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毛主席的警卫员沈之岳,暗里却是戴笠的人?

2020-02-09 23:28栏目:军史
TAG:

不仅如此,戴笠见陈华身穿貂皮大衣、长统皮鞋全是舶来品,外国货,而抗战时重庆物质十分缺乏,竟然要陈华将这套行头留下来,以作送礼之用。就这样,陈华只得裹着一床棉被飞到香港的家中。连情人的东西也不放过,戴笠的大肆搜刮财物的毒辣手段由此可见一斑。

情报圈盛传她与戴笠的私生子事件

他是一位天生的间谍专家,同时他也是整个抗战中最出名的特工人员,不仅自己神龙不见首尾,手下人抓特工也是一抓一个准,我们后面再来看看他的绝招。

蒋介石大为震怒,同时也越想越怕,如此下去不但老命不保,而且淞沪会战的大量军事部署岂不是早被日本人知晓?这个仗还怎么打?

1937年“七七事变”后,抗战全面爆发。面对日军在华北的攻势,国民政府为争取主动,秘密决定封锁长江下游最狭窄江阴要塞的江面。

黄秋岳也在被跟踪之列,他是什么人?

沈之岳先是去了浙江的一个学校来伪装自己的身份,表面上还是一个拥护共产党的好青年,实际上却暗中给国民党运输情报,破坏我党的外围工作,因为仅仅是外围的工作,所以沈之岳一直都没有被发现。后来国共展开合作之后,沈之岳就被戴笠派去了我党的重要根据地,延安。

要知道在民国政府简任官是九等文官中的第二等高官,政府的次长、司长、厅长、高等法院院长等均系简任官。黄秋岳还兼任国民政府最高军政会议的记录工作,最高军事会议无不参与,可以说他是身居要职,地位显赫,远在一般部长级高官之上。

一头大汗的戴笠自然奉命唯谨,但戴笠当时确实手头没有任何线索,只好召集手下最顶尖的特工进行全面彻查,好在有尚方宝剑,那就不管是什么达官显贵,只要知道在秘密地点灵谷寺开会的人都对其进行24小时的跟踪和监视。

相信很多朋友都看过潜伏这部电视剧,剧中的主人公拥有多重的身份,真真假假让谁也猜不透他真实的身份,而现实生活中的确就有这样的人存在,尤其是国共两党时期,而那时候就有这么一个人物来我党潜伏,甚至一度成了主席的警卫员,这个有这么大本事的人到底是谁呢?

1955年,李丽从香港到台湾定居。不过,她还是很难与政治脱离干系。由于汪伪政权的两任最高军事顾问——柴山与矢崎,都曾是她的“入幕之宾”,她长期被视为“女汉奸”。李丽的儿子随母姓,父亲一栏为空白。当时生子之后,戴笠曾于香港九龙窝打老道给她买了一栋洋房。

他立即叫来戴笠一顿臭骂:“这么大的奸细怎么事先一点都不知情,你是干什么吃的!?不管什么方法,给我尽快破案!”

1937年“七七事变”后,抗战全面爆发。面对日军在华北的攻势,国民政府为争取主动,秘密决定封锁长江下游最狭窄江阴要塞的江面。

1935年,黄秋岳到南京政府行政院任职,颇得当时行政院长汪精卫的赏识,高居简任级机要秘书一职。

因为他的行踪不定而且极其不择手段,经常在日本人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就拿到情报。所以抗日时期让日本人吃了不少苦头,所以让日本人很是忌惮。他还有三个秘诀,那就是一眼三招看清谁是日本女特务,并且从未失手。正是因为如此,日军不惜花费高价悬赏他的项上人头。

情报圈盛传她与戴笠的私生子事件

第一那就是看脚大拇指。日本女子长期穿着木屐,而木屐是靠大拇指和食指夹的,而当时国内还没有木屐这种东西。所以这日本女人和我国的女人一个大的区别就是脚趾缝,所以他一看脚缝隙大小,内心便有乾坤。

