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周恩来(Zhou EnlaiState of Qatar开叁十八回会没消除的标题,被他一通骂消除

2020-05-04 21:48栏目:军史
TAG:

1936年2月下旬,骑兵团在靖边张家畔全歼盐寨子民团。在张爱萍率领下,部队转至安边配合蒙汉支队作战。不久,奉命返回瓦窑堡。途经安定县青阳岔的北道川时,遭敌伏击,战马损失三分之一。

1975年张爱萍复出后没有去科委机关上班。这个新上任的国防科委主任直接下到了七机部所属的230厂,他在这里蹲点试验。由此,展开了他历时8个月的对国防科技和国防工业领域急风暴雨般的整顿。

张爱萍子女人才辈出的戎将之家:张爱萍子女较多,张爱萍与夫人李又兰育有两子两女,让我们来看看张爱萍子女现状如何?

军史 1

军史 2

军史 3

1935年10月,在经历了艰苦卓绝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后,中央红军到达陕北。终于可以歇息一下了。中央红军进行了改编,以刘志丹的陕北骑兵为基础,组建了第一支在中央军委直接领导下的骑兵部队,番号为中国工农红军骑兵第一团,父亲被任命为团长兼政治委员。这是一支装备精良的铁甲骑兵,相当于现在的机械化部队。可以想像,在当时极端困难的情况下,组建这样一支部队,中央是下了很大决心的,对他的人选,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父亲说,他明白这里的分量,“每一个战士,每一匹战马,都是我身上的一块肉。”但就是这样一支中央寄以厚望、倾注了他全部心血的骑兵队伍,在父亲出任后的几个月,却在一次战斗中意外地遭到了失利。

在这之前,张爱萍做了一件事,连续开了几天的座谈会。从他们反映的情况中,张爱萍得到的印象就一个字“乱”!乱在组织、乱在领导、乱在秩序,我国唯一的从事运载火箭研发的七机部,整个乱套了,失控了。自“文革”9年来,五花八门、大大小小的派别组织不下几百个,他们分别夺取占据了下属各研究院、所、厂、办、局、校的实际权力。总起来又形成两大派,两派各自有后台,有队伍,派系内相互支持、帮衬、依存、声援。“三结合”时都堂而皇之地进入了各级领导班子。

1941年李又兰与新四军副军长项英结婚,婚后不久皖南事变即发生,项英于同年3月14日凌晨在泾县蜜蜂洞被叛徒杀害。此后李又兰结识了时任新四军第3师第9旅旅长的张爱萍,并于1942年8月8日结为终生伴侣,育有两子两女。长子张翔,次子张胜,女儿,张小艾和张志凯。2012年2月2日李又兰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

这是一次刻骨铭心、终身难忘的教训。

他们说,周恩来总理接见七机部造反组织代表达37次之多,创下了“文化大革命”中的吉尼斯纪录。他把两派的头头召集在人大会堂,号召两派以大局为重,联合起来,规劝他们,在大批判的同时,也把生产科研搞上去。一国之总理,为安定一个部门,居然如此煞费苦心,可谓旷古奇闻。这些家伙之所以嚣张,还不就是因为有后台。动不动,江青、王洪文、张春桥就代表伟大领袖毛主席来看望革命小将了。周恩来的苦口婆心无疑与虎谋皮……

张翔将军是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国务院原副总理,原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原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央军委原副秘书长,原副总参谋长兼国防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张爱萍上将的长子。

2004年,在纪念父亲去世一周年的座谈会上,原兰州军区政委李宣化谈起了与骑兵团有关的一件往事。他说:

张爱萍自1967年3月就被隔离,当目睹了这一切时,他斩钉截铁地说: “七机部的问题,千条万条,我看就一条,恶人当道!”

