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毛泽东人生最终第一回大战正是痛打这些国度

2020-01-23 03:20栏目:军史
TAG:

说起80年代中越自卫战,最为军迷津津乐道地就是双方特种部队之间的对决,被称为“特工战”,但是其中不乏种种狗血情节的杜撰故事,那么到底真实的中越特种兵较量是怎样一个情形呢?

1974年,毛泽东和周恩来、叶剑英、邓小平等老一辈领导人共同决策、指挥了我军在西沙海域的海上自卫反击战。这一战,不仅是中国海军舰艇部队第一次对外作战,更是毛泽东一生中决策的最后一仗。

图片 1

图片 2

越军特种部队

此时,毛泽东已是81岁高龄。尽管他身体欠佳,自嘲快要“见马克思”了,头脑却依然清醒、睿智,密切关注着领土主权的完整。

在越军中特种部队也叫特工队,其历史可以一直追溯到50年代抗法战争期间,当时各地越军挑选一些精悍的战士组成精干小分队,专门袭击法军的指挥机关和重要的军事设施,取得很大战果。

邓小平停职7年后的第一个军事行动

1964年,越军将这些零散的小分队集中起来,合编组建为第305特工师。1966年,越军又成立了第126水下特工团,作为专门的两栖作战特工部队。1967年,越军成立了特工司令部。

当时,南越军队侵占我国南沙、西沙的6个岛礁,其军舰还接连在西沙海域撞毁中国渔船,并抓捕船上渔民。

作为总部直属的独立兵种司令部,将特工部队的地位提高到和步兵、炮兵一样的独立兵种级别。特工司令部负责统一指挥所有特工部队的作战、训练等工作。

1974年1月11日,中国外交部向南越当局提出严正警告,重申中国对西沙、南沙、中沙和东沙群岛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但南越当局置之不理,反而在1月15日派出3艘驱逐舰和1艘护卫舰,再次侵入西沙永乐群岛海域,并向飘着中国国旗的甘泉岛开炮射击,造成民兵和中国渔民伤亡。1月17日,南越军队又侵占了西沙的金银岛和甘泉岛,公然取下岛上的中国国旗。

到了越南战争期间,越军的特工部队作战更加活跃,给美军的指挥机关、重要军事设施和后勤单位造成了沉重打击,被誉为是“越军的B-52”。战争结束后,越军的特工部队进一步得到发展,鼎盛时达到13个特工团又1个空降特工旅,总兵力约2万人。

当天深夜,周恩来打电话给总参作战部副部长李力,询问西沙群岛的详细状况。周恩来听完李力的汇报后说,西沙可能引发一场战争,这个问题很大,需请示毛主席。随后,周恩来和叶剑英写了一份报告,送给毛泽东,提出应通过加强巡逻及其他相应军事措施,保卫西沙群岛。毛泽东在报告上郑重批下两个字:同意!并指出:“看来,不打一仗,不足以维护中国的海洋权益!恩来、剑英的意见很对!”

越军特工部队的最大编制单位是团,每个团约1600人,下辖3-4个特工营以及若干直属连。每个特工营约400人,下辖3-4个特工连。每个特工连约100人,下辖3个特工排。

1月19日清晨,4艘南越军舰逼近中国海军编队,并打响第一枪。中央决定,由叶剑英、邓小平负责,到总参作战部指挥西沙海战。

另外,在河内附近还有一所特工学校,专门负责对从普通部队中挑选出的士兵进行特种作战训练,每年可以培训100名军官和500名士兵。

邓小平当时刚刚复出,1月5日才被任命为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这是他在停职7年后指挥的第一个军事行动。邓小平到达总参作战部后,第一句话是,“先把情况汇报一下”;第二句话是,“要先明确一下指挥关系,陆海空参战部队由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指挥。”

早期越军特部队是有一些官兵曾经到中国受训,但到越军特工部队逐渐扩编之后,主要还是越军自己培养训练。

接着,邓小平口述作战命令,作战参谋复诵一遍,他改动了几个字和个别标点,问其他官兵有没有不同意见。然后,邓小平下发作战指令,一份份电报就这样发往广州军区。

越军特工部队经过多年战争历练,实战经验丰富,战术水准也相当高。

“我们该吃饭了吧?”

