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军史秋收起义总指挥若非早逝,将名列开国元帅之首

2020-05-07 23:04栏目:军史
TAG:

卢德铭被任命为起义军总指挥,他的黄埔同学余洒度担任师长,毛泽东则是前敌委员会书记。另外,在这支起义部队中,还有这些大人物:罗荣桓、谭政、谭震林、滕代远、宋任穷、何长工、张子清、钟期光、伍中豪、寻淮洲……卢德铭去世后,毛主席泪流满面,哭着说:“还我卢德铭!给我三个师也不换!”

1972年1月10日的下午,在陈毅的追悼会上,原本没有计划出席的毛主席,穿着一件睡衣赶来了,握着陈毅的遗孀张茜的手,说了那句著名的评价:“陈毅是个好同志。”不过,在这件事的背后,却有着一件被人忽略的事,即陈毅元帅究竟是如何去世的?

1972年1月6日,陈毅逝世了。在医院作最后抢救的时刻,张茜把自己关在隔壁的一间房子里,她捂着嘴,不让悲痛的哭声发出来,可是眼泪却止不住地流。她不敢相信陈毅就这样走了,再也听不见他那豪爽幽默的四川话了,她的心被撕碎了。

提起毛主席的军事搭档,我们第一个想到的肯定都是朱德。从井冈山会师开始,毛主席和朱德就分任第四军党代表和军长,到了延安时期,毛泽东是中央军委主席,朱德则是八路军总指挥。在几十年的时间里,朱老总一直都是毛主席在军队的最得力助手和最坚定的支持者。

军史 1

军史 2

不过,在朱老总之前,毛主席还有一位着名的军事搭档,就不是很多人知道了。

早在1970年7月,陈老总就经常感到腹部隐痛,但因为九届二中全会马上要召开,就一直忍着,直到9月开完会,才向黄永胜提出回京检查身体。

张茜站在病床前,望着亲人,她的心剧烈地疼痛,可是眼泪却已流干。她紧紧握着陈毅冰冷的手,轻轻地唤着“仲弘、仲弘”。声音低得只有他们两人的心灵可以体会,满病房的人都低着头不敢看这一悲惨的画面,也不敢去打扰这心灵的交汇。

军史 3

黄永胜,1955年官拜上将,在“文革”开始后,仗着林彪的势力,嚣张跋扈,很多元帅、大将的行踪都要向他汇报。当时,陈老总是跟林彪斗争最坚决的,因此黄永胜早就对他怀恨在心,就在电话里说了八个字:“哪里来的,回哪里去。”

大家都默默地等候着,时间一分钟一分钟地过去,突然张茜滑倒在病床边沿,她再也撑不住了,悲痛再也压不住了,她放声大哭,儿子们连忙边哭边扶住母亲,对她说:“妈妈,走吧!走吧!”

这个人,就是秋收起义总指挥卢德铭,四川自贡人。

到10月份,陈老总的腹痛越来越严重,夫人张茜只好给周恩来写信,请总理安排回京治疗。有周恩来出面,黄永胜不敢再反对,但在安排陈老总住院的时候,却又从中作梗。当时,黄永胜也在解放军301总院休养,住在六病室,除了他,六病室还有好几个空的病房,但黄永胜却对医院负责人说:“如果陈毅来了,我就走!”

张茜回到家里已经是半夜3点了,厚厚的窗帘严实地拉着,仍然挡不住严冬的寒气侵入。她坐在陈毅的办公桌前,一动不动,儿子陈丹淮陪着母亲,轻轻呼唤“妈妈!休息吧!”张茜像是没有听见,仍然望着黑黑的前方。

在我们的传统教育中,秋收起义是毛主席在早期的重要功劳之一,毛主席也是秋收起义的最高领导人。前几年,有一位小有名气的文史作者考证说,其实秋收起义的最高领导人是卢德铭,因为他是秋收起义的总指挥。