张翔中将曾任第二炮兵装备技术部副部长,第二炮兵副参谋长、副司令员。2001年7月晋升中将军衔。是全国政协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理事会副会长。2009年10月16日上午,张爱萍将军铜像落户于湖南省衡阳市南华大学。张爱萍将军之子,全国政协委员,第二炮兵原司令员张翔将军与南华大学党委书记邹树梁为铜像揭幕。

“那年我去看望爱萍同志,说起到摩托化步兵第八师检查工作,这个师的前身就是当年爱萍首长指挥过的军委骑兵团。当我谈起要求部队继承发扬战争年代的光荣传统时,爱萍同志问,部队知道他当年在陕北青阳岔打败仗的事吗?他告诉我说,讲战史,一定不要回避错误和失败,不管是对谁,都要实事求是。他要求我,告诉部队,一定要把他打了败仗的这件事写在战史上,以警示后人。”

军史 4

军史 5

1936年2月,陕北青阳岔,老爷子的“麦城”。

“什么革命造反?什么保卫毛主席?什么反修防修?都是乘着天下大乱,打着毛主席的旗号,拉自己的山头,占山为王,称霸一方。不拿掉这批派性头头,就无法实现天下大治,就无法伸张正义,就什么事也做不成,就永无宁日!”

张胜是着名将领张爱萍次子,四川达县人。1964年入伍,上世纪80年代曾担任总参谋部作战部战役局局长,后担任总参作战部副部长兼战役局局长,战略研究室主任。1994年退役,着有《从战争中走来--两代军人的对话》一书。

我是为了写这本书专程去那里的。从陕蒙交界的毛乌素沙漠的南端,沿长城故道向东行驶,看到的只有残壁的城墙,它们和破碎的沟壑、断裂的山脊、绵亘的黄沙,纵横交错,浑然一体。

张爱萍骂得是够难听的:“把我的专家、工程师都搞到哪里去了?统统找回来!那些狗屁不通的王八蛋,占着人家的位置,蹲在茅坑又不拉屎,还不都撵出去!”

张志凯是中共开国上将、前国务院副总理、国防部长张爱萍的女儿。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常委俞正声之妻,现已退休。

军史 6

“同志们,我们必须整顿,而且一定要整顿。不按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做事,我就要管!如果说你是玉皇大帝,我也要请孙悟空把你搬下来。我就不怕牛鬼蛇神、跳梁小丑。对这类东西,一句老话,何足道哉!” (以上内容为张爱萍将军儿子的回忆)

张爱萍子女现状为您介绍到这里。XLW

据说,当年构筑城墙的土是用米汤和羊血搅拌煮成的。史料记载“若锥过寸,则杀工匠”。就是说,城墙筑好后,用铁钉检测,如钉进一寸,工匠就要人头落地了。以此酷刑来保证筑出来的城墙“硬可砺斧”。但世上哪有能逃得过时间打磨的东西呢?当年辉煌一时的巨大工程,终于沉寂在历史的长河中了。

张爱萍子女人才辈出的戎将之家:张爱萍子女较多,张爱萍与夫人李又兰育有两子两女,让我们来看看张爱萍子女现状如何?

张爱萍将军一生说了很多名言,其中有3句话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究竟是哪三句话?

血腥的传说和干燥劲厉的风沙更增添了周围的原始与荒凉。父亲说的“以警示后人”的战斗,就发生在这里。

军史 7

军史 8

为配合红军主力东征,父亲率骑兵团一举荡平了盘踞在北部三边地区的马匪武装。仗打的艰苦,但还顺利,全歼了靖边之敌,只是在消灭被当地人称作是“泼跛子”这股骑匪时,副团长霍海元牺牲。部队随即奔赴安边,与蒙汉支队联合作战,现在还留下一首父亲当年在马背上写的诗:“百里扬鞭奏凯归”,兴奋自豪之情溢于言表。可能就是这个“奏凯归”吧,在回师途中被游匪打了个埋伏。

1941年李又兰与新四军副军长项英结婚,婚后不久皖南事变即发生,项英于同年3月14日凌晨在泾县蜜蜂洞被叛徒杀害。此后李又兰结识了时任新四军第3师第9旅旅长的张爱萍,并于1942年8月8日结为终生伴侣,育有两子两女。长子张翔,次子张胜,女儿,张小艾和张志凯。2012年2月2日李又兰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

左一就是张爱萍

据《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第八师师史》记载:“1936年2月下旬,骑兵团在靖边张家畔全歼盐寨子民团。……后在张爱萍率领下,部队转至安边配合蒙汉支队作战。不久,奉命返回瓦窑堡。途经安定县青阳岔的北道川时,遭敌伏击,战马损失三分之一。”

张翔将军是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国务院原副总理,原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原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央军委原副秘书长,原副总参谋长兼国防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张爱萍上将的长子。