特别是善于伪装、善于独立作战、野外生存能力强,战术狡诈多变,非常擅长热带丛林作战,具有很强的越南特色。但相对来说,装备还不够精良,战术也并不精巧全面,还有一定的局限性。

1月19日上午10点25分,西沙海战正式打响。1小时后,南越4艘军舰中3艘受到重创,先后离开作战区域,只剩一艘军舰完好。11点32分,中国海军增援舰队赶到,将南越最后一艘军舰击沉。至此,中国海军以4艘舰艇受伤、18人牺牲、67人负伤的代价,成功结束战斗。

解放军特种部队

在北京坐镇指挥的邓小平收到战报后,捻灭手中的香烟说:“我们该吃饭了吧?”离开作战值班室前,邓小平给广州军区发电报,定下指挥西沙海战的最后一个任务:继续扩大战斗,收复珊瑚、甘泉、金银三岛。此战后,西沙群岛处于中国内地实际控制下。

直到80年代,解放军还没有特种部队的编制和番号,通常还是由侦察部队来承担类似特种部队的作战任务。

1988年,已经摆脱美国统治、实现统一的越南,又在南沙挑起了赤瓜礁海战。3月14日清晨,越南海军3艘军舰抵达赤瓜礁。随后,中国海军“鹰潭”号护卫舰和“湘潭”号护卫舰先后抵达赤瓜礁。

这在解放军历史上早有传统,长征时红一军团就曾将各军、师侦察队以及军团便衣队、保卫局手枪队等部队整合组建了红一军团侦察队,在整个长征途中这支侦察队就担负着全军先锋,侦察前方敌情和道路,而且直接向中央军委提供情报,为长征的胜利立下了头功。

8时,中国士兵杜祥厚在和越军对峙过程中,出手拔掉插在礁盘上的越南国旗。一名越军立即举枪瞄准杜祥厚的胸膛。

在解放战争期间,最着名的侦察行动就是在渡江战役时,第三野战军组织了先遣侦察大队,由军侦察营的两个连和各师侦察连中抽调的三个班组成,由242团参谋长亚冰和军侦察科长慕思荣率领,携带补给和电台,先期渡江,侦察敌情,并在主力渡江时在制高点点燃火堆指引方向,同时对守军后方目标进行袭扰,策应主力渡江。后来根据这个战例还拍了一部相当着名的电影《渡江侦察记》。

另一名中国士兵杨志亮见状,马上伸手推开越军的枪支,此时,越军扣动扳机,击伤杨志亮。双方随即发生交火。

图片 3

4分钟后,越军604船起火下沉。9时,越军505登陆舰升起了一面白旗投降。9时15分,“湘潭”号护卫舰对越军605船发起攻击,越军605船中弹起火,指挥台被击毁,船体严重倾斜。9时37分,“湘潭”号护卫舰停止射击。后查证,越军605船当晚沉没。

脍炙人口的“智取威虎山”故事中解放军小分队其实也是一支具有特种部队性质的小部队,在战争中解放军也确实曾经多次组织过类似的小分队来执行一些特种作战,当然这些小分队也多被称为侦察分队。

赤瓜礁海战前,虽然我国一直严正宣告拥有南沙群岛的主权,但实际上并没有有效控制其中任何一个岛屿、珊瑚礁或沙洲。

抗美援朝战争期间,也有两个由侦察部队创造的经典战例,一个是二次战役中,志愿军38军以侦察科副科长张魁印、113师侦察科长周文礼率领由军侦察连、113师侦察连并加强两个工兵排共323人组成侦察支队,在战役打响前秘密插入敌后,在战役开始后炸毁大同江上的重要枢纽武陵桥,切断了敌军的退路,配合主力顺利歼灭德川地区的韩军第7师。

