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志愿军老兵被韩国女海关刁难 老兵一话把她吓懵

2020-05-07 23:04栏目:军史
TAG:

老人是冒着敌人的炮火,开着坦克攻进的汉城,估计那个时候别说韩国人了,韩国士兵都抱头鼠窜了,哪里还敢上前来检查老人的护照啊!

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兼政治委员彭德怀,自1950年10月19日傍晚跨过鸭绿江赴朝作战,到1952年4月7日奉召归国,在这一年半的期间内,他曾于1951年初秘密从前线返回国内,还大闹过军委会议……

从古至今,中国和朝鲜可算是相依相偎的,唇亡则齿寒。在中国的抗日战争中,其实,其中也有许多是朝鲜族的士兵。主要参加的是东北的抗日联军,他们当中,有一支叫“李红光支队”的队伍后来成了解放军第166师,有一支由朝鲜义勇军组成的华北支队后来成了解放军第164师和156师。

有个朋友给我讲了这么个真实故事,还是2006年那会了,那个时候中国人赴海外旅游的并不多,还有不少人以旅游为名,行偷渡之实。这位朋友的爷爷是为志愿军老兵,那一次确实是去韩国旅游的,可是因为上了年纪,经常忘事,在过海关时没有事先将护照拿在手上。

“大将军”烽火前线秘密回国

在四野的部队当中也有许多是朝鲜族战士。当抗日战争胜利,日本法西斯投降以后,这些朝鲜士兵就要求要返回朝鲜,回到家乡,除掉在朝鲜土地上与朝鲜人民对立的敌人。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于是在接受一个女海关检查时,不知道这个女海关是天生就觉得他们韩国人比中国人优越还是以为老人要偷渡,态度一点都不好。随便乱翻老人行李也就算了,还没好口气的问老人:“你来过首尔?”

根据毛泽东和中央军委的指示,1950年12月31日至1951年1月8日,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发起第3次战役。除夕之夜,中朝军队向“联合国军”在三八线的防御阵地发起全线攻击,一举突入敌人防御的纵深。

在1949年的7月20日开始,成建制的3个师,共计37000余人,从中国回到了朝鲜。这些在中国土地上奋勇杀敌的勇士们,在自己的国土上也浴血奋战,屡立战功,甚至打到了朝鲜半岛的最南边。

“首尔?这里不是叫汉城吗?”经同行的一位能听懂韩语的小伙子翻译后,老人很诧异。

志愿军右翼集团与朝鲜人民军一个军团,于1月4日占领南朝鲜首府汉城。连遭打击的“联合国军”被迫后撤,中朝军队乘胜追击,一部分兵力渡过汉江向南追击逃敌,把战线向南推进80至110公里,将“联合国军”驱至三七线附近地区。

在战争结束以后,根据不完全的统计,这些士兵中约有30%以身殉职了,有20%成为了俘虏,有30%在朝鲜定居,而有20%的朝鲜人选择回到中国来生活。

“我们伟大的首都首尔,已经改名了。请你直接回答我的问题,你来过首尔吗?”女海关更严厉的质问。

中朝军队向三八线以南作战取得的胜利,在国际上引起强烈反应,加重了美国当局和“联合国军”的失败情绪,加剧了美英统治集团内部的矛盾。为挽回三次失败的影响,缓和内部矛盾,侵朝美军司令官李奇微指挥“联合国军”趁志愿军连续作战、极度疲劳、运输线延长、补给困难之时,集结23万余人的兵力,以大量飞机、坦克、火炮支援,于1951年1月25日在200公里的宽大战线上展开“霹雳行动”,向志愿军发起全线反攻。

在这约40000人当中的军事领导人的结局则不太美好。有的壮烈牺牲,有的被撤职,有的被迫害折磨致死,有的则逃到了韩国和日本,还有的回到了我们中国,只有极少数的人混的还不错。大多数在某种程度上来说都是不好的。XLW

“来过一次”。

此时,志愿军入朝连续3战,首批入朝的6个军已是兵疲马乏,伤亡减员很大。部队的老骨干几乎拼光了,国内原定补充的4万老兵、8万新兵还迟迟未到。一线部队不能打,后续入朝的部队暂时又上不来。杨得志的第19兵团尚在东北换装苏式武器,王近山率领第3兵团还在出川途中。

