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他是中华先是个跳伞女兵 晚年捐募1000万用以教育职业|马旭|

2020-05-08 01:30栏目:中国军情
TAG:

2月18日,央视播出的“感动中国2018年度人物”中,武汉黄陂的86岁老人马旭和老伴颜学庸备受关注。据颁奖词所述,马旭是湖北军区某部队的离休干部,生活清贫、一生省吃俭用,将1000万元的积蓄全部捐回老家——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木兰县,帮助发展那里的教育事业。

她和老伴颜学庸一生勤俭持家。自己生活简朴,捐资助学却出手大方,不由得令人肃然起敬。

马旭夫妇日常生活照

  摸爬滚打坚持训练,她被誉为“空中花木兰”。

据红星新闻了解,这1000万元捐款已分两期全部捐出。2018年9月13日上午,马旭夫妇于中国工商银行武汉机场河支行,将第一期300万元捐款转至黑龙江哈尔滨市木兰县。2019年4月8日下午,马旭夫妇又来到中国工商银行武汉市机场河支行,将第二期700万元分两次汇出。至此,他们完成了捐款1000万元的心愿。

  她创造了三项中国之最——第一个跳伞女兵、跳伞次数最多女兵、实施空降年龄最大女兵。

捐款事迹轰动全国,赞誉如潮水般涌向这对老夫妻,马旭夫妇接受红星新闻专访时说,生活意外地有了一些“麻烦”。

  她生活简朴,却在耄耋之年捐资1000万帮助家乡教育。

捐款后的麻烦

  7月30日,建军节前两天,华商报记者专访马旭时,恰好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委书记、区退役军人局相关领导等到老人家进行慰问。

骗子登门,陌生信件包裹“骚扰”

  境界

“我们昨天通过电话吗?你先说你是谁,我再给你开门。”陌生人的登门拜访让马旭有些警惕,没有预约,她很可能不开门。

  蜗居平房

每一位到访者,尤其是媒体记者,都需要出示身份证明,还要在马旭的笔记本上登记姓名、电话、工作单位,甚至身份证号等信息。“你别想太多,我只是比较担心。因为家里已经进过7个坏人了,他们都想来骗我的钱。”马旭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一辈子的积蓄1000万都捐了

马旭夫妇

  1933年3月,马旭出生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木兰县。1947年,14岁的马旭报名参加解放军,后来参加了辽沈战役和抗美援朝战争。1954年回国后,马旭被保送到第一军医大学深造,毕业后被分配到原武汉军区总医院。1958年,部队到医院挑选军医,马旭被选中,加入了步兵某师卫生营。1961年,中央军委以马旭所在部队为主体组建空降兵部队,马旭奉命负责跳伞训练的卫勤保障,这为她日后成为“空中花木兰”奠定了基础。

马旭夫妇的家在武汉黄陂区郊区,对外人来说并不好找,地图上定位不准确。《感动中国》播出之后,1000万捐款的事情轰动全国,马旭家门槛都几乎要被踏破,其中自然不乏来意不善者,老太太将其称为“坏人”。

  夫妻俩生活简朴

回想起来,马旭心有余悸。前段时间,一位男子来到了马旭家中,说自己在海南某所学校读博士,由于家境贫寒无力支撑学费,所以不远万里来到武汉,希望马旭能“大发善心”资助其读书。

  捐资助学却出手大方

对于这种说辞,马旭是不信的,“长得就不像读书人”。这名男子遭到拒绝后却不愿离去,一直待在马旭家中。“电话也不让我打,对讲机也不让我用,门也不让我出,后来我找了个借口出门,才把这个人赶出去。”老太太说,类似的情况还发生过好几次。

  上世纪90年代,马旭离休后住在一套低矮的平房里,屋里陈设简陋。马旭告诉华商报记者,这两天很多省市领导都来探望,这套100平方米的平房就是部队给分的。这几天需要开空调,因为武汉的气温38℃,天太热了,家里电视机最近出了毛病,看不成了。

除了骗子登门拜访,意味不明的陌生信件也让马旭夫妇颇为头疼。最近,马旭频繁收到一位李姓男子的信件。男子在信中称,自己是马旭的老乡,被马旭夫妇的事迹感动,又了解到马旭夫妇没有子女,希望能认干爹干妈,赡养他们并养老送终。但是,该男子在多封信件中提到自己经济条件不佳,希望得到帮助。

  这就是新中国第一代女空降兵马旭的家,她和老伴颜学庸一生勤俭持家。自己生活简朴,捐资助学却出手大方,不由得令人肃然起敬。老人告诉记者:“1000万我都捐了,这些钱是我们一辈子的积蓄……”

“说来说去,哪是认什么干爹干妈,其实就是想从我这里骗钱。后来我托人在老家调查过,根本就没有这号人。”马旭告诉红星新闻,该名男子还曾寄过“特产”以表心意,包裹里是4块糍粑。她又让快递员把包裹原路退回去了。老伴颜学庸说,自己和马旭现在收到任何来路不明的包裹都会快递退回,甚至都不敢打开多看一眼。

  给家乡捐资助学的念头,其实早已有之。2017年战友聚会时,马旭碰到当年的伞降教员金长福,通过他联系上黑龙江省木兰县教育局。2018年3月,老人决定将通过搞科研、专利转让等积攒下的1000万元捐给家乡木兰县,用于教育和公益事业。

