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冷战思维已经过时 合作需要双方努力

2020-01-28 13:02栏目:中国军情
TAG:

“美国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参与植根于我们长期的安全联盟,这是我们战略的基石……”也许是为了互相配合,当天美国国防部还发布了最新版的《印太战略报告》。第四部分“维持美国影响力以赢得地区目标”是该报告的重点,从3方面详细说明如何保持美国的影响力:做好准备、加强伙伴关系、建立网络化区域。

战略定力,就是“绝不放过别人对中国利益的侵犯”

中国军事科学院战争研究院研究员赵小卓在新加坡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去年美方挑起贸易战以来,中美关系日趋复杂,在这种背景下,中美军事关系会朝哪走,军事关系是否稳定能体现出中美关系将何去何从。“在这个背景下中美两国防长在多边场合下会晤是一种风向标,表示双方都有意愿进行交流,都有意愿管控分歧和矛盾,这是政治信号,表示中美军事关系是重大问题,双方都不希望军事层面出现矛盾激化。另一方面,这是沙纳汉出任代理防长后中美两国防长首次会晤,对于中美防务部门负责人加深了解、认知有推动作用。”

“美国防长每年都会来香会谈印太战略,你有没有新东西?”沙纳汉大会发言结束后,在嘉宾提问环节,就被本国《华盛顿邮报》记者率先“呛声”。

这就是今天中美双方的现实。如果中美军事关系要成为双方关系的稳定器,有赖于美方要保持清醒和克制,中方也很清醒很克制。

从上任之初就连喊三声“中国、中国、中国”,到此次亚洲行之际再次强调“防务工作的重点是中国”,沙纳汉一方面把应对中国置于很重要的地位,另一方面也希望保持两军稳定局面。彭博社5月31日称,沙纳汉本周早些时候在前往雅加达途中对记者表示,他认为贸易谈判能与南海等问题拆分开来,“贸易问题有不同的轨道。我想明确我们在哪些领域能合作,哪些事情可以合作,然后我们或许可以去谈我认为保持透明和坦率是很重要的事情”。去年10月,魏凤和与时任美国防长马蒂斯会晤,当时双方都同意两军关系可以成为双边关系中的稳定因素。

40年来,中美两国在双边、地区、全球层面各领域开展了富有成果的交流合作。然而,在涉中国问题上,沙纳汉不忘前辈的“套路”,在大会发言中对中国进行点名和不点名“指责”。对此,魏凤和在大会发言中用中国人民热传的九个字回应:谈,可以;打,奉陪;欺,妄想。

我们也不必把对方想象成铁板一块。中国的利益遍及世界,大家的利益也纵横交错,交叉在一起,再不是冷战时期,政治、经济、军事完全割裂的状态。今天,北起日本,西南到新加坡,中国是所有亚太国家最大贸易伙伴。

6月2日,魏凤和将在香会就“中国与国际安全合作”发表演讲。《联合早报》称,今年香会的看点之一,就是中国防长时隔8年再度与会。刚在去年升任防长的魏凤和,接受了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的邀请到访,同时出席香会并担任其中一场大会的主讲者。魏凤和此行除了象征中新在国防合作上的密切关系,也反映了中国在新的国际安全形势下对本区域的重视,而且也愿意在国际平台上表达自身立场。用黄永宏的话说,这“展示了有自信的中国、有自信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也显示中国愿意参与区域和国际事务”。

慈国巍说,中国主张:防务合作需要大国良性互动。只有大国关系相对稳定,亚太地区才会相对稳定;构建开放包容的防务合作架构。冷战遗留的军事同盟在地区乃至全球只是少数而不是多数,以意识形态、敌我阵营划界的冷战思维早已过时;聚焦非传统安全务实合作。

沙纳汉不管在香会说什么,或者不说什么,他说到什么程度,我们都应该“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我觉得,中国现在正在一步一步做到这一点,我们并不因为对方的语言给我们极大的动摇;对方非常友好,我们就非常感动;对方非常恶劣,我们就非常愤怒。我们现在正慢慢形成战略定力。

