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孙中山三大保镖都是元帅级,一人曾杀十万日军

2020-05-07 23:05栏目:军史
TAG:

孙中山先生尊为中国的国父,因为他推翻了封建王朝,是近代的第一人,但是关于他身边的事我们知道的很少,尤其是关于孙中山保镖的事,毛主席的保镖我们经常听说,也很熟悉,唯独孙中山先生的保镖大家不熟悉,这里笔者来给大家说说。

转载注明看历史

他在广州就任大总统后就建立一个警卫团,分为三个营,这三个营长可以说是孙中山的贴身保镖,而且他们都是非常传奇的人,个个可以说是元帅级别的。

马克思、爱因斯坦和弗洛依德,被认为是对当代世界产生决定性影响的三位思想巨人。

第一营营长薛岳

三人又都是犹太人。

薛岳原本叫薛仰岳,意思就是仰慕岳飞,因为他出生时中国正在遭受外国侵略,所以他的父亲给他取了这个名字,后来他自己把名字改了,立志要做岳飞,所以直接就叫薛岳。

对中国革命产生很大影响的也有来自共产国际和苏联的两位犹太人:鲍罗庭,米夫。鲍罗庭在国民党中发现了蒋介石。米夫在共产党中发现了王明。

图片 1

被发现的这两人,皆因此居于各自政党的高位。

薛岳在的军事才能是有目共睹的,长沙会战共分为三个阶段,其中第一次会战和第二次会战后日军和国民党都说自己获得了胜利,但是我们看战争资料,第一次会战中日军先是占领了部分地区,后来又被国民党夺回,胜负未明,双方还在对峙当中。

很多人原以为蒋介石是孙中山选定的接班人。

第二次日军出兵12万和100架飞机,国民党出兵50万,先是日军依靠优势武器迅速推进占领了长沙,而后被薛岳的50万大军成功包围,补给切断,日军只得突围出去,这才没有被吃掉,但是损失不小,国民党又重新夺回了了阵地。

于是就说,接班人选错了。

前两次是刚过招,到了第三次才终于见分晓。这次日军出兵12万,薛岳出兵30万,薛岳吸取了前两次的经验,让日军一个个关卡的打,自以为是占领来了阵地,不知不觉已经深入到了设好的包围圈中,最后薛岳用30万大军将日军围住,日军指挥官阿南惟几这才意识到上当了。

蒋介石也常以“总理惟惟一的接班人”自居。原因据说孙中山临终时口中直呼“介石”;情之深切,意之难舍,痛于言表。

这三次战役合称为长沙会战,此役共消灭纯种日军11.2万人,单凭这个功绩足以封帅,更何况他当时是指挥了几十万人,在我军中,能指挥几十万人部队的也就只有几个元帅。

可惜此说来自蒋介石自己修订的《蒋公介石年谱初稿》。

后来薛岳岁蒋介石去了台湾,因为杀日军多是积德行善,所以薛将军活了102岁,堪称长寿。

当年寸步不离孙中山病榻的床前侍卫李荣的回忆是:

第二营营长叶挺

“至晚8时30分钟止,绝终语不及私。12日晨一时,即噤口不能言。4时30分,仅呼‘达龄’的一声,6时30分又呼‘精卫’一声,延至上午9时30分,一代伟人,竟撤手尘寰,魂归天国。”

叶挺将军最为大家熟知的称呼是新四军军长,在南昌起义中他的排名在朱德元帅的前面,他是南昌起义军的前敌总指挥,毛主席称他是我军的第一任总司令。

临终的孙中山呼唤了宋庆龄,呼唤了汪精卫,却没有呼唤蒋介石。

叶挺将军崛起于北伐时期,那个时候他的部队被称为“铁军”,为打击军阀做出了贡献,在日寇入侵之后,他被任命为新编第四军的军长,军衔是中将。

孙中山1925年3月去世。该年7月1日,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在广州成立。所谓“总理惟一的接班人”蒋介石却既不是其中的常务委员会委员,不是国民政府委员,也不是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甚至连候补委员也不是;还只是一个没有多大影响的人物。

按着这样发展,在新中国建立后叶挺将军论资历和战功,绝对是元帅,可惜后来飞机失事,一代名将就此陨落,陪她一起的还有她的夫人,被称为民国第一美女。

孙中山至其临终,也没有指定自己的接班人。

她们两人在叶挺还是营长的时候已经相识了,一个年轻英俊大有前途,一个是出生富绅之家的名媛,两人一见钟情,在叶挺从苏联学习回国成为团长后两人举行了婚礼。

蒋介石1905年在东京由陈其美介绍就认识孙中山。但孙中山倚为股肱的军事人才,先是黄兴、陈其美,后是朱执信、邓铿、居正、许崇智,和陈炯明。陈其美殉难,孙中山说“失我长城”;朱执信病逝,孙中山说“使我失去左右手”;对陈炯明寄以厚望:“我望竞存兄为民国元年之克强,为民国二年后之英士,我即以当时信托克强、英士者信托之。”

在皖南事变后,叶挺被抓,李秀文独自在家照看孩子,支撑着整个家庭,可惜的是最终夫妻双双遇难!

