朴的话中,大家看到了一名共产党员的胸怀。

作为国内知名的专家学者,教授的个人生活是简朴的。为了节约科研经费,他平时外出开会或是去谈科研项目很少打出租车,如果地点就在本市,则干脆带着课题组的同事,骑着自行车去。出差时他也都是选择硬卧,一件绿色的夹克衫已经陪伴他走过了十几个春秋。可是只要听说哪里受灾,需要捐款时,教授总是第一个冲在前面的人,而且是机械系教师中捐款最多的人。“我拥有最大的财富就是培养出了这么多学生,研究出了这么些科研成果。人生七十年不稀,回首往事路崎岖,功名利禄身外事,富有桃李一百一。”这是他在一次年终师生聚会时说的一席话。

徐燕申教授忘我地耕耘着,工作着,忘记了自己的身体,忘记了自己的年龄,他以一名共产党员的执著,将奉献之歌谱写到生命的终点。今年7月份教授接到对轨道交通装备产品技术平台的建设进行科研合作和工程实施的项目,由于该项目时间紧、任务重,课题组很多年轻人都劝徐教授在学校部署、把关,具体的事情由他们来做。但是考虑到该项目对学校的学科发展和国家铁路大提速的建设意义重大,并且为了能在临退休前给年轻人搭建更好的科研平台,教授还是亲自带领课题组一行四人,前往大同机车企业进行了为期三天的讲座和调研。临行前教授就已经得了严重的感冒,身感不适,医生建议他最好休息,可他为了确保项目成功还是继续坚持工作。从101822日,教授带病日夜兼程,从天津出发,辗转北京、大同、长春等几个城市,到企业生产现场开会、考察,进行一系列调研活动,期间还返回学校召开了课题组全体会议,进行具体细致的部署和引导。即使在火车上,教授还在连夜审阅并修改有关讲稿和平台建设方案汇报材料。

由于多日连续工作和带病长途奔波,1024日上午745,在长春站下车后,教授突然感觉不适,在出站口附近晕倒,随即被人扶到接站车上,并迅速联系了120急救人员。 大家坚持要送他去医院,但他却说:“会议就要开始了,大家都在等我,不能因为我耽误了大家,我休息会儿就好了。”他坚持让课题组的其他同事先把自己送到宾馆,到达宾馆后,120急救医护人员也随即赶到,马上进行急救措施并送往吉林大学第一医院急诊室,后转入ICU特护病房抢救,大约11 15 分左右,主治大夫宣布抢救无效。学生们落泪了,医护人员落泪了,一位热爱教育事业的人民教师,一位孜孜不倦的科研工编辑,一位优秀的共产党员,倒在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直到他心脏停止跳动的前一刻,还满怀信心地对陪在身边的学生说:“你们先开会吧,我没事,一会儿就好了。”他把生命交给了自己所热爱的事业,他把事业看得比生命还重要,即使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心里最惦念的还是工作,而此刻距教授退休仅仅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

“七十年,弹指一挥间,我就要走出这学习、成长和工作的人生,进入人生的归途——退休!虽然壮志未酬,也有多少欢乐!我来到了这个人间,看到了五光十色的灿烂缤纷的世界,领略了祖国的大好河山。我是带着满足离去,还是带着遗憾退休?人生的归途上还有许多供自己思考的问题,但我的风华不在,留给我的学生和后代去完成这份作业吧!但愿中华民族在统一、和谐中日益强大,少一点人间的不幸,多一点人间的爱!愿社会更加进步!愿大家学校更加繁荣!”

            ——节选徐燕申教授《我的人生之路》

有人说,教师是春蚕,含辛茹苦,吐尽银丝赠予他人御风寒;教师是渡船,乘风破浪,帮助学生遨游常识的海洋;教师是火种,散发热量,点燃下一代求知的欲望。“生如夏花之烂漫,死如秋叶之静美。”教授走了,但是他对人生的追求,对生活的热爱,对工作的无私奉献,对事业执著追求的灵魂没有走,他的人格魅力,他的崇高品质正如永不熄灭的火种,跳跃在他的学生和同事们心中,激励着他们继续完成他未完成的事业!

                                                   (摘自天津大学网站)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