医院负责人当然不敢得罪他,就只好让陈老总先回家,等黄永胜出院了再来。

就这样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过去了,天渐渐蒙蒙亮,她忽然说:“是该进入一个新的生活了。”丹淮的心又收紧了,新的生活却是从最悲痛的时刻开始。张茜站起来说:“快休息吧,以后的事情多了,不睡好怎么应付呀。”

其实,这个说法是错的。在我军的历史上,向来都是党指挥枪,比如南昌起义,在公认的领导人排名中,担任前敌委员会书记的周恩来排在第一,而担任起义军总指挥的贺龙排在第二,正是说明了“党指挥枪”的传统。

军史 4

军史 5

同样,在秋收起义中,毛主席担任的也是前敌委员会书记,而卢德铭作为起义军总指挥,实际上是受毛主席领导的。

一位功勋卓著的开国元帅,竟然要给一个上将让病房,真应了那句歌词:“听起来是奇闻,讲起来是笑谈!”

9点多钟,张茜和全家又回到日坛医院。病房已收拾成临时的灵堂,陈毅躺在病床上,身上覆盖着一张洁白的床单,就像他离去的灵魂一样洁白,窗前摆放着几盆绿叶植物。张茜站在门口等待前来吊唁的人们。

好了,关于谁领导谁的问题就说到这儿,再来看看这位毛主席最早的军事搭档是个什么样的人。

而且还有更荒唐的呢。黄永胜出院后,陈老总在六病室刚住了两天,又被赶了出来,安排到了普通的五病室。什么原因呢?因为林彪“四大金刚”的另一个人、中将李作鹏要来住院,六病室要安排给李作鹏住。

王震第一个来到,他带着小孙女向陈毅鞠躬,又让小孙女跪下叩头,然后握着张茜的手边哭边说:“保重!保重!”

卢德铭生于1905年,比毛主席小12岁,正好一轮,都是属蛇。1905年出生的名人有不少,比如陈云、王树声、舒同、谢晋元、毛泽覃、冼星海、焦菊隐、埃德加·斯诺等等。

即使最终住进了医院,黄永胜也告诫医生,只许对陈毅进行常规检查,不能做手术。因此,陈老总在医院住了将近两个月,病历上除了一些常规检查外,根本没有任何治疗的记录。

刘伯承元帅来了,他双目已经失明,在秘书的扶持下微微地走过来。一走进门口,还没有等人引导,就站在病房的中间连鞠三躬,然后转九十度方向又鞠躬,顿时全屋的人失声痛哭。在一片哭声中,刘伯承朝四个方向都鞠了躬。张茜捂着嘴不让哭声发出来,走过来扶着他来到病床旁边,轻声说:“仲弘在这儿。”刘伯承又恭恭敬敬地三鞠躬,转身走了,刚出门口,他才“呀”的一声哭出了声。

卢德铭出生于一个富裕家庭,父亲一直希望他长大后能做官,光宗耀祖,所以从小就送他上最好的学校。但让父亲没有想到的是,卢德铭在学校里接触到了革命思想,很快就参加了革命活动。

军史 6

军史 7

1924年,19岁的卢德铭向父亲提出报考黄埔军校的想法,可想而知遭到了父亲的强烈反对。但卢德铭没有放弃,最终还是说服了父亲,千里迢迢赶到了广州。

反观黄永胜,只是因为胃痛,在医院住了18天,医院的专家级领导就为他做了16次大小会诊。

1月10日,陈毅同志追悼会在八宝山举行。张茜全家提前来到休息室,只见周恩来总理匆匆赶到了,他说:“张茜同志,毛泽东同志马上就要到了,他决定也参加陈毅同志的追悼会,宋庆龄同志也参加,我还通知了西哈努克夫妇,他们都是陈毅同志的老朋友了。”说完,他又出去检查八宝山的安排。

不过,等卢德铭到了广州后,黄埔第二期的招生工作已经结束。卢德铭没有放弃,就通过各种关系,联系到了孙中山。孙中山听说后,就把他叫去,亲自给他出了个作文题目:《当今国民革命之首要任务》。卢德铭从小就是作文高手,再加上参加革命活动多年,因此下笔极快,洋洋洒洒。孙中山看后,非常欣赏,就破格让他进入了黄埔第二期。

1970年12月22日,陈毅被迫出院,腹痛没有任何好转,体重反而急剧下降了40多斤!