1957年军委扩大会议讨论时,一位担任司令员的上将冷冷地甩出一句话:“张爱萍,我看你没有后台就不敢这么硬!”张爱萍顿时勃然大怒:“那我今天就告诉你,我的后台就是共产党!”本文摘自《解放军报》,作者董强。

现在看来,当时情况并不很复杂。骑兵团返回瓦窑堡,路经青阳岔时,得知我边区政府被一股游匪给端掉了。

张翔中将曾任第二炮兵装备技术部副部长,第二炮兵副参谋长、副司令员。2001年7月晋升中将军衔。是全国政协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理事会副会长。2009年10月16日上午,张爱萍将军铜像落户于湖南省衡阳市南华大学。张爱萍将军之子,全国政协委员,第二炮兵原司令员张翔将军与南华大学党委书记邹树梁为铜像揭幕。

一句话的分量究竟有多大?这要看谁说的,说了些什么,什么环境下说的,产生了什么影响。

枪声就是命令,父亲命一营断后,自己率大部追击。父亲说:“一口气就追出去三十华里,马出的汗把裤角鞋子都打湿了……”这帮游匪见红军穷追不舍,只得丢弃掠来的人和物。这次遭遇战如果到此结束,也就皆大欢喜了。但被俘的干部群众怒不可遏,强烈要求活捉匪首,下面的部队也嗷嗷叫,都说何不趁势端掉敌人的老巢?

军史 9

将军诗人张爱萍一生有许多名言。他说过的3句话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至今仍有启示。

军史 10

张胜是着名将领张爱萍次子,四川达县人。1964年入伍,上世纪80年代曾担任总参谋部作战部战役局局长,后担任总参作战部副部长兼战役局局长,战略研究室主任。1994年退役,着有《从战争中走来--两代军人的对话》一书。

军史,一句是“打了胜仗去见毛主席”。1936年的张爱萍没想到,他去见毛主席却是在一次打了败仗之后。那年2月,为配合红军主力东征,张爱萍率骑兵团一举荡平盘踞在北部三边地区的马匪武装。不料在返回瓦窑堡途经青阳岔时,遭遇另一股土匪伏击,损失惨重。军委决定对张爱萍撤职查办,连以上干部开批判会。有一天,突然通知张爱萍立即去见毛主席。那次促膝交谈中,毛主席作为介绍人,推荐他到红军大学学习。后来,张爱萍常用“打了胜仗去见毛主席”鼓励部属。

父亲回忆说:“我当时是犹豫了一下,连续打下来,部队已经很疲劳了。”但匪巢就在眼前,哪有放过之理?于是一场夺占敌人营垒的攻坚战开始了。

张志凯是中共开国上将、前国务院副总理、国防部长张爱萍的女儿。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常委俞正声之妻,现已退休。

军史 11

这里还有一段插曲,父亲说:“我指挥部队刚越过防护墙,一颗手榴弹落在跟前,吱吱冒烟,躲是不行了,一急,我就喊,你炸不响!果然它就没炸,是个哑弹,真奇了!”

张爱萍子女现状为您介绍到这里。

另一句是“为党珍重”。这其中既有对胜利的期盼和祝福,也有随时牺牲的准备和决心。1944年夏天,彭雪枫执行中共中央关于向河南敌后进军的指示率部西进,特意与张爱萍道别。张爱萍握着他的手说:“各自为党珍重吧!”分手竟成永诀,张爱萍后来在挽歌中写道:“多年同患难,长别在战场。”

打进去后,除了弹药粮秣,俘获的敌人并不多,一查才知道,那个人称炮兵张营的匪首带了他的人马出外游猎去了。所谓游猎就是去抢劫。事后才知道,正巧他返程,听说老巢给端了,就在红军撤回的路边设下了埋伏。又是赶巧,父亲预先安排掩护的那个营偏偏这时又撤离了警戒位置。他们久等大部队不来,不放心,擅自决定向这边靠拢接应。这就给了敌人设伏的条件。

张爱萍将军一生说了很多名言,其中有3句话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究竟是哪三句话?

第三句话是在1957年1月军委扩大会议上说的。那是一句很豪气的话——“我的后台就是共产党!”

当各种偶然因素相交在一起时,灾难就降临了!