他依靠的不是蒋介石。所以很长一段时间,他未委派蒋重要的军事职务。

叶挺将军死时年仅50岁,夫人李秀文年仅39岁。

蒋首次在孙中山面前显露军事才能,是上书陈述欧战情势及反袁斗争方略,这才使孙中山对他有所注意。在陈炯明部任职期间,蒋介石又连向孙中山呈《今后南北两军行动之判断》、《粤军第二期作战计划》等意见,也仅使孙中山觉得他是个不错的参谋人才,仅此而已。

图片 2

于是孙中山委任给蒋介石的,多为参谋长、参军一类不掌握实际权力的职务。蒋先后担任过居正的参谋长,孙中山总统府参军,陈炯明的作战科主任,许崇智的参谋长,孙中山大元帅行营参谋长。

第三营营长张发奎

最先欣赏蒋介石的倒是陈炯明。他发现此人的才能绝非限于参谋方面。蒋介石在陈部干了一段作战科主任,要辞职,陈炯明竭力挽留,向蒋表示“粤军可百败而不可无兄一人”。

大家对此人可能很陌生,其实他是叶挺的上司,在新四军军中叶挺只是团长的时候他就已经是师长了,在后来的抗战中他先后担任过集团军司令,战区司令,这个级别和阎锡山、冯玉祥是一样的。要知道,在国共合作中,朱德元帅还指是第二战区的副司令长官。

陈炯明说对了。最后他果真败于蒋介石之手。

他先后率军参加过淞沪会战,武汉会战和昆仑关大战,在抗战中的他就已经被授予了二级上将的军衔。后来在抗战结束后因为和蒋介石闹了矛盾,被蒋介石调成了顾问这样的虚职。

蒋介石与陈炯明关系不错。1922年4月,陈炯明准备叛变,向孙中山辞粤军总司令和广东省长之职。孙中山照准。蒋介石不知陈意,还想找孙中山为陈说情。不成,便也辞职。在回沪船上还给陈炯明写信:“中正与吾公共同患难,已非一日,千里咫尺,声气相通”。

到了1949年3月,此时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蒋介石又厚着颜面请他出山,张发奎心里非常明白大势已去,上任仅仅四个月后就辞职而去,带着家人归隐香港。

但陈炯明一叛变,蒋立即抛弃与陈的友谊,站到孙中山一边。

1980年,84岁的张发奎在香港逝世

孙中山正是因为陈炯明的叛变,第一次对蒋介石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后来在《孙大总统广州蒙难记》序言中写道:“介石赴难来粤入舰,日侍余侧,而筹策多中,乐与余及海军将士共生死。”

孙中山并未指定接班人 是谁将蒋介石推上顶峰?

孙中山对蒋介石的性格及处事方式,却甚感头痛。

马克思、爱因斯坦和弗洛依德,被认为是对当代世界产生决定性影响的三位思想巨人。

蒋介石脾气暴躁,经常与周围人关系紧张;动辄辞职不干,未获批准也拂袖而去,谁去电报也召他不回。

三人又都是犹太人。

1922年10月,孙中山任蒋为许崇智的参谋长。仅月余,蒋便以“军事无进展”为由离职归家,孙中山派廖仲恺持其手谕都无法挽留。

对中国革命产生很大影响的也有来自共产国际和苏联的两位犹太人: 鲍罗庭,米夫。鲍罗庭在国民党中发现了蒋介石。米夫在共产党中发现了王明。

1923年6月,孙中山命蒋为大元帅行营参谋长。蒋到任不满一月,又以不受“倾轧之祸”为由,辞职返回溪口。

图片 3

1924年初,孙中山委派蒋为黄埔军校筹备委员长;刚一个月,蒋就以“经费无着落”为由辞筹备委员长之职。9月,再辞军校校长之职。

鲍罗廷

自1918年7月辞陈炯明部作战科主任,至1924年9月辞黄埔军校校长,6年时间中,蒋介石先后辞而复职竟达14次之多。

被发现的这两人,皆因此居于各自政党的高位。

孙中山容忍了蒋介石历次辞职,独对辞黄埔军校之职不能忍受。创办军校建立革命武装,是马林1921年向孙中山建议的。1923年《孙文越飞宣言》签署后,越飞又表示苏俄将提供款项、武器和教练人员,帮助建立军校。孙中山革命奋斗几十年,吃尽了无自己武装的亏,梦寐以求想建立这一武装。直至晚年刚有实现的可能,蒋介石又动辄撂挑子不干,确实大伤了孙中山的心。他对蒋介石深感失望。