张茜感到很意外,因为政治局决定毛泽东是不参加追悼会的,周恩来总理也亲口告诉她,除了毛泽东主席外,其他在京的政治局委员都参加。可是现在毛主席自己决定来了,张茜的心感到了一阵阵的慰藉。张茜想起了陈毅在病中进食已经很困难时,却不忘在12月26日吃寿面,为毛主席过生日;想起了陈毅弥留之际,呼唤的是红军。他和朱德、毛泽东等一起创造的红军是陈毅最后的思念。今天毛泽东来向老战友告别,向老战友表示悼念,确实也没有辜负陈毅的一片诚心。

后来有一次,孙中山去军校视察,蒋介石也向他力荐卢德铭,孙中山说:“全校学生要以卢德铭为楷模。”

就这样,陈老总屡次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等周恩来再次出面,给他安排了专家小组的时候,陈老总的病情已经转成了肠癌晚期。

张茜紧紧握住毛泽东的手说:“主席,您怎么也来了。”

1925年叶挺独立团成立后,卢德铭成为第二营四连连长,营长是许继慎,后来在1989年被中央军委确定为36位军事家之一,而且,当时林彪也在里面当见习排长。

1971年12月的一天清晨,躺在病床上昏迷好几天的陈老总醒了过来,跟女儿陈姗姗说:“我要吃面条。”

军史 8

在北伐战争中,卢德铭表现非常突出,被晋升为第一营营长,成为叶挺的得力助手。叶挺曾说:“战功是大家努力得来的,我们的每次战斗,都是得力于你们。比如攸县的占领,就是第四连连长卢德铭在指挥我,而不是我在指挥他。”

陈姗姗很高兴,父亲终于能吃东西了,就赶紧去给父亲做了一碗面条,扶他坐起来,一根一根地喂他。

毛泽东则挥动着他的另一只手,动情地说:“陈毅是个好同志!”毛泽东继续说:“悼词上不是写了吗,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作了贡献。”说着,毛泽东也哽咽了:“我是来悼念他的。井冈山的人已经不多了。”

1927年6月,卢德铭被任命为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警卫团团长,南昌起义爆发时,他也率领警卫团前去参战。但可惜的是,还没等卢德铭赶到南昌,起义部队就失利了。

军史 9

在肃穆的哀乐声中,周恩来总理几经哽咽才念完了悼词,毛泽东率领大家向陈毅遗体三鞠躬。

几乎在同时,毛泽东也正在湖南筹备起义,卢德铭早就看过毛泽东的着作,对他的革命思想非常崇拜,就率领警卫团去投奔毛泽东。

吃了几根后,陈老总眼睛里带着笑意,对女儿说:“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12月26日,毛主席的生日,我要吃寿面。”

毛主席参加陈毅的追悼会立刻成为当时政治形势的一个标志。陈毅所代表的真正的共产党人的力量在与“四人帮”反革命集团的斗争中站稳了脚跟,解放老干部成为了不可逆转的潮流。XLW

因警卫团是主力部队,卢德铭被任命为起义军总指挥,他的黄埔同学余洒度担任师长,毛泽东则是前敌委员会书记。另外,在这支起义部队中,还有这些大人物:罗荣桓、谭政、谭震林、滕代远、宋任穷、何长工、张子清、钟期光、伍中豪、寻淮洲……

陈姗姗这才明白过来,原来父亲吃面条不是因为饿了,而是因为要给毛主席过生日!

毛主席突然决定参加陈毅的追悼会,在追悼会上,毛泽东痛骂一个人,这是怎么回事?