当毛泽东希望由林彪挂帅领兵时,林彪表示说每晚失眠,身体虚弱多病,怕风怕光怕声音,毛泽东打趣地说道:“有这三怕怎么率兵打仗呢。”据聂荣臻回忆:林彪是反对出兵朝鲜的。毛泽东同志原先决定让林彪去朝鲜指挥志愿军,可他害怕,托辞有病,硬是不肯去。奇怪得很,过去我们在一起共事,还没有看到他怕死到这个程度。

“那你怎么不知道提前拿好护照。”

东线宋时轮第9兵团冻伤减员太大了,两个月内无法投入作战。在敌人大举进攻面前,彭德怀不得不拉出仅有的疲惫不堪的6个军和人民军3个军团迎战李奇微。两天后,美军主力沿水原至汉城公路两侧向汉城猛烈突击。当日,彭德怀向部队发出了“停止休整,准备作战”的命令。

1950年10月2日凌晨2时,电报发到了东北高岗和邓华处,要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东北人民政府主席高岗见电立即进京,请十三兵团司令邓华令边防军提前结束准备工作,随时待命出动。就在一小时前,中国方面得到情报:美军不顾中国的警告,已经大举越过了三八线。

“我上一次来没用护照。”

彭德怀预感到这场前所未有的恶战不好打,李奇微只要大举进攻,刚刚被我占领的汉城肯定要丢!沉思片刻,他向毛泽东发去一封电报,提出:“……可否以中朝两军拥护限期停战,人民军与志愿军北撤15至30公里……”次日,毛泽东回电,不但不同意后撤,而且要求立即发动第4次战役,战役目标是更远的三六线。

图片 4

“不可能,你们中国人来韩国是必须带护照的。”

看完电文,彭德怀心里暗暗叫苦,但毛泽东的命令是必须执行的。在美军进攻势头正猛的情况下,彭德怀认为非回国一趟不可。一定要当面向毛泽东说清楚朝鲜战场的真实情况,为志愿军争取必须的增援。

在再作商议之前,毛泽东和周恩来又作过交谈,看来不赞成出兵的领导同志占多数,他们的担心也不无道理。有的同志情绪颇为激动:“连苏联都不敢直接参战,我们出兵?”

图片 5

夜闯毛主席卧室

毛泽东对周恩来说:“他们一千条道理,一万条道理,驳不倒我们的一条道理:我们和朝鲜都是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我们不能在一旁看着敌人把朝鲜灭亡了。唇亡齿寒嘛,怎能见死不救呢?另外,为了我们自己的建设也要出兵。”他和周恩来商量了多次,最后定下一个基调: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老子上次是1951年开着坦克过来的,你们韩国人没有一个人来查我护照,我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护照是个什么东西!”

1951年2月21日,心急如焚的彭德怀从硝烟弥漫的朝鲜前线秘密启程回国,从安东登上了去北京的飞机。当日下午1时许,彭德怀一下飞机就驱车直奔中南海。毛泽东的秘书田家英告诉他,毛主席在西郊玉泉山静明园,彭德怀赶到时,毛泽东因通宵办公刚刚入睡,卫士拦住了彭德怀。彭德怀一听急了,眼一瞪,伸手就把卫士和工作人员全推到一边说:“我有急事向主席汇报!”然后大步走进毛泽东的卧室。

高岗是在当日午后匆匆抵京的。下午3时左右,毛泽东、周恩来及朱德、刘少奇、高岗和代总长聂荣臻等,重新来到颐年堂开会。毛泽东将一封信拿给高岗:“这是金日成首相来的急件,我们都看了,你看一看。”

老人一句话彻底把女海关吓懵了,在找到老人的护照后,随便看了看就让老人通行了。

毛泽东此时也听到了外面的吵嚷声,一见是彭德怀,无奈地叹口气说:“也只有你彭德怀才在人家睡觉的时候跑进来提意见。”

当高岗从信件上抬起脸,把目光转向毛泽东时,毛泽东从沙发上直起腰,简明扼要地说:“朝鲜的形势已如此严重,现在不是出兵不出兵的问题,而是马上就要出兵,早一天和晚一天出兵对整个战局极为重要。”

那么老人说的,1951年开着坦克进当时还叫汉城的韩国首都,是怎么样的一次历史事件呢?