●本报赴新加坡特派记者 郭媛丹 ●本报驻新加坡特约记者 辛 斌 ●甄 翔

魏凤和认为,展望未来,中美双方应按照两国元首达成的共识,共同推进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中美关系。现在中美两军保持着不间断的沟通,在很多重大问题上达成共识。“我们都认识到,中美要是发生冲突甚至战争,对两国乃至全世界都是灾难。合作需要双方共同努力,而斗争只要一方挑起就会开始。中方希望美方与我们相向而行,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推动中美关系沿着正确轨道向前发展。”魏凤和说。

合作必须是双方,冲突只要一方决定就够了。合作时,双方有意愿,我们才能合作,中美军事关系就这样。我们首先声明,我们不想和美国发生冲突,中国军队不想和美国军队发生冲突,但是你如果执意要跟我们发生冲突,我们也没有办法,我们只好勇敢面对这一切。 这就是今天中美双方的现实。

路透社报道称,美国五角大楼发言人布奇诺介绍,两人的会面持续20分钟,沙纳汉认为此次会晤“具有建设性且富有成果”。布奇诺说,两人就如何建立降低双方误解和误判风险的两军关系进行了讨论,沙纳汉希望未来能在此次讨论的基础上进一步交流沟通。在双方会晤前,沙纳汉表现出乐观态度,称美中两军关系有“许多潜力”,他有许多改善两军关系的建议要与魏凤和讨论。美国CNBC援引专家的分析称,无论美国还是中国都不希望“军事对抗”。

在当前美国挑起中美经贸摩擦的背景下,国际社会对美国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行径也有诸多批评。如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香会晚宴主旨演讲中特别强调,中美关系将决定国际关系未来的发展,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必须适应中国在国际社会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接受中国将继续发展的事实,“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是不可能的,更非明智之举”。

沙纳汉不像马蒂斯,他不是一个制定政策的人,他是一个忠实执行特朗普意志的人,根据特朗普的意志来讲话。所以说他也不是一个来挑起矛盾的人,当然按他的说法,美国的“印太战略”还要稍微扩大,我觉得他弄不出太多的新东西。

在随后的吹风会上,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介绍,此次会谈气氛积极,有建设性。双方就中美两国、两军关系,朝鲜半岛等共同关心的问题坦诚友好地交换意见,达成了一些共识。双方都认为保持稳定的中美两军关系非常重要,两军应落实两国元首的共识,深化交流合作,管控分歧风险,努力将两军关系打造成两国关系的稳定器。

本月初,第18届香格里拉对话会在新加坡举行。今年,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率团参会,这是中国国防部长时隔8年再度参会。此次中方代表团将星云集,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邵元明中将、南部战区海军司令员王海中将、空军副司令员郑元林少将等13名将军参会。

南方周末:从今天看,中美之间如何要管控危机?

稳定两军关系,不代表美方会将矛盾分歧放在一边,尤其是在香会这样一个西方舆论主导的多边平台,南海、“中美竞争”等一直是美方一些人热衷挑拨、炒作的话题。根据会议议程,沙纳汉将于6月1日阐释美国的“印太战略”。美联社报道称,沙纳汉透露,他将在周六的演讲中点出中国的“坏行为”。周五在同魏凤和会晤前,沙纳汉还对记者声称中国在南海的一些做法“过度”。