另一次则是情干班毕业,李先生本来要分发到阳明山的电讯单位,要值夜班,他想待在局本部,也是李丽出面解决的。李先生回忆说,小时候家中常有老一辈情报人员拜访。“国防部次长”郑介民、“保密局局长”毛人凤等高官的眷属,是母亲的麻将搭子。叶翔之当“局长”时,母亲曾受邀出席餐会,坐的是主桌位置。XLW

这个特务还想到当时是八月盛夏,南京又是长江三大火炉之一。这么热的天,民国时期人们爱戴帽子出门那也肯定是戴凉帽。

抗战胜利后,戴笠从蒋介石对他的态度中,渐渐感觉到蒋介石对他有所戒备的猜忌,不由得产生“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感慨,便曾将自己的堪忧前景告诉了陈华。1946年3月初,戴笠前往北平之前,在陈华住处过夜,这是陈华与戴笠最后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在一起。

根据李丽的自述,1927年前后,她开始以交际花、名媛的身份在东北活动,结识了日本大特务土肥原贤二和川岛芳子。一次,土肥原请客。席间,李丽第一次见到少帅张学良和他的弟弟张学铭。李丽问川岛芳子是否为土肥原的女友,充满醋意的川岛芳子反问她,是不是张学良的女友——在李丽的生日派对上,张学良与李丽开跳第一支舞。随后,李丽来到上海拍电影。

慎重起见,戴笠还要再观察一下,万一搞错了会打草惊蛇,而且戴笠当时的气焰远不如抗战后期那么嚣张,不愿意随便得罪权势人物。

当时流行的凉帽主要有两种,一种是软边草帽叫做“巴拿马草帽”,由于宋子文常戴而开始流行,一种是硬边的盔式帽,颜色以灰色、白色为主,和中山装十分搭配,蒋介石就经常喜欢戴。

“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后,蒋介石想亲自到上海督战和劳军,但此时南京到上海的道路已被日本空军控制。

那时候的沈之岳不仅有学问,还有一手好枪法,这样一个能文能武的好青年立马受到了我党领导人的重视,不仅如此,沈之岳更是受到了主席的青睐,成了主席的警卫员。

军统特务发现“呢帽”疑点

以残酷无情着称的戴笠,号称“蒋介石的佩剑”、“中国的盖世太保”、“中国最神秘人物”。一篇提到戴笠是“中国的间谍大师”的文章说,凡是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他的情报人员在活动,这些地方包括:印度支那、印度尼西亚、婆罗洲、福摩萨、暹罗、马来半岛、南太平洋群岛、锡兰、缅甸和印度。据李丽自传,她的情报生涯一直持续到抗战胜利。她与戴笠最后一次见面,是1945年的圣诞节。当晚,中美合作所在上海举行联欢会,戴笠本来要公开带李丽现身,被她婉拒。不料错过了这次机会,她此后再未见到戴笠。

果然,散会后刚到八点钟空袭警报大作,日本飞机准时飞临会议地点上空轰炸。参会诸君中一定潜伏着日本间谍!

因为这些地方人流较大,而且经常有一些国民党的高官来这里寻欢作乐,很容易从他们口中套取自己想要的情报,另一点则是不容易被发现,敌方特务不会轻易跟踪自己人,更不会逐一排查这些青楼女子,抓捕难度很大,一般这些女特务被抓进去后死不松口,也没什么办法。

这个特务还想到当时是八月盛夏,南京又是长江三大火炉之一。这么热的天,民国时期人们爱戴帽子出门那也肯定是戴凉帽。

但是这女特务也不是傻,很多女特务,尤其是要用美色待人的女特务,都会带上美美的手套装名媛,所以要看到她们的手还要费一番功夫。

慎重起见,戴笠还要再观察一下,万一搞错了会打草惊蛇,而且戴笠当时的气焰远不如抗战后期那么嚣张,不愿意随便得罪权势人物。

当时流行的凉帽主要有两种,一种是软边草帽叫做“巴拿马草帽”,由于宋子文常戴而开始流行,一种是硬边的盔式帽,颜色以灰色、白色为主,和中山装十分搭配,蒋介石就经常喜欢戴。