军史 10

11天后,1972年1月6日深夜11时55分,陈毅元帅与世长辞。

军史 11

然而,秋收起义也因敌军太过强大,遭到了失利。在撤退的途中,领导层却出现了分歧,毛泽东主张先保住革命火种,撤到偏远地区建立革命根据地,而师长余洒度则坚持继续攻打长沙。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这时候卢德铭站了出来,支持了毛泽东的意见,这才有了后来的井冈山革命根据地。

然而,直到陈老总去世后,四人帮仍然没有放过他,规定追悼会的悼词不能多于600字,而且要加“有功有过”4个字。

1952年的一次谈话

1927年9月23日,部队遭到了敌军的袭击,卢德铭亲自掩护大部队撤离。

周恩来听说后,极为愤怒,要来悼词的稿子,亲笔加上了一句话:“功大于过,特别是皖南事变前后,他坚决执行毛主席关于新四军应渡江深入敌后作战以求发展的指示,在巩固和扩大新四军方面,做出了极大贡献。”

1972年1月8日,在我的记忆中尤为深刻。那天下午,我正在中南海游泳池值班,忽然接到通知:主席要去八宝山参加陈毅同志追悼会,立即出发。我们都很吃惊。

不幸的是,在战斗中,卢德铭被一颗子弹击中胸部,当场牺牲,年仅22岁。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在陈毅元帅的追悼会上,毛主席亲自出面,为陈毅主持了公道。

之前,我得知陈老总在医院病逝,觉得很意外。在我的印象中,他的年纪并不是很大,身体很好,精力充沛,性格豪爽、开朗。他的突然去世,使大家感到很悲痛。

毛泽东听说这个消息后,泪流满面,哭着说:“还我卢德铭!给我三个师也不换!”

1972年1月6日,陈毅逝世了。在医院作最后抢救的时刻,张茜把自己关在隔壁的一间房子里,她捂着嘴,不让悲痛的哭声发出来,可是眼泪却止不住地流。她不敢相信陈毅就这样走了,再也听不见他那豪爽幽默的四川话了,她的心被撕碎了。

我在毛主席身边工作多年,曾多次见过陈毅来主席处。陈老总不仅是主席在井冈山时期的老战友,也是在诗词上能和主席唱和的诗友,这在众多的老帅、将军中是为数不多的。主席对陈老总的功绩、对他的忠诚和才干非常看重,在不少的场合称赞过他的高尚品格。

卢德铭英年早逝,但新中国没有忘记这位秋收起义的总指挥,1982年,在卢德铭牺牲的江西芦溪县,建立了卢德铭烈士革命陵园;2009年,卢德铭也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之一。XLW

军史 12

记得我和主席的第一次谈话,他就提到了陈毅。那是1952年4月的一个上午,大约10点左右。毛主席工作了一个通宵出来散步,看见了我。不知道是初见觉得新奇,还是我的哪些特征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迈着稳健的步伐朝我走来。

1971年1月16日,陈毅腹痛加剧,发现患有肠癌。1972年1月6日,陈毅在北京逝世。

张茜站在病床前,望着亲人,她的心剧烈地疼痛,可是眼泪却已流干。她紧紧握着陈毅冰冷的手,轻轻地唤着“仲弘、仲弘”。声音低得只有他们两人的心灵可以体会,满病房的人都低着头不敢看这一悲惨的画面,也不敢去打扰这心灵的交汇。

“你是哪里人?”毛主席在我面前停下,微笑着问。“我是……”我刚开口,话还没有说出来,毛主席摆一摆手,示意我不要往下说了。他说:“听出来了,听出来了。”主席面带喜色地向我一笑说:“你是苏北如皋、海安一带的人,对吧?”

军史 13

大家都默默地等候着,时间一分钟一分钟地过去,突然张茜滑倒在病床边沿,她再也撑不住了,悲痛再也压不住了,她放声大哭,儿子们连忙边哭边扶住母亲,对她说:“妈妈,走吧!走吧!”