美国“哥伦比亚”级核潜艇。简仁山 绘

还有一种战略定力,就是说绝不放过别人对中国利益的侵犯,不能说你侵犯完中国的国家利益,我就既往不咎了,我就容忍了,为了和平发展大局,就把苦果咽到肚子里去了。

“中国防长再赴香格里拉对话会有深意”,香港《明报》称,在中美贸易战升级的当下,中美代表在安全方面如何发声、斗智斗勇备受瞩目。从一定意义上讲,香会是中美关系的晴雨表、西方对华态度的温度计、亚太安全形势的风向标。此番防长再度领衔参加,显示中方谋求同与会各国防务负责人平等有效地交流。分析人士表示,中国在印太的正向影响力是明显事实,而美国宣导的“印太战略”尚是“一碗稀粥”,缺乏实质内容。近年来南海局势整体趋缓,但使局面不稳的外部因素仍在。中国防长亲赴香会阐述理念,有助于增信释疑,应对突变,避免南海问题再生枝节。CNN援引原美国太平洋司令部联合情报中心官员舒斯特的话称,中国现在意识到多边防务会议的价值,希望打破美国在大国影响力上的垄断。

“沙纳汉代理部长在发言中表达了继续发展一个稳定的中美两军关系的愿望,对此中方是欢迎的。但是我们也注意到,他在台湾、南海等问题上老调重弹,发表了一些错误言论。对此,我们坚决反对。”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邵元明中将在媒体吹风会上表示。

而且前面的“亚太再平衡”,本身又还要在印度洋里平衡印度,这个提法也包括了“印太战略”,原来叫太平洋总部,现在叫印太司令部,这种提法印度是很不高兴的。印度人的梦想是什么?就是“印度洋应该是印度人的”。怎么成了美国太平洋总部的一部分?

魏凤和特别对沙纳汉强调了台湾问题。据吴谦介绍,魏凤和指出,近来美方在涉台问题上有一系列消极的言行,中方坚决反对,在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问题上,美方不应低估中国军队的决心、意志和能力。吴谦说:“总体看,这次会谈的时间不长,但结果双方都是满意的。双方均表示了进一步开展沟通交流的意愿。关于中美两军下一步的交流合作计划,双方将通过军事外交渠道保持沟通和协调。”

在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原副院长何雷中将看来,沙纳汉所提“印太战略”较去年马蒂斯演讲总体没有太大变化,但还是有所区别。他特别提到,马蒂斯去年讲的“印太战略”强调的是美国、日本、印度、澳大利亚四国,而沙纳汉今年则提到了盟国、伙伴国,甚至还包括更多的东盟国家,“意图在更大范围内孤立遏制中国”。

在这一点,我觉得要通过不断摩擦,不断碰撞,让美方知道了解中国的底线。实际上他一次次来也是在试探你的底线在哪里,你的容忍度在哪里。你往后退,他就往前逼,你再往后退,他再往前逼,等他们发现我们不退了,他就明白底线在哪里了。

对亚太绝大多数国家而言,它们也不希望任何一方加剧紧张,不希望自己在大国间选边站。开幕式上,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发表主旨演讲表示,世界正处于一个转折点。全球化受到多方的抨击,美国和中国的关系日益紧张。新加坡和许多其他国家一样,非常担心这样的趋势。美国和中国必须同其他国家合作,共同提升而不是颠覆国际体系。“我们希望中美两国能找到具建设性的合作模式,在竞争的同时,也在各个重要课题上展开合作,共创双赢”。

金一南认为,虽然中印之间存在一些分歧和矛盾,但两国之间的合作空间很大、市场也互补,两国合作才能给亚洲带来更大利益。“中印如果在这个关系上下大力气的话,两国在世界上地位都能发生很大的改变。”金一南说。

去年,莫迪总理也参加了香会,当时马蒂斯提出印太战略的时候,莫迪总理提出了不一样的说法,莫迪去年讲的主要有两点,一是反对针对某一个特定国家,二是反对封闭。我感觉印度的头脑是非常清晰的,它不会按照美国的玩法来。

国际战略研究所亚洲分部资深研究员钟伟伦对媒体说,亚太地区国家欢迎美国在地区安全问题上扮演积极角色,但不愿意看到这两个大国之间发生冲突。钟伟伦称:“当两头大象格斗时,它们脚下的草会被踩烂。这个地区没有其他国家愿意看到美国和中国对打。”