疑云之一

戴笠乘坐的飞机爆炸后,军统局的调查人员拿出13张遗留的残骸照片要陈华辨认。她一眼就认出了戴笠,除了她熟悉的那几颗金牙以外,那高高举着的右手,右拳呈捏着的状态,她可以想象到戴笠临死前的情形,那是他开枪射击后的习惯,子弹发出后,总是挺帅气地将手往上一扬……以至于她始终认为戴笠是自杀求死的。他开枪打死了驾驶员,导致飞机失控,撞山爆炸。

疑云之二

而要说这最准确的看法要数这第三:看虎口。这个就好理解了,特务人员是要经常进行打枪训练的,而拿枪拿久了自然就要留下老茧了,所以经过上面那两处,再加上这一招就百分之百确定了。

第二,看脚大小。我国的女人不仅不穿木屐,而且还裹小脚。即使是近代社会开始之后,许多人还是保留着这个习惯。即便是后来不裹了,这脚还是比正常的脚小上很多的。所以这个看下脚的大小,就差不多可以辨别了。

第二,看脚大小。我国的女人不仅不穿木屐,而且还裹小脚。即使是近代社会开始之后,许多人还是保留着这个习惯。即便是后来不裹了,这脚还是比正常的脚小上很多的。所以这个看下脚的大小,就差不多可以辨别了。

后来因为蒋临时有事未能成行,英国大使自行前往上海,谁知车子刚到上海附近就突然遭到2架日机的精准轰炸,坐车当场炸翻,大使重伤。

第二天一早,戴笠便离开陈华前往北平。戴笠走后,陈华一直处于忐忑不安之中。3月17日,军统香港特别区少将区长、上海市统一委员会秘书长王新衡打电话告诉陈华,戴笠从青岛正在飞往上海,中午一起在家中为戴笠接风。陈华在王新衡家等了很久,到机场接机的王新衡回来告诉她说:“飞机没接到。”陈华脱口而出:“飞机摔掉了!”在场的人大吃一惊,而陈华不免露出一丝难言的苦笑,勉强支撑走出了王家大门,乘车绝尘而去。

对年轻美貌且头脑精明的陈华,戴笠十分喜欢。为了得到这位非同一般的军统美人,戴笠可谓是耍尽了手段,费尽了心机。但他的种种示爱,都遭到陈华的拒绝。戴笠为此很是惆怅与忧伤。

不过靠唬的始终是不行的,这件事最终还是被戴笠知道了,作为一个特务戴笠立即就发现了沈之岳的特点,于是多次找他谈话,最终年轻的沈之岳立场受到动摇,就答应了戴笠潜伏到共产党中当卧底,由此沈之岳的卧底生活正式开始。

而墙上挂的呢帽是毛呢做的帽子,保暖性强。虽说呢帽配法兰绒西服算般配,但在大夏天就有点怪了,何况还出现两顶!

1946年3月17日,戴笠从北平飞往上海转南京途中因飞机失事身亡。“生为国家,死为国家,平生具侠义风,功罪盖棺犹未定;名满天下,谤满天下,乱世行春秋事,是非留待后人评。”戴笠死后,章士钊先生题挽联。

继续跟踪发现黄秋岳和那个日本人总是戴着呢帽中午到国际联谊社吃饭,但双方并不接触。黄秋岳是独自就餐,日本人经常和一帮朋友大快朵颐,帽子有时候也不挂在一起。

由于这层关系,加上“北平李丽”的交际花名号,大汉奸陈公博、周佛海和丁默邨等人,不时到李丽家中闲坐。一次,李丽与京剧大师梅兰芳受松井之邀,来到广州。梅兰芳不唱戏,只露脸,由她唱。公演结束后,松井带李丽回官邸,还没有上床,他就不胜酒力,醉倒了。李趁机偷阅军事文件,并设法将情报传递了出去。半个月后,军统密令嘉奖,电文称“情报准确,日军10多艘运兵船被我方击沉,日军伤亡1000余人”。