“是的。”我惊异于主席的听力和判断力,忙说:“我是海安人。”

陈毅夫妇与周恩来夫妇

张茜回到家里已经是半夜3点了,厚厚的窗帘严实地拉着,仍然挡不住严冬的寒气侵入。她坐在陈毅的办公桌前,一动不动,儿子陈丹淮陪着母亲,轻轻呼唤“妈妈!休息吧!”张茜像是没有听见,仍然望着黑黑的前方。

“噢。”毛主席若有所思地说:“你们那个地方,抗战时期、解放战争时期,都打过不少的仗啊。解放战争开始时,粟裕指挥华中野战军七战七捷,歼敌五万,打退了敌人的进攻。”主席稍作停顿,又说:“陈毅同志和黄桥的顽固派,有打有拉的,统一战线工作做得好啊,你知道吗?”“黄桥的烧饼很有名,它支援了我们的人民军队,黄桥人民是有功的。”

1月10日下午3时,陈毅的追悼会将在八宝山烈士公墓举行。

就这样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过去了,天渐渐蒙蒙亮,她忽然说:“是该进入一个新的生活了。”丹淮的心又收紧了,新的生活却是从最悲痛的时刻开始。张茜站起来说:“快休息吧,以后的事情多了,不睡好怎么应付呀。”

1972,毛主席的精神状态难以捉摸

军史 14

军史 15

军史 16

陈毅夫妇

9点多钟,张茜和全家又回到日坛医院。病房已收拾成临时的灵堂,陈毅躺在病床上,身上覆盖着一张洁白的床单,就像他离去的灵魂一样洁白,窗前摆放着几盆绿叶植物。张茜站在门口等待前来吊唁的人们。

陈毅元帅去世时,我们得知追悼会有很多限制,要搞小规模的、低规格的,政治局委员一般可以不参加;加之很久以来,主席一直没有参加过类似的活动,特别是八宝山,几乎从未去过,因此,在我们的工作中,没有做任何去八宝山参加这类活动的准备。现在突然提出要去,这使我们有点措手不及,非常紧张,况且预定的追悼会时间就要到了。

年届七旬的毛泽东主席亲自前来参加了陈毅的追悼会。他流着热泪慰问了陈毅的遗孀张茜,并与陈毅的四个孩子昊苏、丹淮、小鲁和姗姗一一握手,询问了各人的工作单位和情况,勉励他们:“要努力奋斗哟!陈毅为中国革命、世界革命作出贡献,立了大功劳的,这已经作了结论了嘛!”

王震第一个来到,他带着小孙女向陈毅鞠躬,又让小孙女跪下叩头,然后握着张茜的手边哭边说:“保重!保重!”

我马上报告了周总理办公室。之后立即调来了主席外出所需的大小车辆,通知随卫分队迅速做好出发的准备。我还特别关照随卫的队员们,每人都要带上长、短枪和足够的弹药,在随行的一辆面包车上待命。“文革”这些年,我也有了经验。不管怎么说“形势一片大好”,也要随时提高警惕,并且林彪事件也使我们更加警觉了。因而我们的警卫部队在各个方面均有较充分的准备,有几种应付突发事件的预案。要战胜敌人,就必须想到前面,做到前面,如此才能防患于未然。

西哈努克亲王和莫尼克公主也赶到了。毛泽东又与西哈努克亲王谈话,说:“陈毅同志是一个反对帝国主义的英勇战士,在长期革命斗争中,是一个忠诚的爱国主义者。是给中国人民立了功的。他是我们党的一个好党员、好同志。他能团结人。他跟我吵过架,但我们在几十年的相处中,一直合作得很好。”西哈努克亲王频频点头。