“滥用攻击能力必然招致战略风险,包括动能报复和冲突升级等。”她认为,各方需要继续在化解安全困境、增强互信方面做出努力。她举例说,各国可以探讨建立网络热线、交换联络人信息或联络邮箱,保持沟通渠道多元化,确保危机时的紧急处理和协调,防止误判。

金一南:“印太战略”2017年美国已经提过,今年就是把这个东西再细化一下,“印太战略”推出来以后,到今天为止,难度比较大,关键是印度的态度。

区域国家不希望紧张升级

“中国方案”聚焦合作▶▷

金一南:许多政策跟执政者和执行者的个性关系很大。就像马蒂斯(美国前任国防部部长)打一辈子仗,最后反复强调中美之间一定不能打。与此同时,我1997年在美国国防大学学习期间,认识了当时已经退役的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科林·鲍威尔,在1991年海湾战争期间,他是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他也是个和平主义者。

中国防长时隔8年与会

●南方日报记者 祁雷 策划 李劲 洪奕宜

中国人有句话叫“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们到对话现场展示我们的观点,而且后续我们会用行动证明中国人对和平的追求。

参加香会前,魏凤和顺访了越南和新加坡。沙纳汉则访问了印尼,并将在香会后访问日本和韩国。新加坡《海峡时报》称,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表示,深化防务关系是新中两国乃至区域国家的共同目标。“因为目前的贸易紧张,我认为让各国安保机构确保不误判、不误解形势,不让发生冲突的风险加剧尤其重要”。▲

中美军事关系要成为两国关系稳定器

南方周末:您在2015年、2016年两次参加过香会,时隔三年后再来,您认为这一次跟前几次有什么不同?

会晤持续20分钟

网络安全问题也是各国普遍关心的一项非传统安全问题。国防大学国家安全学院教授许蔓舒在分组讨论上就网络能力发展对防务的影响这一主题发言。

金一南:中美军事关系要成为中美关系的稳定器,这点很重要,就是首先避免两军的冲突,美国前防长马蒂斯有非常强的意愿,我相信现任代理防长沙纳汉也会表达相应的意愿。这应该是美方一个既定的规则,这一点很重要,只有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才能谈别的东西。

香会是由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主办,从2002年至今已经连续举办18届。周五晚会议开幕前,《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在通往会场的通道上,相关的宣传画已经变更。此前一天,通往会场的通道上挂满了中国各地兵力部署图,具体到山东、福建、辽宁、上海、广东等等。中国代表团注意到这一现象后迅速和主办方交涉。有专家表示,原来的安排有故意引导把中国当成靶子之嫌。

军事科学院战争研究院研究员赵小卓大校分析说,李显龙的主题演讲释放了一个清晰的信号,即国际社会不希望看到中美之间出现紧张局面乃至冲突对抗。

金一南:香会的规定就是你来的是副总参谋长,规格就低一些、发言时间短一些,你来的是防长就给你多点时间。所以像这样有争议的、对中国围攻的场所,一定要高级领导者来。

5月31日傍晚6时30分左右,魏凤和与沙纳汉在香会举办地新加坡香格里拉酒店举行会晤。会晤前,两人同媒体见面,在沙纳汉说“今天要把所有问题解决”后,魏凤和表示,这是一次非常重要、有积极意义的会晤。新加坡《联合早报》称,两人会见持续的时间比预定的长,两人在会见后也交换了礼品。在会晤结束后,魏凤和与沙纳汉边走边聊一起步入香会主会场。

虽然中美代表在香会上少不了言语“交锋”,但对话与合作仍是主流声音。

双方此前已经有过这样的问题,并且有接触,有接触才有规则,没有接触就没有规则。所以,美国现在不管到我们南沙群岛专属经济区,还是到12海里以内,就像外交部发言人、国防部发言人一样讲的,我们会出动军舰驱离,这是在形成规则。如果说这方面还没有规则的话,现在就在规则的形成中,双方通过行动,也就是你来我赶的过程,形成规则,这是一个逐步的过程。