很多人原以为蒋介石是孙中山选定的接班人。

历来极重兵权的蒋介石又何尝不知黄埔军校的重要。他真正不满的,并非仅仅“经费无着落”,而是在1924年1月国民党召开“一大”上,孙中山没有指派他为代表,各省党部亦没有推选他,国民党党史上极其重要的这次大会,他连一张入场券都未弄到。

于是就说,接班人选错了。

1924年11月13日,孙中山启程北上。国民党党史记载,北上前两天,“总理令新军改称党军,任蒋中正为军事秘书”。这是孙中山给蒋介石的最后一个职务。孙中山北上至去世4个月时间内,再未给蒋介石任何信函和指令。

蒋介石也常以“总理惟惟一的接班人”自居。原因据说孙中山临终时口中直呼“介石”;情之深切,意之难舍,痛于言表。

蒋介石1963年11月在台湾回忆说:“我是21岁入党的;直到27岁总理才对我单独召见。虽然以后总理即不断的对我以训诲,亦叫我担任若干重要的工作,但我并不曾向总理要求过任何职位,而总理却亦不曾特派我任何公开而高超的职位。一直到我40岁的时候,我才被推选为中央委员。我开始入党,到担任党的中央委员,这中间差不多相距了20年之久……”

可惜此说来自蒋介石自己修订的《蒋公介石年谱初稿》。

言语之间,饱含当年的不遇与委屈。孙中山不曾派蒋任何公开而高超的职位,何人派蒋任何公开而高超的职位呢?蒋介石上台就其必然性来说,将是一部现代史著作。就其偶然性来说,则该归于苏联顾问鲍罗庭。

当年寸步不离孙中山病榻的床前侍卫李荣的回忆是:

他第一个把把蒋介石推上权力高峰。

图片 4

鲍罗庭也是一个谜。被派到中国来的共产国际或苏俄革命者,没有一人能如他那样,富有创造性地执行共产国际和斯大林的指示;也没有一人能如他那样,对中国革命的进程发挥如此巨大的影响。

孙中山

他是老资格的革命党人,出生于拉脱维亚,先后投身俄国、西班牙、墨西哥、美国、英国和中国革命运动。他的一生就是一部传奇。

“至晚8时30分钟止,绝终语不及私。12日晨一时, 即噤口不能言。4时30分,仅呼‘达龄’的一声,6时30分又呼‘精卫’一声,延至上午9时30分,一代伟人,竟撤手尘寰,魂归天国。”

1903年7月30日至8月23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布鲁塞尔、伦敦举行。参加会议的共有57名代表。有表决权的43人,一个特殊情况是其中8人享有两票的权力,所以大会的实际总票数是51票。

临终的孙中山呼唤了宋庆龄,呼唤了汪精卫,却没有呼唤蒋介石。

这些数字枯燥乏味,难于记忆,但对20世纪却有极大意义。

孙中山1925年3月去世。该年7月1日,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在广州成立。 所谓“总理惟一的接班人”蒋介石却既不是其中的常务委员会委员,不是国民政府委员,也不是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甚至连候补委员也不是;还只是一个没有多大影响的人物。

第二十二次会议讨论党章草案第一条关于党员的规定时,分裂发生了。

图片 5

列宁的草案建议“凡承认党纲、在物质上帮助党并且参加党的一个组织的”人可以成为党员;马尔托夫的草案也认为接受党纲和在物质上帮助党是党员的条件,但认为只要“在党的一个组织领导下经常亲自协助党”就行了,不必非要参加党的一个组织。

孙中山至其临终,也没有指定自己的接班人。

分歧由此产生。冗长的辩论之后,列宁的草案以23票对28票被否决。

蒋介石1905年在东京由陈其美介绍就认识孙中山。但孙中山倚为股肱的军事人才,先是黄兴、陈其美,后是朱执信、邓铿、居正、许崇智,和陈炯明。陈其美殉难,孙中山说“失我长城”;朱执信病逝,孙中山说“使我失去左右手”;对陈炯明寄以厚望:“我望竞存兄为民国元年之克强, 为民国二年后之英士,我即以当时信托克强、英士者信托之。”