被惊起的毛泽东,立即披衣与彭德怀相携入座。听说彭德怀一路没吃一顿饭,毛泽东挥手吩咐道:“去吃饭,你不吃,我不听汇报。”匆匆用过饭,彭德怀向毛泽东汇报的第一句话就是:“主席,前线的困难是难以想像的,你们坐在城里,很难体会得到。”

他见高岗不响,又提高嗓门说道:“不是我毛泽东好战,问题是美国已经打到我们的国境线上了,不打怎么办?今天先讨论两个迫切的问题,一是出兵时间,二是谁来挂帅。”

1950年12月31日17时,中朝人民军队按预定计划,经短促的炮火准备后,全线发起进攻。志愿军右纵队在人民军第1军团配合下,迅速突破南朝鲜军防御阵地。第39军第116师仅用13个小时就突过临津江,前进12~15公里。

然后,他详细地陈述了战场上的严酷困难,仔细阐明了不能速胜的理由,并力主将汉江南岸处于背水不利地位的志愿军第50军迅速撤入北岸。汇报末尾,彭德怀看了毛泽东一眼,说:“我又乱放炮了!”

图片 6

该军第117师担任纵队的右翼迂回任务,沿途打破南朝鲜军五次拦阻,于1951年1月1日晨突入防御纵深15公里,攻占湘水里、仙岩里地区,割裂了南朝鲜军第1师与第6师的联系。第38军第114师担任纵队的左翼迂回任务,于1日12时突入防御纵深20公里,占领七峰山,但在与第117师构成合围前,南朝鲜军第6师大部已乘隙逃走。

毛泽东认真倾听了彭德怀的汇报后,神情严肃地对彭德怀说:“你说的对,身在后方总不能有前线的切身体会呀。”接着,他说出了彭德怀最想听的话:“能速胜则速胜,不能速胜则缓胜,不可强求。”

周恩来没有急于发言,他想先听听从东北来的高岗的意见。

战至2日中午,志愿军右纵队和人民军第1军团推进到坡州里、仙岩里、七峰山及议政府东北一线,突入敌军防御纵深达15~20公里。志愿军左纵队突破后,担任迂回任务的第42军第124师,不顾敌机威胁,坚持昼间作战,沿途进行大小战斗十余次,于1日12时前出到济宁里以南地区,切断了南朝鲜军第2师退路;担任正面攻击的第66军主力,至2日先后占领修德山、上南淙、下南淙地区,在第124师协同下,歼灭了该地区的南朝鲜军第2、第5师各一部,毙伤俘3200余人。

彭德怀长出一口气,只要毛泽东能转变观点,给前线指挥员一个机动明确的方针,许多事情就好办了。但是,还有一件更难启齿的事最终还得向毛泽东开口,彭德怀语调沉重地说:“主席,岸英牺牲了,怪我没有保护好他……”毛泽东沉默地吸着烟,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最后才叹息一声说:“打仗总是要死人的。”

毛泽东谈了自己的意见:“挂帅人选原先不是考虑派粟裕同志吗,粟裕病了,正在青岛休养。前些天他托罗瑞卿来信来,谈到他的病情仍很重,我回信劝他安心休养吧。

图片 7

辞别毛泽东,彭德怀来到中央军委给他安排的住处,朱德闻讯前来探望。看到彭德怀满身征尘,朱德温厚有加地说:“洗个热水澡吧,苦了你了!”“洗什么洗呢,连换洗衣服都没有。”彭德怀回答。

后来由于美军和其他帮凶国家的军队大批进入南朝鲜,飞机、坦克大量增加,形势越来越严重,我们出兵援朝已不是几个军就能够解决问题的,可能各个野战军将来都要参战。根据这一变化,常委几个同志又考虑派林彪同志来挂帅,林彪同志是不赞成出兵的。”

随后左纵队乘胜发展进攻,占领加平、春川。人民军第2军团主力、第5军团第12师向洪川、横城、原州方向攻击前进,第12师31日晨进至洪川西南新垈里地区、威胁南朝鲜军后方,迫使其第3师南撤。至1月2日,南朝鲜军扼守的第一道防线全面崩溃,汉城正面吃紧,美、英军东部翼侧完全暴露。

朱德坐了片刻,起身离去。过了一会,他拿了几件虽然很旧,但却洗得千干净净的衣服对彭德怀说:“是我的,合身吗?”彭德怀接过去看也不看便点头道:“蛮好的!”