军史 12

军史 13

父亲回忆说:“撤下来时,我在队伍后面断后,听到前面有枪声,一惊,驱马上前,一排子枪就扫过来了,打在马身上,把我掀翻,要不是被马压住,命就没了。我的腿部负伤,是事后才知道的。当时只顾得收拢部队,组织反击。”

左一就是张爱萍

在1954年到1955年我军第三次精简整编方案拟制过程中,面临许多难题。要裁减那些战功赫赫的部队,要关闭他们长期统领的部门,要改变习惯了的带兵方式,谁来受领这个任务?张爱萍作为“一把板斧”,受命担任“操盘手”。1957年军委扩大会议讨论时,一位担任司令员的上将冷冷地甩出一句话:“张爱萍,我看你没有后台就不敢这么硬!”张爱萍顿时勃然大怒:“那我今天就告诉你,我的后台就是共产党!”

军史 14

1957年军委扩大会议讨论时,一位担任司令员的上将冷冷地甩出一句话:“张爱萍,我看你没有后台就不敢这么硬!”张爱萍顿时勃然大怒:“那我今天就告诉你,我的后台就是共产党!”本文摘自《解放军报》,作者董强。

张爱萍如此有棱有角,难怪毛泽东说他“好犯上”,叶剑英评价他“浑身带刺”,邓小平说他“惹不起”。但他的3句话证明了一个朴实的道理:眼里不揉沙子、没有私心杂念的人,才能看得清、看得远、看得准,说出的话才能切中肯綮、经得起历史的检验。而张爱萍自己的座右铭就是:勿逐名利自蒙耻,要辨真伪羞奴颜。

张爱萍,1910年1月9日出生于四川省达县罗江口镇。15岁参加革命,16岁加入中国共青团,18岁加入中国共产党。

一句话的分量究竟有多大?这要看谁说的,说了些什么,什么环境下说的,产生了什么影响。

而今细细琢磨,张爱萍这三句话的确耐人寻味。“打了胜仗去见毛主席”——打胜仗天经地义,胜仗里才有革命军人的尊严;“为党珍重”——共产党人个人的一切乃至生命,都属于这个伟大的党;“我的后台就是共产党”——“能干事”决策在党,“干成事”功劳在党。

张爱萍将军一生能征善战,军政兼优,是我军著名的军事家和战略家,曾参加和指挥过许多的重要战役战斗,是智勇双全、威震中外的一代名将,其为新中国的解放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将军诗人张爱萍一生有许多名言。他说过的3句话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至今仍有启示。

倘若包括高级将领在内的军队每一名共产党员,牢记并悟透张爱萍这三句话,什么时候都能掂清自个儿的分量,军队何愁没有融融暖气、堂堂正气和虎虎生气!

建国后,张爱萍曾任华东军区参谋长、国务院副总理、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等职。1955年,张爱萍被授予上将军衔。1988年,被授予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2003年7月5日,张爱萍将军在北京病逝,享年93岁。

一句是“打了胜仗去见毛主席”。1936年的张爱萍没想到,他去见毛主席却是在一次打了败仗之后。那年2月,为配合红军主力东征,张爱萍率骑兵团一举荡平盘踞在北部三边地区的马匪武装。不料在返回瓦窑堡途经青阳岔时,遭遇另一股土匪伏击,损失惨重。军委决定对张爱萍撤职查办,连以上干部开批判会。有一天,突然通知张爱萍立即去见毛主席。那次促膝交谈中,毛主席作为介绍人,推荐他到红军大学学习。后来,张爱萍常用“打了胜仗去见毛主席”鼓励部属。

上将张爱萍的女婿是哪位政治局常委?

将军的一生的革命伴侣叫李又兰,她原是新四军副军长兼政委项英的妻子,后来项英在皖南事变中被叛徒杀害。后来,李又兰又结识了时任新四军第3师第9旅旅长张爱萍,并于1942年8月8日结为夫妻,先后育有三子二女。

军史 15

军史 16

他们分别是长子张翔、次子张胜、三子张品、长女张志凯和次女张小艾。2012年2月2日,李又兰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

另一句是“为党珍重”。这其中既有对胜利的期盼和祝福,也有随时牺牲的准备和决心。1944年夏天,彭雪枫执行中共中央关于向河南敌后进军的指示率部西进,特意与张爱萍道别。张爱萍握着他的手说:“各自为党珍重吧!”分手竟成永诀,张爱萍后来在挽歌中写道:“多年同患难,长别在战场。”

张爱萍,1910年1月9日出生于四川省达县罗江口镇。15岁参加革命,16岁加入中国共青团,18岁加入中国共产党。

军史 17

第三句话是在1957年1月军委扩大会议上说的。那是一句很豪气的话——“我的后台就是共产党!”