此次海战后,我国控制了南沙群岛的永暑礁、华阳礁、东门礁、南薰礁、渚碧礁、赤瓜礁共6个岛礁,填补了中国对南沙群岛实际控制的空白。1994年,南海渔政部门进驻美济礁,进行有效管理,中国内地在南沙群岛的实际控制岛礁数目达到7个。

根据这个战例后来也被拍成了电影《奇袭》。第二个战例是在1953年7月金城战役中,志愿军68军203师607团从团侦察排中抽调一个班,由代理副排长杨育才率领,化装渗透,直捣二青洞韩军“首都师”第1团也就是着名的“白虎团”团部,当时“首都师”副师长林益淳、“白虎团”团长崔喜寅、机甲团团长陆根珠等人正在开会,侦察分队的突然袭击,林益淳和崔喜寅落荒而逃,陆根珠被击毙,“白虎团”的指挥体系全部瘫痪,因此在志愿军随后的进攻中,号称韩军最精锐的“首都师”全线崩溃,杨育才侦察分队的袭击自然功不可没。这个战例后来拍了样板戏《奇袭白虎团》。

推荐阅读:因邓小平一句话 对越反击战中越特工上演巅峰对决

图片 4

说起80年代中越自卫战,最为军迷津津乐道地就是双方特种部队之间的对决,被称为“特工战”,但是其中不乏种种狗血情节的杜撰故事,那么到底真实的中越特种兵较量是怎样一个情形呢?

所以在两山轮战期间,解放军方面并没有特种部队参战,也是由各部队的侦察部队来充当特种部队的角色。

图片 5

越军偷袭“辛柏林”雷达

越军特种部队

在整个两山轮战期间,越军特工部队最成功的就是偷袭“辛柏林”(Cymbeline)炮位侦测雷达。“辛柏林”炮位侦测雷达是中国从英国进口的,是西方国家70年代中期才刚刚开始装备的先进炮位侦测雷达,主要用来侦测迫击炮的炮位和火炮校射,最大探测距离20公里,对于81毫米迫击炮的探测距离可达10公里,对120毫米迫击炮的探测距离可达14公里。

在越军中特种部队也叫特工队,其历史可以一直追溯到50年代抗法战争期间,当时各地越军挑选一些精悍的战士组成精干小分队,专门袭击法军的指挥机关和重要的军事设施,取得很大战果。

距离探测精度为50米,反应速度也相当迅速,几乎是对方炮弹才出炮口,这里就能够立即根据弹道解算准确测出所在火炮位置,从而引导我方炮火进行压制。

1964年,越军将这些零散的小分队集中起来,合编组建为第305特工师。1966年,越军又成立了第126水下特工团,作为专门的两栖作战特工部队。1967年,越军成立了特工司令部。

在当时是属于比较先进的炮位侦测雷达,中国总共才进口了两台,其中一台就被调到老山前线。自从有了这台炮位侦测雷达后,我军就能迅速确定越军火炮位置,立即给予炮火压制和反击,给越军炮兵造成了沉重打击。

作为总部直属的独立兵种司令部,将特工部队的地位提高到和步兵、炮兵一样的独立兵种级别。特工司令部负责统一指挥所有特工部队的作战、训练等工作。

1984年7月,越军企图发动大规模反击夺回老山等边境要点,在越军的大规模反击前后,越军特工队非常活跃,经常潜入我方境内进行破坏、袭扰任务,袭击“辛柏林”雷达,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的。

到了越南战争期间,越军的特工部队作战更加活跃,给美军的指挥机关、重要军事设施和后勤单位造成了沉重打击,被誉为是“越军的B-52”。战争结束后,越军的特工部队进一步得到发展,鼎盛时达到13个特工团又1个空降特工旅,总兵力约2万人。