1935年,黄秋岳到南京政府行政院任职,颇得当时行政院长汪精卫的赏识,高居简任级机要秘书一职。

他是一位天生的间谍专家,同时他也是整个抗战中最出名的特工人员,不仅自己神龙不见首尾,手下人抓特工也是一抓一个准,我们后面再来看看他的绝招。

但今天看着这里,特务感到哪里不对劲,不愧是戴笠手下的顶尖特工,马上发现原来在挂钩最左边居然挂了两顶一模一样的呢帽。无论是大小、式样、颜色都没有差别,而其中一顶就是黄秋岳这些天天天戴的。

一查帽子,果然在呢帽的内沿夹层发现藏有小纸条,上面写满了绝密情报,都是近期南京政府的最新军事部署、高层人事调动以及外交政策。这些如果被日本政府得到中国的损失就大了。而核对笔迹果然是黄秋岳的亲笔。

因为他的行踪不定而且极其不择手段,经常在日本人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就拿到情报。所以抗日时期让日本人吃了不少苦头,所以让日本人很是忌惮。他还有三个秘诀,那就是一眼三招看清谁是日本女特务,并且从未失手。正是因为如此,日军不惜花费高价悬赏他的项上人头。

众所周知,战争胜负的因素有许多,比如武器,战术,军队等,但有一种看似不起眼的因素往往却至关重要,那就是情报。

要知道在民国政府简任官是九等文官中的第二等高官,政府的次长、司长、厅长、高等法院院长等均系简任官。黄秋岳还兼任国民政府最高军政会议的记录工作,最高军事会议无不参与,可以说他是身居要职,地位显赫,远在一般部长级高官之上。

特务连续跟踪了黄秋岳一星期却一无所获。他每天的行动很有规律,几乎就是两点一线,行政院上班,回家,只有中午到国际联谊社吃饭,也是独自一人,从未与可疑人员接触。

陈华不仅年轻漂亮,而且工作能力很强。她在为戴笠网络人才方面贡献甚大,如她巧妙地说服刘戈青、李福让等9人为戴笠所用,受到戴笠赏识。这9人后来都成为了军统的铁血杀手,尤其是刘戈青上任军统上海站行动组长之后,为刺杀汪伪汉奸中的重要头目立下汗马功劳,这让戴笠对陈华这位军统美人更为刮目相看。

戴笠乘坐的飞机爆炸后,军统局的调查人员拿出13张遗留的残骸照片要陈华辨认。她一眼就认出了戴笠,除了她熟悉的那几颗金牙以外,那高高举着的右手,右拳呈捏着的状态,她可以想象到戴笠临死前的情形,那是他开枪射击后的习惯,子弹发出后,总是挺帅气地将手往上一扬……以至于她始终认为戴笠是自杀求死的。他开枪打死了驾驶员,导致飞机失控,撞山爆炸。

抗战时期,陈华在上海间谍战立下汗马功劳,受戴笠之邀飞到重庆,住戴笠曾家岩寓所里。戴笠为陈华摆下的庆功宴,竟然是四菜一汤,而且色香味俱无,弄得陈华哭笑不得。

他立即叫来戴笠一顿臭骂:“这么大的奸细怎么事先一点都不知情,你是干什么吃的!?不管什么方法,给我尽快破案!”