常委会上,林彪认为国内战争刚刚结束,各方面都未就绪,而且面对的敌人是最大的工业强国美国,他看过一些资料,而且记得很清楚:美国军队装备高度现代化,一个军就有各种火炮1500门,而我们一个军只有36门。美军有强大的空军和海军舰艇,而我们的海、空军刚刚开始组建,天上没有飞机,海里没有军舰,在敌我装备如此悬殊的情况下,如若贸然出兵,严重后果不堪设想……

李奇微为避免十几万部队拥挤在汉江北岸背水作战,便下令全线撤退,只以小部队在汉城以北高阳、道峰山、水落山一线进行掩护,企图阻止中朝人民军队继续进攻。1951年1月3日,中朝人民军队转入追击作战。志愿军右纵队第50军在高阳以北碧蹄里击退美军第25师1个营的抵抗后,进至高阳以南佛弥地截断了英军第29旅退路,并于当晚全歼该旅皇家奥斯特来复枪团第1营及1个坦克中队,缴获和击毁坦克31辆。

“大将冲冠怒,惊醒梦里人”

后来当毛泽东希望由林彪挂帅领兵时,林彪表示说每晚失眠,身体虚弱多病,怕风怕光怕声音,毛泽东打趣地说道:“有这三怕怎么率兵打仗呢。”据聂荣臻回忆:林彪是反对出兵朝鲜的。毛泽东同志原先决定让林彪去朝鲜指挥志愿军,可他害怕,托辞有病,硬是不肯去。奇怪得很,过去我们在一起共事,还没有看到他怕死到这个程度。

第39军在议政府西南回龙寺与美军第24师第21团遭遇,歼其一部,后又在议政府以西釜谷里歼英军第29旅2个连。第38、第40军追至议政府东南水落山地区,击溃美军第24师第19团。左纵队第42军主力和第66军1个师分别由加平、春川渡过北汉江向洪川方向追击。人民军第2、第5军团则继续在洪川、横城地区截击南朝鲜军。

回国第2天,彭德怀就开始找各方领导谈支援前线的问题。

毛泽东说:“出兵援朝已是万分火急,我们不能再议而不决。我的意见还是彭老总最合适了。”

图片 8

回国第3天,彭德怀直接找到苏联驻华军事总顾问沙哈罗夫大将,希望苏联能向志愿军提供空中支援,并大规模掩护志愿军后勤补给线。但是哈罗夫却重弹斯大林“苏联不宜介入朝鲜战争”的老调,彭德怀愤怒之极,拂袖而去。

他的话音刚落,朱总司令脱口而出:“对,还是老彭靠得住噢。”于是常委们一致同意彭德怀出任志愿军司令员,并把入朝作战的时间初步定在10月15日。会议快结束的时候,毛泽东又提议,将今天开会的情况以他的名义择要电告斯大林。

由于中朝人民军队攻势凌厉,“联合国军”被迫于3日15时开始撤离汉城。4日,第39、第50军及人民军第1军团各一部进占汉城。5日,第50军及人民军第1军团主力渡过汉江,继续追击,第50军于果川、军浦场歼美军空降第187团和土耳其旅各一部。志愿军右纵队其余3个军在汉城东北地区集结待命。

回国第4天,周恩来主持召开了军委扩大会。与会的是军委各总部、各军兵种和国务院有关部门的领导,共同讨论如何有效支援志愿军的问题。彭德怀出席了会议,并介绍了朝鲜前线的战况。

另外对美国人也要先礼后兵,向他们打个招呼。会后,毛泽东又指示周恩来:“你明天想办法派一架专机,到西安接彭德怀来北京,我们常委明天做些准备工作,4日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

第50军7日进占水原、金良场里;人民军第1军团8日收复仁川港。志愿军左纵队4日占领洪川、阳德院里后,第42军继续追击,于6日进占砥平里,并在横城西北梨木亭歼美军第2师一部,8日攻占骊州、利川。与此同时,人民军第2、第5军团占领横城、原州。1951年1月8日,“联合国军”在中朝人民军队打击下,撤至北纬37°线附近的平泽、安城、堤川、三陟一线。

彭德怀说:“国内只知道取得三次战役胜利的一面,并不知道严重困难的一面。第一批入朝的九个军,经过三个月的作战,已经伤亡四万五千多人,另外,生病、冻伤、冻死约四万人……几十万志愿军既得不到充足的粮食供应,更吃不到新鲜蔬菜,第一线部队只能靠一把炒面一把雪坚持作战。战士营养不良,面黄肌瘦……”