1984年7月4日深晚23时许,越军821特工团406营7连一个排潜入我方阵地后方,尔后以逐点观察、逐点推进的方式,于5日拂晓到达白石岩山洞。

越军特工部队的最大编制单位是团,每个团约1600人,下辖3-4个特工营以及若干直属连。每个特工营约400人,下辖3-4个特工连。每个特工连约100人,下辖3个特工排。

5日越军特工队对白石岩周围阵地进行了一昼夜的抵近观察,确定了“辛柏林”雷达的位置。6日0时30分左右,除了留一个组在白石岩负责接应外,其余人员编成四个组分路秘密接近目标区,以两个组袭击附近的160毫米迫击炮阵地和41师122团3营9连3排阵地,作为佯攻。另二个组则从左右两翼夹击“辛柏林”雷达阵地。

另外,在河内附近还有一所特工学校,专门负责对从普通部队中挑选出的士兵进行特种作战训练,每年可以培训100名军官和500名士兵。

2时30分,四组越军同时开火,十分钟后结束战斗,解放军方面阵亡10人,伤49人,“辛柏林”雷达被毁;越军阵亡1人,伤10人。完成偷袭后,越军各组立即撤回白石岩,在对伤亡人员稍做处理后,于当日6时前按原路撤回越方阵地。

早期越军特部队是有一些官兵曾经到中国受训,但到越军特工部队逐渐扩编之后,主要还是越军自己培养训练。

事后检查,越军由于对这部雷达并不了解,甚至在战后报告中还称袭击目标时通信台,所以破坏并不彻底,这部雷达很快就修复又投入作战。

越军特工部队经过多年战争历练,实战经验丰富,战术水准也相当高。

但此次战斗使解放军高层大为震怒,据说军委主席邓小平就说:他们的特工可以进来,我们的侦察兵为什么不能过去?于是,解放军就开始从各部队抽调最精悍的侦察兵参战,由此揭开了长达五年的解放军侦察兵对越军特工队的大较量。

特别是善于伪装、善于独立作战、野外生存能力强,战术狡诈多变,非常擅长热带丛林作战,具有很强的越南特色。但相对来说,装备还不够精良,战术也并不精巧全面,还有一定的局限性。

侦察兵大队的经典之战

解放军特种部队

根据中央军委的命令,为了配合在老山、者阴山地区的作战,保障主战场翼侧和边境安全,打击越军特工队的嚣张气焰,从1984年7月起,武汉军区、广州军区、成都军区、济南军区、兰州军区、北京军区、沈阳军区和空军空降兵先后抽调精干人员,以军为单位组建了5批共15支团级侦察大队开赴南疆,轮番开始执行作战任务。

直到80年代,解放军还没有特种部队的编制和番号,通常还是由侦察部队来承担类似特种部队的作战任务。

这里就介绍下在15支侦察大队中战绩最高的43军侦察大队。43军在解放军中也是威名赫赫的善战之师,所辖的127师最早的前身是北伐时期着名的叶挺独立团,可以说是解放军历史最悠久的部队。

这在解放军历史上早有传统,长征时红一军团就曾将各军、师侦察队以及军团便衣队、保卫局手枪队等部队整合组建了红一军团侦察队,在整个长征途中这支侦察队就担负着全军先锋,侦察前方敌情和道路,而且直接向中央军委提供情报,为长征的胜利立下了头功。

43军侦察大队以军侦察机关和各师侦察分队为基础扩编而成,下辖五个侦察连:军部侦察连为1连,第127师师部侦察连为2连,第128师师部侦察连为3连,第129师师部侦察连为4连,第127师所属各团的侦察排组成5连。

在解放战争期间,最着名的侦察行动就是在渡江战役时,第三野战军组织了先遣侦察大队,由军侦察营的两个连和各师侦察连中抽调的三个班组成,由242 团参谋长亚冰和军侦察科长慕思荣率领,携带补给和电台,先期渡江,侦察敌情,并在主力渡江时在制高点点燃火堆指引方向,同时对守军后方目标进行袭扰,策应 主力渡江。后来根据这个战例还拍了一部相当着名的电影《渡江侦察记》。