今天要讲的人物他本身是个矛盾体,他是抗日英雄,同时也是伤害不少革命人士的恶魔;他亦正亦邪,被认为功罪盖棺犹未定;他以冷酷无情著称,待人待事手段残忍,被称为神秘的铁手腕。他就是今天的主人公——戴笠。

黄濬,字秋岳,福建人,早年有“神童”之誉,才华横溢,写得一手好字和好诗。民国初年到日本求学毕业于早稻田大学,后在北洋政府做过梁启超的秘书,期间遍识京华名流,掌握了政坛、文坛的很多掌故趣闻,得以写成著名的《花随人圣庵摭忆》一书,深受学界重视。

这时候,黄秋岳出来了,戴上一顶呢帽走了,特务决定今天不跟了,倒要看看另外一顶呢帽的主人是谁?不一会,呢帽的主人出现了。经验丰富的特工一眼就看出这是一名日本人,因为当时日本人的西装是全世界最差的。

黄供认不讳,还供出他在外交部当科长的儿子也是间谍,难怪连外交情报都出卖了。那么黄是怎么叛变的呢?

就在各部门就要完成部署之时,在汉口的日本海军陆战队以及在重庆、宜昌、武汉、九江、南京等长江各口岸的大约30艘日本舰船均突然开足马力,顺流而下冲破江阴要塞,逃离长江。各长江港口城市的日本侨民也突然随船逃离,该计划完全失败!

疑云之二

不仅如此,戴笠见陈华身穿貂皮大衣、长统皮鞋全是舶来品,外国货,而抗战时重庆物质十分缺乏,竟然要陈华将这套行头留下来,以作送礼之用。就这样,陈华只得裹着一床棉被飞到香港的家中。连情人的东西也不放过,戴笠的大肆搜刮财物的毒辣手段由此可见一斑。

图片 1

另一次则是情干班毕业,李先生本来要分发到阳明山的电讯单位,要值夜班,他想待在局本部,也是李丽出面解决的。李先生回忆说,小时候家中常有老一辈情报人员拜访。“国防部次长”郑介民、“保密局局长”毛人凤等高官的眷属,是母亲的麻将搭子。叶翔之当“局长”时,母亲曾受邀出席餐会,坐的是主桌位置。XLW

戴笠奉命破案

李丽回忆录中写道,戴笠飞机失事前,准备去见的女人,正是李丽。此前,戴笠发电报约李丽在上海碰面。结果,李丽苦等了3天,等到的却是噩耗。她用一个词来形容——“欲哭无泪”。李丽认为,只有戴笠最了解她,晚年想到自身的处境,与戴笠交往的旧事,“泪洒湘江水,点点不断流”。

日本为了培养女特务还专门成立了一些机构,从乡下找一些十五六岁的女子,一般长相较为清纯,然后从小就教给她们汉语,并对她们进行训练,比如射击,投毒,追踪与反追踪,这些特务一般经过一两年的培训,就会被放到中国,而这些女特务一般也会在一些青楼妓院或者会所工作。

就在各部门就要完成部署之时,在汉口的日本海军陆战队以及在重庆、宜昌、武汉、九江、南京等长江各口岸的大约30艘日本舰船均突然开足马力,顺流而下冲破江阴要塞,逃离长江。各长江港口城市的日本侨民也突然随船逃离,该计划完全失败!

当时流行的凉帽主要有两种,一种是软边草帽叫做“巴拿马草帽”,由于宋子文常戴而开始流行,一种是硬边的盔式帽,颜色以灰色、白色为主,和中山装十分搭配,蒋介石就经常喜欢戴。

但是这女特务也不是傻,很多女特务,尤其是要用美色待人的女特务,都会带上美美的手套装名媛,所以要看到她们的手还要费一番功夫。XLW

李丽回忆录中写道,戴笠飞机失事前,准备去见的女人,正是李丽。此前,戴笠发电报约李丽在上海碰面。结果,李丽苦等了3天,等到的却是噩耗。她用一个词来形容——“欲哭无泪”。李丽认为,只有戴笠最了解她,晚年想到自身的处境,与戴笠交往的旧事,“泪洒湘江水,点点不断流”。

在沦陷后的上海,李丽认识了日酋烟俊六、冈村宁次、松井石根、柴山兼四郎与矢崎勘十郎。其中,曾任汪伪政权最高军事顾问的柴山与矢崎,都追求过她。

有一次,黄秋岳又去吃饭,特务在外面无聊地守候,他不可能读书看报,也不可能像我们现在一样低头看手机,只能望着对面的墙壁发呆,墙壁上钉着一排挂钩,供用餐的客人挂帽子、雨伞、拐杖之类的物品。