3日凌晨1时,周恩来紧急召见印度驻华大使潘尼迦,请印度政府转达中国对美国的警告:“如果美军越过三八线,中国决不能不管!”印度政府当即将周恩来的谈话转告英国方面。英国当晚便通知美国政府。杜鲁门认为潘尼迦有“亲共”嫌疑,他的话不可信。

鉴于“联合国军”后撤似有计划进行,企图诱使中朝人民军队深入后实施反击,也为避免前进过远而陷于不利地位,彭德怀果断决定停止追击,战役遂告结束。

当提到支援前线作战时,一些领导开始强调自己部门的困难,如“国内的机构才刚刚建立,困难重重……”彭德怀听后拍案而起,大声说:“这也困难,那也难办,你们整天干的是什么?我看就是你们知道爱国!难道几十万志愿军战士是猪?他们不知道爱国吗?你们到朝鲜前线看看,战士住的什么,吃的什么,穿的什么!这些可爱的战士在敌人飞机坦克大炮的轮番轰炸下,就趴在雪地里忍饥挨冻,抗击敌人的猛烈进攻。美军士兵在雪地上铺条毯子趴在上面开枪,我们的战士却赤着脚在零下40度追击敌人,脚都冻黑了,用手一扒拉,肉就掉下来露出骨头,他们这还不是为了保卫国家吗?”

国务卿艾奇逊声称:“周恩来是想用政治讹诈来阻止美军的进攻,我们不必在乎他们说些什么。”他随后授权驻印度大使格罗斯与中国方面联系,说明美国无意进攻中国,并愿为美机误炸给中国造成的损失进行赔偿,但美国决不会放弃它的战争目标。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同时授命麦克阿瑟指挥美军全力向北挺进,即使中国军队介入也在所不惜。

此役,中国人民志愿军同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迅速突破“联合国军”的“三八线”既设阵地和纵深防御,粉碎其争取时间、整军再战的企图,毙伤俘敌1.9万余人(其中志愿军歼敌1.2万余人),占领汉城,将战线推进到37°线附近地区。作战中,志愿军伤亡5800余人。

会场肃然,鸦雀无声。片刻后,周恩来轻咳一声打破了沉寂。他很理解彭德怀的焦急心情,说:“志愿军在彭老总领导下,在那样困难的条件下,取得许多胜利,值得我们后方的每个人学习,我们后方的工作做得不够好,要继续克服改进,有些具体困难前方同志不了解,这是我们通气不够,说明不够。”

据《彭德怀传》介绍,10月4日上午,一架从北京飞临的专机,降落在古都西安。中央办公厅警卫处派来的两个人,一下飞机就直奔西北军政委员会办公大楼。当他俩急速赶到彭德怀办公室时,彭德怀正在埋头审阅西北地区三年经济建设的各种计划和图表,准备不久向中央汇报。中办警卫处的同志对彭德怀说,毛泽东主席请他立即乘飞机到北京开会。

老人是冒着敌人的炮火,开着坦克攻进的汉城,估计那个时候别说韩国人了,韩国士兵都抱头鼠窜了,哪里还敢上前来检查老人的护照啊!XLW

随后,周恩来从国家全局的困难讲了三总部所遇的困难、所做的努力。当彭德怀听到国家已将财政收入的百分之六十以上都用到抗美援朝上时,颇感意外。除了介绍客观情况,周恩来没有一句责怪彭德怀大发脾气。

彭德怀一愣:“我已接到北京的电话,但不知什么会,是不是原先通知的各大区领导汇报三年经济恢复计划的会?”

图片 9

彭德怀知道,周恩来在历史上党内职务一度比毛泽东还高,连毛泽东都很尊重他、倚重他。论职务、论资格,总理也一直是自己的上级,他意识到刚才在周恩来面前骂人是很不妥的。在讲完客观情况后,周恩来将彭德怀的要求逐项作了落实,然后问彭德怀:“彭老总,这样安排满意了吗?”心怀愧疚的彭德怀连声答道:“我代表志愿军将士感谢大家!”