是马尔托夫、而不是列宁首先掌握了多数。在随后大会的每一次争论中,马尔托夫都以优势票数获胜。

他依靠的不是蒋介石。所以很长一段时间,他未委派蒋重要的军事职务。

一直到第二十七次会议,一个小组委员会把“崩得”的地位问题提交大会讨论时,变化发生了。五名“崩得”代表因他们的自治权被否决,愤然退出大会。两名“经济派”代表则认为他们的组织“俄国社会民主主义者国外联合会”在大会之后便不存在,没有理由再参加会议,也离开了会场。

蒋首次在孙中山面前显露军事才能,是上书陈述欧战情势及反袁斗争方略,这才使孙中山对他有所注意。在陈炯明部任职期间,蒋介石又连向孙中山呈《今后南北两军行动之判断》、《粤军第二期作战计划》等意见,也仅使孙中山觉得他是个不错的参谋人才,仅此而已。

7名代表突然离去,大会总共只剩下44票。更富戏剧性的是这失去的7票竟然全部是马尔托夫的!

于是孙中山委任给蒋介石的,多为参谋长、参军一类不掌握实际权力的职务。蒋先后担任过居正的参谋长,孙中山总统府参军,陈炯明的作战科主任,许崇智的参谋长,孙中山大元帅行营参谋长。

还有一名代表临时改变态度。

最先欣赏蒋介石的倒是陈炯明。他发现此人的才能绝非限于参谋方面。蒋介石在陈部干了一段作战科主任,要辞职,陈炯明竭力挽留,向蒋表示“粤军可百败而不可无兄一人”。

列宁的票数由23票上升到24票,马尔托夫则由28票跌到20票;列宁立即获得24票对20票的坚定多数。

陈炯明说对了。最后他果真败于蒋介石之手。

大会进程瞬间发生的逆转,是历史性的逆转。

蒋介石与陈炯明关系不错。1922年4月,陈炯明准备叛变, 向孙中山辞粤军总司令和广东省长之职。孙中山照准。蒋介石不知陈意,还想找孙中山为陈说情。不成,便也辞职。在回沪船上还给陈炯明写信:“中正与吾公共同患难, 已非一日,千里咫尺,声气相通”。

被西方史学家称为“列宁的二十四人集团”控制了大会。

但陈炯明一叛变,蒋立即抛弃与陈的友谊,站到孙中山一边。

大会之后,列宁一派把自己称为“布尔什维克”、把马尔托夫一派称为“孟什维克”。四票之差,两个惊动全世界的政治派别就此产生。各种语言的辞典都不得不根据翻译音,增添上两个崭新的政治名词。

孙中山正是因为陈炯明的叛变,第一次对蒋介石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后来在《孙大总统广州蒙难记》序言中写道:“介石赴难来粤入舰,日侍余侧,而筹策多中, 乐与余及海军将士共生死。”

一部世界革命史便要重写。

孙中山对蒋介石的性格及处事方式,却甚感头痛。

在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形成过程中起关键作用的“崩得”,来自犹太语Bund,即“联盟”之意;全称“立陶宛、波兰和俄罗斯犹太工人总联盟”。它是俄国早期宣传马克思学说的最大的工人组织。马尔托夫就曾是“崩得”早期组织的领导成员。1900年,一个叫米哈依尔?马科维奇?格鲁森伯格的16岁犹太青年加入该组织。1903年,因“崩得”的退出而产生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的那一年,19岁的格鲁森伯格也退出了“崩得”,投向列宁的布尔什维克。

蒋介石脾气暴躁,经常与周围人关系紧张;动辄辞职不干,未获批准也拂袖而去,谁去电报也召他不回。

格鲁森伯格就是鲍罗庭。

图片 6

鲍罗庭是苏联驻华代表加拉罕介绍给孙中山的。

1922年10月,孙中山任蒋为许崇智的参谋长。仅月余,蒋便以“军事无进展”为由离职归家,孙中山派廖仲恺持其手谕都无法挽留。

孙中山说他见过的共产国际人员中,印象最深、最为钦佩的人物,就是鲍罗庭。他称鲍罗庭为“无与伦比的人”。

1923年6月,孙中山命蒋为大元帅行营参谋长。蒋到任不满一月, 又以不受“倾轧之祸”为由,辞职返回溪口。

加拉罕没有叫鲍罗庭去改造国民党。鲍罗庭也想不到,他到中国干的第一件、也是后来影响最为深远的一件事,是主持了对国民党的改造。

1924年初,孙中山委派蒋为黄埔军校筹备委员长;刚一个月,蒋就以“经费无着落”为由辞筹备委员长之职。9月,再辞军校校长之职。

鲍罗庭之前,国民党在政治上、组织上和理论上都无法算作一个政党。它没有纲领,没有组织,没有章程,没有选举,也没有定期会议,连有多少党员也是一笔糊涂账。据说有30000,注册的却只有3000。交纳党费又是6000。入党要打手模向孙中山个人效忠,但连孙中山也弄不清到底有多少“党员”,这些党员又都是谁。