大队部则以军部侦察机关为基础再加上从各师抽调的干部组成,由军司令部侦察处长孔见任大队长,军政治部文化处长甘国良任政治委员。大队部设指挥组、政工组、后勤组,并编有通信分队、运输分队,总共767人。进入战区后,改称昆明军区第二侦察大队,直属军区前线指挥部指挥。

图片 6

这次南疆侦察作战的主要任务是:侦察捕俘,查明情况;巡逻警戒,防止越军袭扰;保证老山、者阴山主战场翼侧安全。第二侦察大队的作战地区在者阴山当面西起八布河,东至中越边境3段11号界碑约100余公里地段,大队部设在杨万乡。

脍炙人口的“智取威虎山”故事中解放军小分队其实也是一支具有特种部队性质的小部队,在战争中解放军也确实曾经多次组织过类似的小分队来执行一些特种作战,当然这些小分队也多被称为侦察分队。

侦察作战开始后,鉴于者阴山战场地雷多、敌人多,而且作战区域植被少,不利于侦察作战的情况,为积极打击越军,扩大战果,经军区前指批准,侦察大队可以跨出原定活动范围,主动寻找战机积极出击。这样有四个连先后多次进入普弄、马甭、马林、田蓬地区作战。

抗美援朝战争期间,也有两个由侦察部队创造的经典战例,一个是二次战役中,志愿军38军以侦察科副科长张魁印、113师侦察科长周文礼率领由军侦察 连、113师侦察连并加强两个工兵排共323人组成侦察支队,在战役打响前秘密插入敌后,在战役开始后炸毁大同江上的重要枢纽武陵桥,切断了敌军的退路, 配合主力顺利歼灭德川地区的韩军第7师。

在整个作战期间,最精彩的一战自然要属1985年3月9日,5连在37洞北侧的伏击捕俘战斗。37洞位于我国马崩乡当面,距离边境800米,越方4号公路从37洞南侧经过,东北距离苗皇帝山2.5公里。

根据这个战例后来也被拍成了电影《奇袭》。第二个战例是在1953年7月金城战役中,志愿军68军203师607团从团侦察排中抽调一个班,由代理 副排长杨育才率领,化装渗透,直捣二青洞韩军“首都师”第1团也就是着名的“白虎团”团部,当时“首都师”副师长林益淳、“白虎团”团长崔喜寅、机甲团团 长陆根珠等人正在开会,侦察分队的突然袭击,林益淳和崔喜寅落荒而逃,陆根珠被击毙,“白虎团”的指挥体系全部瘫痪,因此在志愿军随后的进攻中,号称韩军 最精锐的“首都师”全线崩溃,杨育才侦察分队的袭击自然功不可没。这个战例后来拍了样板戏《奇袭白虎团》。

越军为了确保苗皇帝山翼侧和4号公路安全,在37洞和隆花各驻有1个连的兵力。春节前,越军又向这一地区增派了1个特工连。

图片 7

3月7日晚,5连设在1683高地的观察所发现,越军5辆汽车沿4号公路进至37洞。次日又发现数批越军,大都不携带武器,到我观察所右前方500米处的水井挑水、伐木、加修工事。

所以在两山轮战期间,解放军方面并没有特种部队参战,也是由各部队的侦察部队来充当特种部队的角色。

大队长孔见认为,很可能越军向37洞增兵,决心乘敌立足未稳,地形不熟,行动警惕性不高,实施伏击捕俘。

越军偷袭“辛柏林”雷达

侦察伏击群编为5个组:捕俘组由10人组成,连长罗伟才任组长,秘密进至水井附近,选择有利地形组织伏击捕俘;接应组由8人组成,副连长刘远球任组长,负责接应;火力组由20人组成,由田指导员担任组长,部署在1683高地及其东北无名高地,主要是压制1626高地和垭口之敌,以火力阻击尾追之敌;指挥救护组由12人组成,大队长孔见任组长,负责指挥和救护伤员。