5月31日傍晚,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会开幕晚宴前,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与美国代理防长沙纳汉举行会晤。这是沙纳汉出任代理防长后中美两国防长首次会面。眼下由于贸易战愈演愈烈,中美两个大国的关系日趋复杂,因此外界对两国防长会晤格外关注,希望从中找到两国军事关系将何去何从的线索。双方都对这次简短会晤给予了积极评价,五角大楼的说法是,会面“具有建设性且富有成果”。中美防长同台出场也被认为是此次香会的最大看点。这是自2011年以后,中国防长首次出席香会。由于是西方智库主办、受西方舆论主导,这些年美国等势力没少在香会上散布“中国威胁论”,挑拨南海矛盾。对中国来说,香会有些“鸿门宴”的意味。在东道主新加坡看来,中国防长率团出席香会展示了中国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自信。根据日程,魏凤和将在6月2日发表演讲,而沙纳汉将在6月1日阐述美国的“印太战略”。今年的香会会上演怎样的互动与攻防呢?

“哪种防务合作模式更为有效?中国有句成语,海纳百川,有容乃大。面对错综复杂的国际安全威胁,单打独斗不行,迷信武力更不行,我们应秉持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新安全观,摒弃冷战思维、集团对抗,实现普遍安全。”慈国巍认为。

澳大利亚、日本比较积极,但是因印度的态度不太积极,他们也有所变化,所以“印太战略”从推出来至今一直不太顺畅。

美方这种指控站不住脚,一个明显的事实是,近年来中国同菲律宾等南海周边国家关系改善,南海局势整体趋缓,正是美国动作不断才导致南海局势难以平静。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美国对该地区的意图流露出强烈的信号。五角大楼已将“航行自由”行动频率提高至每周一次。美国太平洋空军司令本月表示,美国空军飞机几乎每天都在南海附近飞行。今年,华盛顿还多次派遣军舰通过台湾海峡。

军事专家金一南少将今年随团参会,他在香会现场告诉本报记者,从“亚太再平衡”开始,美国的意图就非常明显——不仅对付中国,而且还要对付印度,“这是由2013年时任美国防长帕内塔在讲话时透露的:‘亚太再平衡’既要防止中国称霸西太平洋,也要防止印度称霸印度洋。”金一南分析,此举加深了印度对美国的不信任。

即使今天中美贸易摩擦,即使今天美国对中国猜疑最高,即使今天所谓的“印太战略”针对中国的意向非常明显,即使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历来对中国的敌意很重,在这样情况下,我们仍派出高规格的代表团,是彰显我们的自信。

亚太地区海上安全问题也是各国普遍关注的热点。国防部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安全合作中心主任周波认为,全球贸易90%通过海运,海上安全同各国息息相关。作为全球第一大贸易国和第一大出口国,中国高度重视海上安全。周波向与会嘉宾提供了“中国方案”:减少和避免采取被对方视为不友好、甚至敌意的近距离军事活动;进一步鼓励亚太国家开展避免海空危险军事行动的对话和演练;中美在航行自由上应该合作而不是对抗。

从中美关系的大环境来说,这一次比以前要恶劣。

“中美作为大国对全球的安全负有特殊责任,中美共同参与亚丁湾的反海盗行动既是维护战略通道安全,说明只要双方不以对方的安全为代价,双方完全可以在维护全球航行自由方面合作。”周波表示。

除了小布什政府里拉姆斯菲尔德这样强势的防长之后,其实后面的美国防长,基本上就是总统军事政策的诠释者,或者执行者,现在的代理防长沙纳汉更不例外。

版权声明:本文由美高梅发布于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冷战思维已经过时 合作需要双方努力