自1918年7月辞陈炯明部作战科主任,至1924年9月辞黄埔军校校长,6年时间中,蒋介石先后辞而复职竟达14次之多。

鲍罗庭告诉孙中山,作为有组织的力量,国民党并不存在。

孙中山容忍了蒋介石历次辞职,独对辞黄埔军校之职不能忍受。创办军校建立革命武装,是马林1921年向孙中山建议的。1923年《孙文越飞宣言》签署后,越飞又表示苏俄将提供款项、武器和教练人员,帮助建立军校。孙中山革命奋斗几十年,吃尽了无自己武装的亏,梦寐以求想建立这一武装。直至晚年刚有实现的可能,蒋介石又动辄撂挑子不干,确实大伤了孙中山的心。他对蒋介石深感失望。

孙中山大为震动。此前没有人对他说过这种话。他已经在着手准备对国民党实行改造。《中国国民党党纲》等一系列文件也起草完毕。但以前孙中山多次依靠本党力量改组党,皆收效甚微。这一回他看好了鲍罗庭。他对鲍罗庭说,老党员不行了,新党员还可以。孙中山下决心“以俄为师”,依靠鲍罗庭,运用苏俄无产阶级政党的建党经验,改造国民党。

历来极重兵权的蒋介石又何尝不知黄埔军校的重要。他真正不满的,并非仅仅“经费无着落”,而是在1924年1月国民党召开“一大”上, 孙中山没有指派他为代表,各省党部亦没有推选他,国民党党史上极其重要的这次大会,他连一张入场券都未弄到。

鲍罗庭像一部精细严密不知疲倦的机器那样高速运转起来。他严格按照俄国共产党的组织模式,依靠中国共产党人和国民党左派,对国民党开始了彻底改造。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那份至关重要的“一大宣言”,就是布尔什维克党人鲍罗庭亲自起草、中共党人瞿秋白翻译、国民党人汪精卫润色的。

1924年11月13日,孙中山启程北上。国民党党史记载,北上前两天,“总理令新军改称党军,任蒋中正为军事秘书”。这是孙中山给蒋介石的最后一个职务。孙中山北上至去世4个月时间内,再未给蒋介石任何信函和指令。

鲍罗庭死去近40年后,台湾的李登辉成为国民党主席。西方资深评论家称李登辉使国民党彻底摒弃了列宁的建党模式。我们很多人听到后颇为吃惊。他们从来就不知道,几十年来天天喊“打倒共产党”的国民党,竟也用了列宁的模式建党。

蒋介石1963年11月在台湾回忆说:“我是21岁入党的;直到27 岁总理才对我单独召见。虽然以后总理即不断的对我以训诲,亦叫我担任若干重要的工作,但我并不曾向总理要求过任何职位,而总理却亦不曾特派我任何公开而高超的职位。一直到我40岁的时候,我才被推选为中央委员。我开始入党,到担任党的中央委员,这中间差不多相距了20年之久……”

见过鲍罗庭的人都对他印象深刻。他目光敏锐,思想深刻,而且极富个人吸引力。他讲话时手不离烟斗,对任何事物都极其敏感,不管面对什么样的记者,都能以自己的远见卓识将他们征服。只要他一出现,就能控制住在场的人,成为他们的中心。苏联顾问切列潘诺夫回忆说,鲍罗庭能够看到局部现象的历史意义,能够从一系列广泛的、相互交错关联的事件中综合出局势的发展趋向,而别人在这些事件面前却只能感到眼花缭乱。

言语之间,饱含当年的不遇与委屈。孙中山不曾派蒋任何公开而高超的职位,何人派蒋任何公开而高超的职位呢?蒋介石上台就其必然性来说,将是一部现代史著作。就其偶然性来说,则该归于苏联顾问鲍罗庭。

这正是他最为吸引人的地方。

版权声明:本文由美高梅发布于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孙中山三大保镖都是元帅级,一人曾杀十万日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