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稳字当头人心一新?安倍内阁改组如履薄冰

2020-05-01 12:32栏目:外国军情
TAG:

图片 1

       日本自民党新任干事长二阶俊博正不断增强存在感。在其上任后迅速提出了延长首相安倍晋三作为自民党总裁任期的方案,显示出了与首相官邸的协调姿态。另一方面,他还与冲绳县知事翁长雄志等举行会谈,从自民党这一侧面支援官邸难以解决的政策课题,显露出了重视对话的姿态。日本的所有政策全部由首相官邸主导决定,在这一“政高党低”的背景下,被认为能在党政之间自如沟通的二阶上任后,日本安倍政权内的力量关系也出现了改变的可能性。       与中国驻日大使程永华会谈       8月10日,在自民党总部的总裁接待室,二阶会见了翁长知事。他亲切地对翁长表示:“我与贵兄在第2还是第3次当选众议院议员时就认识了”。翁长则向其赠送了自己亲笔签名的著作《民意之战》。          二阶对记者表示:“作为自民党应尽其所能,设法(与冲绳县)并肩前行,这点十分重要”。随后,二人在自民党总部附近的鳗鱼屋共进了午餐。翁长在记者面前评价二阶称:“作为颇具实力的国会议员,二阶先生将发挥很大的作用。”       在与冲绳县的关系方面,安倍政权此前曾安排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作为主要沟通人,与该县磋商美军普天间基地搬迁等问题等。在安倍日前进行的内阁改组中,二阶派的鹤保庸介作为冲绳北方相进入内阁。二阶还预定前往冲绳县,与翁长在当地再次举行会谈,进一步加强重视冲绳的姿态。        二阶还有很多在外交方面的动作。8月10日,他在自民党总部亲自与前来祝贺自己出任干事长的中国驻日大使程永华举行了会谈。会谈中,二阶首先强调称:“(中日两国)显然存在磕磕绊绊。但(双方)必须具备跨越这种局面的度量和见识”,在此基础上呼吁称:“希望通过对话保持良好的关系。”       与二阶相识已久的程永华在会谈中针对超过200艘中国渔船在尖阁诸岛(中国名:钓鱼岛)周边海域出现的问题解释称,该海域鱼很密集,渔获丰富等。而二阶则坦言:“不遵守规则的话,会令人为难”。不过,这与9日日本外务相岸田文雄在外务省召见程永华大使提出抗议时的做法明显不同。  另外,二阶还在对在野党采取对策。日本政府当初曾力争9月13日召集临时国会,但二阶暗示出推迟至9月15日民进党大会之后的想法。对于“希望借助新体制参加临时国会”的民进党显示出顾及。  8月4日,他还与刚刚上任的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举行了会谈。要求一度显示出强硬姿态的自民党东京都支部冷静处理问题。自民党内已经有观点认为,二阶可能居中斡旋了首相安倍与小池的会谈。  二阶派在此次的安倍内阁改组中占得了2个内阁成员的职位,比此前增加了一个。二阶也从自民党的总务会长调任干事长,在党内的影响力得以扩大。而干事长代理则由二阶的心腹、前经济产业大臣林干雄出任。虽然在自民党内,二阶派只是第5大派系,但正在获得巨大影响力。       党内也存在反对声    改变“政高党低”局面的二阶的行动也是一把双刃剑。由于在本派系议员入阁和被起用为党高官方面积极采取行动,目前党内出现了反对声音,认为其这些做法“很露骨”。同时,首相官邸也担心二阶的实力膨胀,特意安排安倍的亲信、前文部科学相下村博文担任了直接支撑干事长的干事长代理一职。而选举对策委员会委员长则安排了脱离前伊吹派(现为二阶派)的前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担当相古屋圭司。  冲绳北方担当相鹤保的助理计划起用前冲绳北方担当相岛尻安伊子,目前正在磋商。让在7月的参议院选举中落选的内阁成员担任大臣助理将是一次罕见人事安排。岛尻此前曾在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的领导下负责冲绳美军基地问题,二阶派内部越来越多观点认为“菅长官(向二阶身边)派出了监视者”。

日本首相、自民党党首安倍晋三1日召开自民党高层会议,决定3日实施内阁改组和党内高层人事调整。他表示,此次改组要“稳”字当头,实现“人心一新”。

日本政府强行推进的冲绳新基地建设曝出腐败。一名采石场经营者向媒体举报,称前冲绳北方担当大臣鹤保庸介的后援会长向其索贿超过1000万日元,采石场还被迫自掏腰包帮鹤保竞选国会议员。

日本媒体分析,安倍希望以此为契机,扭转内阁民意支持率下跌的态势,倘若再出岔子,对安倍内阁的打击可能是致命的。因此,这次改组,安倍可谓如履薄冰。

鹤保21日与安倍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首相官邸会面,随后向记者团否认涉腐。

【文相人选难产】

日本共产党机关报《赤旗》19日报道,这名采石场老板来自鹿儿岛县,在得知冲绳普天间基地将搬至该县边野古地区并新建基地后,他便打算为新基地建设提供填海造地所需的石子。

此次内阁改组,防卫大臣人选是关注焦点。《每日新闻》报道,安倍基本决定让前防相小野寺五典接替因“瞒报门”辞职的稻田朋美。为尽快结束防卫省的“混乱状态”,同时避免再出丑闻、失言等问题,安倍有意从前防相中挑选继任者。

2015年11月左右,采石场老板与“鹤保庸介后援会关西千年会”会长见面。这名后援会长告诉他,“想见鹤保需要花钱,争取一次就要10万日元”。于是,采石场方面先后向该会长支付“见面费、顾问费”等共计1000多万日元,并免费出借了一辆豪车。“因为我是第一次跟政治人士打交道,没能拒绝他的要求。”采石场老板说。

最让安倍头疼的要属文部科学大臣的人选。因加计学园丑闻,现任文部相松野博一和负责国家战略特区计划的地方创生担当大臣山本幸三“下课”已成定局。《产经新闻》说,就加计学园丑闻,安倍认为文部省里有人“造反”,整顿文部省是当务之急。如果文部相的人选有差错,很可能诱发其他省厅更多的“造反”行为。

2016年5月,这名后援会长要求采石场方面为鹤保竞选参议员提供支持。为拿下新基地项目,采石场老板专门租下一栋民宅,并动员工厂员工,在40多天里跟随鹤保上街开展竞选活动。相关费用均由采石场方面自行承担,而鹤保的政治活动收支报告中没有任何记录。采石场老板说,这名会长告诉他,之所以不记录是因为相关行为可能违反《公职选举法》。

因此,安倍十分希望前众议院议长伊吹文明接任文部相。伊吹曾在安倍首次担任首相时担任文部相,还担任过自民党干事长等要职,是“老资格”,“镇得住局面”。但伊吹却明确拒绝安倍的邀请,理由是自己长期在国会工作,到内阁任职“不合适”。

2016年7月,鹤保在参议院选举中成功当选,并从当年8月起在安倍内阁担任阁僚,专门负责冲绳问题,直到今年8月内阁改组后才离任。

不过,此事并非无先例可循。曾任参议院议长的江田五月就曾担任民主党政权的法务大臣。《产经新闻》分析,目前文部相一职实属烫手山芋,此时接手,难免会被媒体和在野党细细调查一番,“伊吹其实是不想担‘晚节不保’的风险”。

版权声明:本文由美高梅发布于外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稳字当头人心一新?安倍内阁改组如履薄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