张爱萍将军一生能征善战,军政兼优,是我军著名的军事家和战略家,曾参加和指挥过许多的重要战役战斗,是智勇双全、威震中外的一代名将,其为新中国的解放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1、长子张翔:

军史 18

建国后,张爱萍曾任华东军区参谋长、国务院副总理、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等职。1955年,张爱萍被授予上将军衔。1988年,被授予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2003年7月5日,张爱萍将军在北京病逝,享年93岁。

张翔,1943年出生于浙江宁波,祖籍四川达县。张翔早年毕业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后来曾任第二炮兵装备技术部副部长,第二炮兵副参谋长、副司令员等职。 2001年7月,张翔晋升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将军衔。此外,他还曾任全国政协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理事会副会长等职务。现已退休。

在1954年到1955年我军第三次精简整编方案拟制过程中,面临许多难题。要裁减那些战功赫赫的部队,要关闭他们长期统领的部门,要改变习惯了的带兵方式,谁来受领这个任务?张爱萍作为“一把板斧”,受命担任“操盘手”。1957年军委扩大会议讨论时,一位担任司令员的上将冷冷地甩出一句话:“张爱萍,我看你没有后台就不敢这么硬!”张爱萍顿时勃然大怒:“那我今天就告诉你,我的后台就是共产党!”

将军的一生的革命伴侣叫李又兰,她原是新四军副军长兼政委项英的妻子,后来项英在皖南事变中被叛徒杀害。后来,李又兰又结识了时任新四军第3师第9旅旅长张爱萍,并于1942年8月8日结为夫妻,先后育有三子二女。

2、次子张胜:

张爱萍如此有棱有角,难怪毛泽东说他“好犯上”,叶剑英评价他“浑身带刺”,邓小平说他“惹不起”。但他的3句话证明了一个朴实的道理:眼里不揉沙子、没有私心杂念的人,才能看得清、看得远、看得准,说出的话才能切中肯綮、经得起历史的检验。而张爱萍自己的座右铭就是:勿逐名利自蒙耻,要辨真伪羞奴颜。

他们分别是长子张翔、次子张胜、三子张品、长女张志凯和次女张小艾。2012年2月2日,李又兰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

张胜,1945年出生,四川达县人。他19岁入伍,在部队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后来历任总参谋部作战部战役局局长,总参作战部副部长、战役局局长等职。1994年退役,著有《从战争中走来——两代军人的对话》一书。现已退休。

而今细细琢磨,张爱萍这三句话的确耐人寻味。“打了胜仗去见毛主席”——打胜仗天经地义,胜仗里才有革命军人的尊严;“为党珍重”——共产党人个人的一切乃至生命,都属于这个伟大的党;“我的后台就是共产党”——“能干事”决策在党,“干成事”功劳在党。

军史 19

3、三子张品:

倘若包括高级将领在内的军队每一名共产党员,牢记并悟透张爱萍这三句话,什么时候都能掂清自个儿的分量,军队何愁没有融融暖气、堂堂正气和虎虎生气!

1、长子张翔:

张品,1947年出生。他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大校,原国防工办所属新时代公司副总经理。现已退休。

上将张爱萍的女婿是哪位政治局常委?

张翔,1943年出生于浙江宁波,祖籍四川达县。张翔早年毕业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后来曾任第二炮兵装备技术部副部长,第二炮兵副参谋长、副司令员等职。 2001年7月,张翔晋升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将军衔。此外,他还曾任全国政协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理事会副会长等职务。现已退休。

4、长女张志凯:

军史 20

2、次子张胜:

张志凯,俞正声夫人,1949年出生。曾任政协第十届全国委员会委员。现已退休。

张爱萍,1910年1月9日出生于四川省达县罗江口镇。15岁参加革命,16岁加入中国共青团,18岁加入中国共产党。

张胜,1945年出生,四川达县人。他19岁入伍,在部队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后来历任总参谋部作战部战役局局长,总参作战部副部长、战役局局长等职。1994年退役,著有《从战争中走来——两代军人的对话》一书。现已退休。