刘伯承元帅来了,他双目已经失明,在秘书的扶持下微微地走过来。一走进门口,还没有等人引导,就站在病房的中间连鞠三躬,然后转九十度方向又鞠躬,顿时全屋的人失声痛哭。在一片哭声中,刘伯承朝四个方向都鞠了躬。张茜捂着嘴不让哭声发出来,走过来扶着他来到病床旁边,轻声说:“仲弘在这儿。”刘伯承又恭恭敬敬地三鞠躬,转身走了,刚出门口,他才“呀”的一声哭出了声。

刚准备就绪,汪东兴、张耀祠也赶到了。这时,我见小张等人扶着主席出来了。我看见毛主席穿着他平时常穿的那件睡衣,下身穿着一条绒毛裤,连帽子都没有戴,迎着凛冽的寒风就要上车。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穿这样单薄的衣服怎么行呢?我知道主席有皮帽子、皮大衣,都在那里挂着,伸手可取,为什么不给主席多穿点?天气这么冷,他怎么受得了呢?我心中在埋怨小张他们没有尽到责任。指导员李连庆拿来棉大衣,就要往主席身上披。主席摆了摆手,表示不要,而且态度倔强,使人不好再去劝说。

军史 17

军史 18

那几天,主席的精神一直不好,吃饭、睡觉都不正常,脸色苍黄,一脸阴霾。是焦躁?是困倦?使人难以琢磨。看到我们,也不像往日那样主动说话,问这问那;而是不管见谁,都板着面孔,没有一句话,看得出来他的心情是沉重的。

陈毅追悼会毛主席亲临

1月10日,陈毅同志追悼会在八宝山举行。张茜全家提前来到休息室,只见周恩来总理匆匆赶到了,他说:“张茜同志,毛泽东同志马上就要到了,他决定也参加陈毅同志的追悼会,宋庆龄同志也参加,我还通知了西哈努克夫妇,他们都是陈毅同志的老朋友了。”说完,他又出去检查八宝山的安排。

我们一行几部车子,组成一个不大的车队,出中南海西门,经长安街向八宝山开进。我和张耀祠坐在头车,主席的车在中间,后面是警卫们的面包车。

毛泽东所说的“他跟我吵过架”,是历史事实。其实毛泽东与陈毅之间不仅吵过架,还发生过更为不愉快的事情,那还得从1929年6月22日在福建龙岩召开的红四军第七次代表大会说起。

张茜感到很意外,因为政治局决定毛泽东是不参加追悼会的,周恩来总理也亲口告诉她,除了毛泽东主席外,其他在京的政治局委员都参加。可是现在毛主席自己决定来了,张茜的心感到了一阵阵的慰藉。张茜想起了陈毅在病中进食已经很困难时,却不忘在12月26日吃寿面,为毛主席过生日;想起了陈毅弥留之际,呼唤的是红军。他和朱德、毛泽东等一起创造的红军是陈毅最后的思念。今天毛泽东来向老战友告别,向老战友表示悼念,确实也没有辜负陈毅的一片诚心。

我们的车子在八宝山公墓小礼堂门前停下。门口冷冷清清,也没有像往日那样有首长在门外迎接。我忽然意识到,可能是通知晚了,有关方面还没有准备好,而主席已来到了。我顾不得主车到达,便与他们交代一句,迅速进入小礼堂,通知他们毛主席到了。

在红四军第七次代表大会上,陈毅在讲完革命形势后,竟然公开对朱德、毛泽东二人同时开火,这让毛泽东、朱德及其他代表都感到意外。其时。毛泽东、朱德、陈毅是红四军的三大核心人物。

张茜紧紧握住毛泽东的手说:“主席,您怎么也来了。”

毛主席要参加追悼会,这一下子就突破了许多人为的无理限制,使追悼会的规格无形中提到了最高,这种情况是少有的。这样一来,有些政治局委员本想来而不方便来的,也有了顺理成章的理由。那几个本不打算来的,也不好不来了。还有陈老总生前的重要友人,像西哈努克亲王、宋庆龄副主席,原本就要来的,自然也让来了。上述组织工作做起来,还是颇费周折的。可是,当我到了接待室时,惊奇地发现,周恩来、宋庆龄、叶剑英、邓颖超、李先念、康克清等已经到达。他们中不少人是原计划出席名单之外的,这使我非常佩服总理办公室的工作效率和出色的组织能力。