为了避免更多骚扰,马旭几次想要在家里安装一个报警器。

  2018年9月,在工行武汉市机场河支行,马旭和老伴颜学庸在办理首笔300万元转账手续时,银行工作人员误以为老人遭遇诈骗就报了警,甚至打电话向单位反复核实身份后才给老人办理了转账。2019年4月8日,马旭在湖北省军区老干办、省军区第七干休所和黑龙江省木兰县委、县教育局等军地领导见证下,将700万元分两次汇往家乡木兰县。木兰县教育局为这笔捐款设立了专户,专款专用。

当然,更多的拜访者是全国各地的新闻媒体和社会机构。自《感动中国》播出以后,马旭每天都得接待好几拨的客人,同样的话得对着来往的人讲述一遍又一遍。反复如此,让马旭身体颇有些吃不消,她甚至觉得自己最近由于精神压力过大患上了焦虑症,“人怕出名猪怕壮,也算意料之中吧”。

  战场上结识老伴

马旭今年已经86岁,战争时的旧伤从几年前开始反噬,一只脚几乎失去了着地的力量,这让她走路变得极为吃力,走得稍远一些便开始喘粗气。她依然拖着病腿,去配合一些活动的邀请。有一次活动,她从下午2点出门到晚上8点多才回家。老太太对记者长长叹了一口气,说:“累啊,当然累。”

  86岁学电脑跳拉丁舞

一生未育子嗣

  专访中,记者无意中碰触到了老人的痛处,老人以前有过孩子,孩子不幸去世后,夫妻俩再没要过孩子。没有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却有相互扶持的相濡以沫。马旭告诉记者,自己当年参加过辽沈战役和抗美援朝战争,在战场上结识了丈夫颜学庸。“我老伴是四川人,今年也是86岁。”

背后的细节却鲜为人知

  谈到晚年生活,老人生活虽然简朴,但也有自己的乐趣,“我和老伴每周都坐公交去武汉黄陂老年大学学电脑、学拉丁舞。岁数大了腿脚不灵便,学拉丁舞就是活动活动筋骨。”

在外面,马旭呈现出和在家中截然不同的性格,扎着两个羊角辫的她,总是双手攥住老伴的胳膊,眼神有些怯懦。颜学庸不能离开她的视线,不然她便会急切地询问旁人老伴的去向。

  2019年2月,马旭获得“感动中国2018年度人物”,“我们还去北京参加了颁奖典礼”。

年轻时的马旭夫妇

  对话

在家里,马旭却俨然是颜学庸的领导。马旭只用坐着动动嘴,说两句自己的诉求,颜学庸便会很快收拾好一切。“在家一般都是我做饭。”颜学庸端出一盆削好皮的土豆,按照马旭的要求用菜刀尖儿挖掉土豆凹陷处的黑点。马旭盯着他挖了一会,说:“你抠得不干净!”颜学庸低着头没回话。

  咬破手指写血书

颜学庸说,自己和马旭年纪大了,太硬的东西吃不动,土豆用盐水煮熟后捣成土豆泥,便是恰到好处的一餐。不过这顿饭,马旭不是很满意,因为她在煮熟的土豆上发现了黑点:“不是叫你挖干净吗!”马旭嘴上指责着颜学庸,用勺子碾碎了土豆放了一勺在嘴里,然后不经意地抿嘴笑了。

  要和男兵一起练跳伞

在可以查询到的媒体报道中,关于颜学庸的信息几乎都是只言片语。颜学庸就像一个沉默的影子,站在光芒四射的马旭身后。一位经常帮助马旭夫妇的志愿者告诉红星新闻,寡言少语的颜学庸为马旭付出了很多,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一样伟大。

  巾帼不让须眉。从1962年开始,作为新中国第一代空降兵,马旭累计跳伞140多次,创造了“中国第一个跳伞女兵”“跳伞次数最多女兵”和“实施空降年龄最大女兵”三项纪录。在“八一建军节”前夕,华商报记者与今年86岁的马旭对话时,深深感受到这位退伍老兵的军人情怀。

马旭夫妇一生未生育子嗣,其背后的细节却鲜为人知。

  被部队首长当正面例子宣传

颜学庸说,“不要孩子”是他和马旭的共同决定。当年,马旭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批空降兵部队的一员,更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名女空降兵。跳伞那年,马旭的年纪已经29岁了,剩下能够跳伞的时间本就不多,她不希望因为怀孕生子导致耽误训练,甚至提前退役;另一方面,由于马旭体质的问题,怀孕本身也极具风险。经过反复考虑,颜学庸不愿意妻子冒险,便去做了绝育手术。

  华商报:能介绍一下当年当空降兵的情况吗?

马旭告诉红星新闻,现在年纪大了,依然不后悔当初不生孩子的决定,“生个孩子又怎样呢?万一对我们不好,那过得还不如现在呢。现在还不是有一些年轻人不想生孩子,那时我们的观念只是比较超前而已。”

  马旭:我和我丈夫都是空降兵,我最初负责跳伞训练的卫勤保障。我当时向组织提出,希望和战士们一起参加跳伞训练。但因为体重太轻达不到空降兵标准,一开始并没有被批准。我咬破手指写了血书请愿加入伞兵:“身在空降师,如果不跳伞,怎么叫伞兵?”领导表态只要我跳伞跳得好,就让我成为空降兵!晚上我偷偷到训练场上练习上百次跳伞动作。考核那天,我跳得非常漂亮,顺利通过考核。我成为中国第一个跳伞的女空降兵,后来部队首长还经常用我做例子鼓励其他战士:你们看马旭那么小的个子都敢跳伞,你们有什么不敢的。

版权声明:本文由美高梅发布于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他是中华先是个跳伞女兵 晚年捐募1000万用以教育职业|马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