出身寒微的陈华,迫于生活的压力,13岁时就沦为了雏妓。在16岁那一年,被双手沾满共产党人鲜血的上海警备局司令杨虎一眼看中,随后成为了他的情人。陈华从此脱离了青楼妓院的火坑。

以残酷无情着称的戴笠,号称“蒋介石的佩剑”、“中国的盖世太保”、“中国最神秘人物”。一篇提到戴笠是“中国的间谍大师”的文章说,凡是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他的情报人员在活动,这些地方包括:印度支那、印度尼西亚、婆罗洲、福摩萨、暹罗、马来半岛、南太平洋群岛、锡兰、缅甸和印度。据李丽自传,她的情报生涯一直持续到抗战胜利。她与戴笠最后一次见面,是1945年的圣诞节。当晚,中美合作所在上海举行联欢会,戴笠本来要公开带李丽现身,被她婉拒。不料错过了这次机会,她此后再未见到戴笠。

特工很快搞清了日本人的身份和住址后,连忙向戴笠报告。戴笠大喜,很显然双方是在用呢帽暗中交换情报,之所以用呢帽正是因为夏天少有人戴才不会和别人的帽子混淆。

1935年,李丽成为上海舞后,时常登上报纸的花边新闻版。其间,戴笠以“谭某某”的化名向她布置任务。但李丽当时还不知他的真实身份。抗战军兴。1938年,李丽正式加入军统。戴笠与她单线联系,立下“不论何时何地,只能他找我,不能我找他”的约定。李丽接受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接近汪伪“七十六号特工总部”的特务头子丁默邨。

戴笠乘坐的飞机爆炸后,军统局的调查人员拿出13张遗留的残骸照片要陈华辨认。她一眼就认出了戴笠,除了她熟悉的那几颗金牙以外,那高高举着的右手,右拳呈捏着的状态,她可以想象到戴笠临死前的情形,那是他开枪射击后的习惯,子弹发出后,总是挺帅气地将手往上一扬……以至于她始终认为戴笠是自杀求死的。他开枪打死了驾驶员,导致飞机失控,撞山爆炸。

两次事件说明最高国防的机密已经外泄,但能够参加会议的全是部长级高官,是有人故意,还是其他渠道无意中泄露?

陈华不仅年轻漂亮,而且工作能力很强。她在为戴笠网络人才方面贡献甚大,如她巧妙地说服刘戈青、李福让等9人为戴笠所用,受到戴笠赏识。这9人后来都成为了军统的铁血杀手,尤其是刘戈青上任军统上海站行动组长之后,为刺杀汪伪汉奸中的重要头目立下汗马功劳,这让戴笠对陈华这位军统美人更为刮目相看。

所谓国际联谊社就是当时由国民党中央党部、外交部、励志社一起合办的一座为促进与外国友人联谊的俱乐部,里面可以举办舞会,当然餐厅很不错,价格也公道,以黄秋岳的身份中午在此就餐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特务跟踪到此不会进餐厅,而是在餐厅外舒适的大沙发里静坐。

俗话说得好,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情报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为此日本培训了大量的女特务从事间谍活动,比如知名的川岛芳子,就曾参与了“九一八事变”和淞沪会战。而同时日本人也认为,女人更好办事,女特务比男特务更容易成功。而此刻这一招竟叫他给破了,这让鬼子们如何甘心?那他究竟是如何破解的呢?

第一那就是看脚大拇指。日本女子长期穿着木屐,而木屐是靠大拇指和食指夹的,而当时国内还没有木屐这种东西。所以这日本女人和我国的女人一个大的区别就是脚趾缝,所以他一看脚缝隙大小,内心便有乾坤。

版权声明:本文由美高梅发布于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毛主席的警卫员沈之岳,暗里却是戴笠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