军史 19

军史 20

我告诉总理:“主席来了。”总理看见我,似乎已明白了一切。他一面嘱咐人去找陈毅夫人张茜,一面带头出来迎接毛主席。毛主席与周恩来在礼堂前厅相遇了,两人亲切地握手,却没说什么话。周恩来领着毛主席来到先期到达的人们中间。毛主席与在座的宋庆龄、叶剑英、李先念、邓颖超等一一握手。主席与他们中的许多人很久没有见面了,这中间又经历了很多变故,所以有许多话要讲,大概又不知从何讲起。何况此时此地,并不是适宜谈话的场所。

陈毅追悼会毛主席亲临

毛泽东则挥动着他的另一只手,动情地说:“陈毅是个好同志!”毛泽东继续说:“悼词上不是写了吗,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作了贡献。”说着,毛泽东也哽咽了:“我是来悼念他的。井冈山的人已经不多了。”

“林彪是反对我的,陈毅是支持我的”

会上,陈毅对毛泽东的指责最为严厉,他说毛泽东同志是家长式管理,搞得是一言堂,谁也说的不对,只有他说的对,他说马克思主义要和中国革命的实际相联系,这是对马克思主义的低估和信任不够,是认识模糊……他批判朱德是旧军队里面出来的,江湖义气浓厚,什么都是一帮一伙的,搞的是家天下,不得人心。从来不重视政治思想工作,总以为自己就可以包打天下,那么,还要党干什么?

在肃穆的哀乐声中,周恩来总理几经哽咽才念完了悼词,毛泽东率领大家向陈毅遗体三鞠躬。

恰在这时,张茜来了。

对此,毛泽东异常恼火,他坐在那里不停的吸烟,一言不发。会上,陈毅的发言得到了红四军多数官兵的赞同。会后选举时,毛泽东、朱德二人都落选了,陈毅被选为前委书记。后来,据出席会议的罗荣桓、罗瑞卿、萧华、谭政等人回忆,投票选举时,毛泽东只差一票,最终毛泽东落选。会上对毛泽东、朱德间的争论做出的处理是,毛泽东身为党代表、前委书记,应负较大责任,给予毛泽东严重警告处分,给予朱德以书面警告。会后,气愤难平的毛泽东离开四军到蛟洋去养病。

毛主席参加陈毅的追悼会立刻成为当时政治形势的一个标志。陈毅所代表的真正的共产党人的力量在与“四人帮”反革命集团的斗争中站稳了脚跟,解放老干部成为了不可逆转的潮流。

军史 21

军史 22

毛主席突然决定参加陈毅的追悼会,在追悼会上,毛泽东痛骂一个人,这是怎么回事?

毛主席见了,就要上前迎接。张茜紧走几步,来到了主席的面前。“主席,你怎么也来了?”这是满脸泪痕、泣不成声的张茜见到主席的第一句话。

陈毅元帅与毛主席

军史 23

毛主席看着悲戚、哽咽的张茜,也潸然泪下。他亲切地拉着张茜的手让她坐在自己的身边:“我也来悼念陈毅同志嘛。陈毅同志是一位好同志。”

1929年12月28日,在福建上杭古田的廖氏宗祠召开了红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即著名的古田会议,会议由陈毅主持。在这次会议上,毛泽东才再度当选为前委书记。

1952年的一次谈话

此时此刻,张茜看到毛主席,很激动,也不知有多少话要向主席说。然而,她是顾大局识大体、严以律己的老革命了,她只是说:“陈毅有时不懂事,引得主席生气了。”

版权声明:本文由美高梅发布于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军史秋收起义总指挥若非早逝,将名列开国元帅之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