来人回答:“我们也不清楚,周总理只是对我们交代说,飞机一到西安,就马上接彭老总来北京,一分钟也不准停留。”

10月4日晚上,彭德怀到北京饭店三楼309号房间休息。当他走进房间内,看见屋顶耀眼的花灯,踏着地上红彤彤的地毯,这位长期住惯了茅屋、草房、土炕、窑洞的统帅,感到很不自在。

彭德怀大闹北京城,毛泽东知道后只淡淡说了一句:“大将冲冠怒,惊醒梦里人,不是坏事!”

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金日成和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在一起。

打开窗户,彭德怀走到北京饭店的阳台上。仰头望望星空又俯看长安大街,繁星和灯火连成一片,十分迷人。此时,他脑子里一会儿想到从西安来北京的情形,一会儿想到下午毛泽东在会上的讲话。

意外染病,挥别战友归国

彭德怀稍作迟疑,对来人说:“我总要给西北局和西北军区的领导同志打个招呼吧?”

下午从西安飞来北京来参加政治局会议之前,彭德怀满脑子是大西北建设问题。

3月1日,彭德怀重返前线,他的这次回国促使中央火速做出了一系列增援前线的决定—补充西线部队的5万新兵、7000老兵立即日夜兼程奔向朝鲜;补充东线十九兵团的4万多兵员随身携带三个师的苏式装备开始拔营出发;杨得志的第十九兵团迅速开往前线;王近山率领的第三兵团也已出川向东北进发;空军到朝鲜修机场(注:因美军飞机轰炸,最终没有修成,志愿军机场仍在国内东北);炮兵立刻出动1个高炮师1个战防师3个火箭炮团和两个榴弹炮团;5500辆即将到达中国的苏制汽车分给志愿军4000辆;东北准备10万张病床收治伤员……

中办警卫处的同志十分为难:“不行啊,对谁也不能讲,要赶快去机场。”

彭德怀一直认为共产党不仅能解放大西北,而且有决心有能力建设好大西北,为西北人民造福,他雄心勃勃,心中勾画了改变西北面貌的蓝图。他准备到中央开会时,好好汇报一下西北的建设问题……

1952年初春,中国人民志愿军医生在给彭德怀做体检时,发现他头上长了个小瘤,良恶难辨,担心是癌肿块。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得知消息后,立即让彭德怀回国治疗,同时主持中央军委工作。志愿军司令员一职由陈赓代理。

但彭德怀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马上把西北局秘书长常黎夫找来,交代他:“中央让我立刻坐飞机到北京开会,来不及作交代,大概过几天就回来了。你可分头转告西北局和西北军区的几个主要领导同志,对其他任何人先不要讲,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办,我马上要去机场了。”彭德怀脑子里还在转动着西北的三年计划,不管开什么会,以防万一吧,他还是叫秘书张养吾带上三年规划方案和图表,与他同行。

4日中午,军事参谋杨凤安走进彭总的办公室,告诉老总:

当时,陈赓正作为中国军事顾问,在越南北部的丛林中秘密协助胡志明、武元甲,指挥越盟游击队发起边界战役。接到命令后,陈赓立即从越北直抵朝鲜前线。

在西安机场停留了一个小时的专机,重上云霄。

"飞机到了。"

经毛泽东签署的中共中央军委调彭德怀回国的命令已正式下达。归国前,彭德怀在朝鲜最后一次大会众将,各军首长飞驰志愿军总部驻地桧仓。在此次会议上,彭德怀做出了他离开朝鲜前最后一个重要的军事决定:命令志愿军战略预备队第15军开上前线,接下第26军在五圣山、斗流峰、西方山一线的防御。

飞机降落在北京西郊机场。中央警卫处处长李树槐早已在舷梯下等候。李树槐也是“老革命”,对彭总很熟悉,上前敬了礼,就帮着提行李,边走边说:“彭总,今天气候不好,气流不稳,一路辛苦了。行政处已在北京饭店为您安排好了住宿。毛主席交代说,请您先在北京饭店休息一下,然后去中南海参加会议。”

彭德怀眉毛一扬:"啊?"

会后,彭德怀单独留下了第15军军长秦基伟。彭德怀把秦基伟带到地图边,指着五圣山说:“五圣山是朝鲜中线门户,失掉五圣山,我们将后退200公里无险可守。”彭德怀转过头目光炯炯地盯着秦基伟说:“你要记住,谁丢了五圣山,谁就要对朝鲜的历史负责!”秦基伟凛然答道:“有15军在,就有五圣山在!”