在整个两山轮战期间,越军特工部队最成功的就是偷袭“辛柏林”(Cymbeline)炮位侦测雷达。“辛柏林”炮位侦测雷达是中国从英国进口的,是 西方国家70年代中期才刚刚开始装备的先进炮位侦测雷达,主要用来侦测迫击炮的炮位和火炮校射,最大探测距离20公里,对于81毫米迫击炮的探测距离可达 10公里,对120毫米迫击炮的探测距离可达14公里。

8日24时,侦察伏击群从马崩冒雨出发,于9日凌晨4时到达1683高地北侧无名高地。经现地观察,发现水井附近怪石林立,很适合掩蔽捕俘手,捕俘手便掩蔽在距离水井仅3米的玉米垛里。

距离探测精度为50米,反应速度也相当迅速,几乎是对方炮弹才出炮口,这里就能够立即根据弹道解算准确测出所在火炮位置,从而引导我方炮火进行压制。

随后从上午10时到下午16时,先后有7批26名越方群众,进入伏击圈内割草、打水、放羊,最近的距离我军捕俘手仅有3米,但捕俘手一动不动,始终没有暴露。

在当时是属于比较先进的炮位侦测雷达,中国总共才进口了两台,其中一台就被调到老山前线。自从有了这台炮位侦测雷达后,我军就能迅速确定越军火炮位置,立即给予炮火压制和反击,给越军炮兵造成了沉重打击。

17时,7名越军从阵地上下来,1人走向水井,5人向旁边玉米垛走去。就在第一人到了水井边打水时,捕俘手张安林等人猛然跃出,一下子将其扑倒,与此同时,罗连长和李家权、韦和成迅速开火将搬玉米垛的5人全部击毙。听到枪响,远处1人转身就逃,罗连长紧追不舍。

1984年7月,越军企图发动大规模反击夺回老山等边境要点,在越军的大规模反击前后,越军特工队非常活跃,经常潜入我方境内进行破坏、袭扰任务,袭击“辛柏林”雷达,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的。

担任掩护的聂卫民、姚景顺、何红欣将其去路堵住,终于将其俘虏,罗伟才随即命令押带俘虏撤离。这时垭口越军听到动静,开始用轻重机枪射击。捕俘组立即押着俘虏向山脚撤离。快到山脚时,1名俘虏顽抗不走,因山高路滑,追兵迫近,情况紧急,捕俘组将其就地击毙,押带另1名俘虏撤离。

1984年7月4日深晚23时许,越军821特工团406营7连一个排潜入我方阵地后方,尔后以逐点观察、逐点推进的方式,于5日拂晓到达白石岩山洞。

这时,指挥组呼唤后方炮兵火力对追击之敌和37洞驻兵点进行拦阻和压制射击,毙伤越军20余名。当捕俘组将俘虏交给接应组时,俘虏乘机逃跑,由于尾追而来的越军火力猛烈,追赶已经来不及,只好将其击毙。

5日越军特工队对白石岩周围阵地进行了一昼夜的抵近观察,确定了“辛柏林”雷达的位置。6日0时30分左右,除了留一个组在白石岩负责接应外,其余 人员编成四个组分路秘密接近目标区,以两个组袭击附近的160毫米迫击炮阵地和41师122团3营9连3排阵地,作为佯攻。另二个组则从左右两翼夹击“辛 柏林”雷达阵地。

火力组也随即开火掩护捕俘组和接应组撤离,当场击毙追击的越军24名。捕俘组和接应组在火力掩护下迅速撤离,于18时30分,参战人员全部撤回境内。

2时30分,四组越军同时开火,十分钟后结束战斗,解放军方面阵亡10人,伤49人,“辛柏林”雷达被毁;越军阵亡1人,伤10人。完成偷袭后,越军各组立即撤回白石岩,在对伤亡人员稍做处理后,于当日6时前按原路撤回越方阵地。

版权声明:本文由美高梅发布于军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毛泽东人生最终第一回大战正是痛打这些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