俞家在祖籍浙江绍兴可谓是望族。俞正声的曾祖父俞明震是晚清教育家,曾当过鲁迅的老师,曾祖母是晚清重臣曾国藩的孙女,祖父俞大纯在民初时期曾任交通部要员。俞正声的父亲俞启威是中共“老革命”,中共建国后担任过首任天津市委书记;母亲范瑾是中国著名历史学家范文澜的妹妹,担任过《北京日报》社长。

张爱萍将军一生能征善战,军政兼优,是我军著名的军事家和战略家,曾参加和指挥过许多的重要战役战斗,是智勇双全、威震中外的一代名将,其为新中国的解放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3、三子张品:

军史 21

建国后,张爱萍曾任华东军区参谋长、国务院副总理、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等职。1955年,张爱萍被授予上将军衔。1988年,被授予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2003年7月5日,张爱萍将军在北京病逝,享年93岁。

张品,1947年出生。他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大校,原国防工办所属新时代公司副总经理。现已退休。

张胜

将军的一生的革命伴侣叫李又兰,她原是新四军副军长兼政委项英的妻子,后来项英在皖南事变中被叛徒杀害。后来,李又兰又结识了时任新四军第3师第9旅旅长张爱萍,并于1942年8月8日结为夫妻,先后育有三子二女。

4、长女张志凯:

5、次女张小艾:

他们分别是长子张翔、次子张胜、三子张品、长女张志凯和次女张小艾。2012年2月2日,李又兰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

张志凯,俞正声夫人,1949年出生。曾任政协第十届全国委员会委员。现已退休。

张小艾

军史 22

俞家在祖籍浙江绍兴可谓是望族。俞正声的曾祖父俞明震是晚清教育家,曾当过鲁迅的老师,曾祖母是晚清重臣曾国藩的孙女,祖父俞大纯在民初时期曾任交通部要员。俞正声的父亲俞启威是中共“老革命”,中共建国后担任过首任天津市委书记;母亲范瑾是中国著名历史学家范文澜的妹妹,担任过《北京日报》社长。

张小艾,1951年出生。为博士生导师、中国人类生态学会副秘书长。

1、长子张翔:

军史 23

相关阅读:张爱萍上将"好犯上" 邓小平称"惹不起"

张翔,1943年出生于浙江宁波,祖籍四川达县。张翔早年毕业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后来曾任第二炮兵装备技术部副部长,第二炮兵副参谋长、副司令员等职。 2001年7月,张翔晋升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将军衔。此外,他还曾任全国政协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理事会副会长等职务。现已退休。

张胜

开国上将张爱萍――毛泽东说他:“好犯上!”叶剑英说他:“浑身是刺!”邓小平说他:“惹不起!”儿子张胜评价他是:“一个天真的共产主义者。” 本书是张爱萍次子张胜所作,回顾了父亲的人生经历。张胜在上世纪80年代曾任职总参,后下海经商。因此,本书记录的既是父亲与儿子的对话,也是老一代上将与新一代军人的对话。本文回忆了张爱萍在国防改革大潮中的往事。

2、次子张胜:

5、次女张小艾:

“这个手,我举不起来”

张胜,1945年出生,四川达县人。他19岁入伍,在部队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后来历任总参谋部作战部战役局局长,总参作战部副部长、战役局局长等职。1994年退役,著有《从战争中走来——两代军人的对话》一书。现已退休。

张小艾

1984年10月20日,中共十二届三中全会召开了。会议通过了一个文件:《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中国开始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国防科技工业这个高度集中的产业,该如何去适应这个开放的、自由竞争的大市场呢?

3、三子张品:

张小艾,1951年出生。为博士生导师、中国人类生态学会副秘书长。

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继四机部之后,将二、五4个工业部由国务院直接领导。与国民经济各部门一样,纳入整个国家规划,由国务院统一组织和管理。国防科工委不再归口管理上述4个工业部的全面业务工作。这意味着延续了30年的我国独立的军事工业体系,从此将不复存在。

张品,1947年出生。他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大校,原国防工办所属新时代公司副总经理。现已退休。

相关阅读:张爱萍上将"好犯上" 邓小平称"惹不起"

国务院体制调整方案在会上拿出来后,父亲说,“赵总理,这个手,我举不起来。涉及到军队的事情,国务院单方面决定是不妥当的。”

4、长女张志凯:

开国上将张爱萍――毛泽东说他:“好犯上!”叶剑英说他:“浑身是刺!”邓小平说他:“惹不起!”儿子张胜评价他是:“一个天真的共产主义者。” 本书是张爱萍次子张胜所作,回顾了父亲的人生经历。张胜在上世纪80年代曾任职总参,后下海经商。因此,本书记录的既是父亲与儿子的对话,也是老一代上将与新一代军人的对话。本文回忆了张爱萍在国防改革大潮中的往事。

赵总理说:“也好,先不做决定,就请把这个方案带到军委去吧。”

张志凯,俞正声夫人,1949年出生。曾任政协第十届全国委员会委员。现已退休。

“这个手,我举不起来”

会议还没有散,父亲就打电话给杨尚昆,建议马上召集各总部、军兵种负责同志开会。吃过午饭,各军兵种的司令员和有关部局的领导就集中在三座门了。会议一开始就炸锅了,具体怎么开的我就不清楚了,反正知道最后推举一个副总参谋长和国防科工委的副主任当代表,与国务院协商。

俞家在祖籍浙江绍兴可谓是望族。俞正声的曾祖父俞明震是晚清教育家,曾当过鲁迅的老师,曾祖母是晚清重臣曾国藩的孙女,祖父俞大纯在民初时期曾任交通部要员。俞正声的父亲俞启威是中共“老革命”,中共建国后担任过首任天津市委书记;母亲范瑾是中国著名历史学家范文澜的妹妹,担任过《北京日报》社长。

1984年10月20日,中共十二届三中全会召开了。会议通过了一个文件:《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中国开始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国防科技工业这个高度集中的产业,该如何去适应这个开放的、自由竞争的大市场呢?

后来听到国务院的几个副总理议论,说又不是断他们的粮,反应这么激烈,真没想到。事情反映到了最高层,邓小平说,分两步走吧,核工业部和航天部暂时不动,其他两个部,兵器和航空先划拉过去。

军史 24

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继四机部之后,将二、五4个工业部由国务院直接领导。与国民经济各部门一样,纳入整个国家规划,由国务院统一组织和管理。国防科工委不再归口管理上述4个工业部的全面业务工作。这意味着延续了30年的我国独立的军事工业体系,从此将不复存在。

1984年11月,军委座谈会期间,我和文件起草组的同志们无意中闲聊,谈起这次会议上提到的关于“国防工业自成小天地的时代应该结束了”。这话是有所指的吗?“小天地”,究竟寓意着什么呢?

张胜

国务院体制调整方案在会上拿出来后,父亲说,“赵总理,这个手,我举不起来。涉及到军队的事情,国务院单方面决定是不妥当的。”

晚饭后我陪父亲散步,闲聊中谈起了这件事。

5、次女张小艾:

赵总理说:“也好,先不做决定,就请把这个方案带到军委去吧。”

“什么小天地?”他说。

张小艾

会议还没有散,父亲就打电话给杨尚昆,建议马上召集各总部、军兵种负责同志开会。吃过午饭,各军兵种的司令员和有关部局的领导就集中在三座门了。会议一开始就炸锅了,具体怎么开的我就不清楚了,反正知道最后推举一个副总参谋长和国防科工委的副主任当代表,与国务院协商。

咳,文件上都有了!你开会肯定又在想自己那摊子事。我把文件给他找出来。他看了后说:“军工体系是历史形成的嘛!又不是谁非要把住。中央决定了拿出去,我们执行就是了。”

张小艾,1951年出生。为博士生导师、中国人类生态学会副秘书长。

后来听到国务院的几个副总理议论,说又不是断他们的粮,反应这么激烈,真没想到。事情反映到了最高层,邓小平说,分两步走吧,核工业部和航天部暂时不动,其他两个部,兵器和航空先划拉过去。

小天地与独立王国何异?他对这一说法是难以接受的。

相关阅读:张爱萍上将"好犯上" 邓小平称"惹不起"

1984年11月,军委座谈会期间,我和文件起草组的同志们无意中闲聊,谈起这次会议上提到的关于“国防工业自成小天地的时代应该结束了”。这话是有所指的吗?“小天地”,究竟寓意着什么呢?

版权声明:本文由美高梅发布于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周恩来(Zhou EnlaiState of Qatar开叁十八回会没消除的标题,被他一通骂消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