彭德怀脸色陡变,敞开大嗓门:“不是命令我一分钟也不能停留吗?我不需要休息,请司机同志直接开车送我去中南海!”

"中办派来两个干部接你。"

彭德怀是放心的离开朝鲜战场的,可以欣慰地说,他基本上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在1年多的时间里,将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国所纠集的16国联军和南朝鲜军从鸭绿江边打退到三八线,现在战线已经彻底稳定了。

李树槐只好照办,直接送彭总去中南海。汽车通过西四牌楼,驰进中南海西门,停在丰泽园门前。下车后,李树槐引彭德怀向后院的颐年堂走去。得到消息的周恩来,首先迎出来与彭德怀握手。周恩来解释说:“会议下午3点就开始了,来不及等你,因为政治局会议定得很仓促,昨天就准备派飞机去接你,可是天气不好,只好推迟到今天。搞得你很紧张吧?吃过午饭没有?”

"中办来人了?"

1952年4月7日,中国人民志愿军统帅彭德怀挥别朝鲜战场的战友归国。当他再一次回到朝鲜时,是以胜利者的姿态回到朝鲜签署停战协定。从归国后一直到1959年庐山蒙难,彭德怀始终在中央主持军委的日常工作。XLW

“吃过了。”彭德怀回答着,随周恩来进入会议厅。

"随机到达。"

抗美援朝,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出国作战,1950年开始,1953年结束,志愿军司令员是彭德怀元帅,240万志愿军参加了这次作战。我们知道,对于志愿军司令的人选,可谓历经坎坷。

毛泽东主席坐在正面大沙发上,见彭德怀进来,同他打个招呼。彭德怀过来握手,另外几个政治局委员也都站起来和他握手。彭德怀有些奇怪,大家握手的分量都很重,而且坐下后,仍有不少人望着他,冲他点头。

彭德怀疑惑:"什么事,这么严重,还来两个人?要是张国焘,这阵势就是拉出去要毙了。"

首先是林彪。林彪刚开始是反对这次出战的,理由很简单,新中国刚刚建立,百业待兴,为了拯救一个几百万人口的朝鲜,而打烂一个5亿人口的中国有点划不来。最好不出兵,如果一定要出,则要“出而不战”。

毛泽东先发话:“老彭,辛苦了,你来得正好,美军已越过了三八线,金日成同志请我们出兵,现在大家正讨论这件事,你刚来,可以先听听。”因为彭德怀到得晚,他只听大家说,没有表态。

大家哄堂大笑。

正是因为林彪一开始不赞成这场出兵,所以把他作为挂帅人选的计划泡汤了。更何况之后林彪还一直称病,说自己每晚失眠,虚弱多病,怕风、怕光、怕声音。

第二天上午9时左右,邓小平受毛泽东的委托,来彭德怀的下榻处,在房间里交谈了约一个小时,即同车去中南海。

"吃过午饭起飞。"

其次是粟裕。粟裕没有指挥抗美援朝战争,理由也是生病了,不过粟裕是真的病了。粟裕在1950年为东北边防军司令员兼政委,所以他是志愿军司令首选。但是到了7月,粟裕突发高血压、美尼尔氏综合症。主席还派遣罗瑞卿前去慰问,并让粟裕前去青岛安心休养,年末粟裕又去了苏联疗养。

因为昨天下午的政治局会议上,彭德怀没有发言,毛泽东不知彭对出兵朝鲜是什么态度,而且常委们已决定派彭德怀挂帅,毛泽东心里没底,所以特派邓小平先了解一下,然后由毛泽东亲自与彭德怀交换意见。

"这么急呀!"彭总不无惊讶地说:"我们还没研究完呢。"

林彪、粟裕都不能挂帅,着实让主席头疼。这时候陈毅元帅主动请缨,但是被主席婉拒,很简单,因为陈毅最拿手的是政工工作,打仗的确不如粟裕。

彭德怀在毛泽东的办公室里坐定,听毛泽东用他熟悉的湖南方言在说:“老彭,政治局今天下午还要继续开会,你到得晚,还没有来得及发言,可你都听到了吧,目前还有许多困难,不知你彭老总是怎么考虑的?”

版权声明:本文由美高梅发布于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志愿军老兵被韩国女海关刁难 老兵一话把她吓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